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大唐验尸官 > 第180章 为何如此

第180章 为何如此

 热门推荐:
    李长博微微皱眉“花魁娘子,可要我们拿着你的绳子去和几具尸体一一比对?还有你片肉的刀——”

    谢双繁这个师爷,这个时候出了个馊主意“其实,那刀到底是片肉的,还是凶器,不如这样,拿一块羊肉来,要是花魁娘子用这个刀子片一片吃了,我们就信了。”

    谢双繁一面话,一面笑眯眯的捋着胡子,俨然一个和善老头子。

    付拾一给他竖拇指厉害。高明。这样的主意都能想到,这脑子可以的。不用补!

    其他人也都看谢双繁,心里纷纷回想自己有没有的罪过谢双繁谢师爷这样,不会悄悄报复吧?

    李长博都忍不住赞赏的看了一眼谢双繁。

    而卢知春则是很同情的看向柳绾绾“花魁娘子,那刀没切过不该切的东西吧?”

    柳绾绾脸都绿了。

    付拾一深表同情花魁娘子还是太真啊,万万没想到,姜还是老的辣!

    柳绾绾狼狈的扭开头去“是我杀的又怎么样!”

    李长博缓缓问“花魁娘子杀人都不怕,怎么还怕这个。”

    众人齐刷刷一抖切过那啥了啊李县令!你是在装傻吗!就算不是那啥,杀过饶刀,谁还敢片肉啊!

    柳绾绾神色更加狼狈,可嘴巴还是一样的硬“李县令不怕那就试试。”

    李长博坦然道“我不敢。”

    众人……那你个啥?

    李长博继续问“既是花魁娘子承认了,我想问问花魁娘子,到底是为何?”

    众人也都好奇这个问题,于是都看住柳绾绾。

    柳绾绾冷笑一声“我以为李郎君什么都查出来了。原来还没樱”

    李长博言简意赅“我等洗耳恭听。”

    付拾一觉得李长博对柳绾绾的态度还是很不错的,温和又客气。

    付拾一琢磨了一下可能李县令觉得柳绾绾做的事情还是比较大快人心?

    柳绾绾显然也意外李长博的客气。

    想了想,便道“我不想跪着话。”

    李长博微微颔首。

    于是付拾一就帮柳绾绾搬了个凳子过去。

    柳绾绾从从容容坐下,先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衫和发鬓,这才缓缓开口“我原本有个弟弟,比我四岁。”

    付拾一听她提到弟弟,忽然就想到了那些书童,心里顿时揪了一下。

    柳绾绾果然接下来轻声道“我们感情很好,他也很乖巧。可惜家道中落后,我入了妓馆,他也被卖成了奴仆。”

    “若是只当奴仆也就罢了。我想过存够了钱,就替他赎身。”柳绾绾笑了笑,笑容却发苦“可惜,总归是没等到那一日。”

    “他被卖掉后,我托人去看他。他还跟我,他家郎君很好,待他十分好。就像是父亲一般。还抱着他读书写字。”

    “我当时还替他欢喜,觉得这个世上,还是有好饶。”

    “可惜……”柳绾绾又苦笑一下。

    “他哭着跑出来找我,那人是坏人。我问他怎么了,他也不。后来那人还将他强行带回去了。我当时还求他,善待我弟弟。”

    柳绾绾神色渐冷“他看上我了,我若是陪他,他就把我弟弟从奴籍赎身。”

    “可是最后他食言了。我弟弟没有赎身,而是被他亵玩折磨致死。”

    “临死前,他偷跑出来,见到我,来不及任何事,就死了。他临时之前,只,他好疼。”

    柳绾绾眼眶渐渐红了,可是面上却更加冷如冰霜“我也好疼,我好心疼。尤其是我替他换衣裳时候,看到他身上那些痕迹,发现他体内断掉的那种肮脏东西——”

    柳绾绾冷冷的看了李长博一眼“我想过去报官。可是,我们身在贱籍,连告状的资格都没樱”

    “既然官府不管,那我自己来。”

    “我知道他玩腻了普通花样。就骗他玩点不一样的。”柳绾绾娇声笑了笑,可却冷得人心发颤。

    “他还不知道我弟弟死了,更不知我什么都知道了。他答应了。”柳绾绾笑得更加厉害“我就把他绑起来,然后堵住嘴巴,将他的作孽的东西切了下来!我当时也很怕,可看他比我更怕的痛苦样子,却觉得很开心!我弟弟要是看见了,不知道会不会高兴?”

    没有人回答柳绾绾。

    每个人心里头都有些不是滋味。

    柳绾绾看着李长博“他对我弟弟做的事情,都对他做了一次。他疼得昏死过去了。我特意等到他醒过来,才用手把他捂死了。”

    “那一刻,我觉得,世上少了一个祸害。”

    李长博轻声开口“既然已经报了仇,那为何还要去杀更多的人?”

    柳绾绾厉声呵斥“因为他们该死!他们该死!他们就是应该去死!”

    李长博问她“为什么?”

    柳绾绾冷声质问“你为什么?若是南风馆那些男人,我才不管!可是那些跟我弟弟一样大的孩子,他们做错了什么?一个个还没长大!还是个孩子!那些人心都是黑的!都是烂的!留着他们,难道祸害更多的人吗?”

    “我就是要让他们怕!我就是要让他们明白,作恶自又来收!不收,我收!”

    屋中一片沉默。

    所有人都有点儿心情沉重,不知该什么才好。

    李长博叹了一口气,最后只问了一件事情“其他人也就算了,钱宦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你如何神不知鬼不觉潜入南风馆,又神不知鬼不觉杀了他?”

    柳绾绾笑了一声“李郎君不是很聪明?”

    李长博沉默一瞬,随后缓缓开口“因为你找到了打开角门的钥匙。你故技重施,假意委身钱宦,然后勾引他。而后,骗他被绑起来之后,才开始折磨他。之所以不捂死他,是因为杀了这么多人之后,你开始觉得,罪孽越重的人,就越是应该被折磨。所以,你选择了另外一种杀人方法。”

    “当时是下午,正是各处浑浑噩噩要起床准备的时辰。所以,没有人注意到钱宦屋中异样,也没有人敢过去打扰。”

    “所以,也没人发现你。”

    “没有人会想到,一个弱不禁风的花魁娘子,竟然会杀人。”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