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大唐验尸官 > 第177章 抽丝剥茧

第177章 抽丝剥茧

 热门推荐:
    卢知春夜里去了平康坊,却没能和柳绾绾上话。

    柳绾绾作为花魁,总归是有拿手的技艺。而这就要为翠屏楼招揽顾客所用。

    今日柳绾绾要跳飞舞。

    付拾一和李长博也混进了平康坊里。

    柳绾绾一眼就认出来他们,隔空颔首。

    付拾一侧头低声和李长博话“你看得到她的手吗?”

    李长博盯着柳绾绾,摇头“看不见。她手上戴了许多饰物。”

    付拾一有些丧气“也是,这个时候,她怎么会让人看见她的伤口。”

    不过,柳绾绾的飞舞着实惊艳。

    当柳绾绾从而降的时候,那姿态,的确是让人想起了九玄女。

    尤其是柳绾绾的容貌,本就是让人惊艳,且她骨肉均匀,体态轻盈,轻纱妙曼之间,既让人觉得神圣端庄,又偏偏将肢体的美展露到了极限。

    付拾一想怪不得她能成为花魁。

    这完全就是老爷赏饭吃啊。

    最关键的是,柳绾绾这一曲飞舞,几乎整个全程都没落过地。

    就在半空中,变换着各种舞姿,仿佛真的是九玄女,能凌空飞翔。

    付拾一毕竟是见过世面的人,最初震惊之后,很快就反应过来这样的舞姿,想必柳绾绾背后是付出了极大的辛劳。

    李长博忽然低声了句“人不可能凌空飞翔,必然是身上系着绳索,所以才能如此。不过,为何看不见绳索?”

    付拾一举手这个题,我会!

    付拾一压低声音,用两人才能听见的耳语声解释“如果绳子够细,而且外头涂上银粉,在灯光照耀下,就不容易看见。或者,绳索是半透明的也可以。”

    付拾一指了指房梁“上头必定还装了滑轮。背后还有人或拉绳子,或放松绳子。如此才能造成凌空飞翔,或是从而降的效果。”

    付拾一又竖起拇指“能想出这么一个舞蹈的人,脑子是真够好的。”

    李长博若有所思“所以,柳绾绾才能成为花魁。”

    两人对视一眼,付拾一就明白了李长博的心思。

    不过,她觉得现有的证据还不够,于是劝了一句“不过,在那之前,还得耐心等等。这个诱饵这么喷香,就看鱼儿咬钩不咬钩。”

    李长博轻笑付娘子分明就是还没看够好戏。

    付拾一却已经跟着别人一起喝彩起来。

    因为柳绾绾提着一个花篮,开始在空中散花了。

    一时之间,丝竹声绕梁不觉,满屋都是花朵花瓣以及花香,柳绾绾冲而去,隐入黑暗中时,却回眸一笑——

    所有人都止不住回味。

    神女也不过就是如此了。

    付拾一心想柳绾绾要是穿越去现代,肯定是能红遍大江南北,成为顶级明星。

    不过还有一个人更有做明星的潜质。

    那就是卢知春。

    卢知春直接就变成了一个舔狗,追着柳绾绾就去了。

    就在气氛到达最顶点的时候,飞鹤款款出场,直接“啪叽”一声就倒在了人群郑

    付拾一一个健步冲上去,一摸飞鹤的脖子,顿时尖叫一声“好烫!他高热不退,会烧坏的。快请大夫来——”

    卢知春却冷冷的了句“一个书童罢了,死了就死了。坏了我们的兴致,纵使是不死,我也要打死他给绾绾出口气!真是晦气!”

    卢知春这一瞬间,就是渣男本渣了。

    要不是知道卢知春不是这样的人,付拾一都有一瞬间冲动想动用一下分筋错骨手。

    付拾一皱眉“这是一条人命!”

    卢知春不在乎的挥挥手“你在乎就送你了。反正我也玩腻了。”

    完这话,卢知春直接就去追柳绾绾了“绾绾~我听闻你喜欢珍珠,我今日特地准备了一壶明珠——”

    付拾一看一眼李长博。

    李长博就过来“既是如此,就送他去医馆吧。”

    然后三人就撤了出来。

    一上了马车,飞鹤就立刻睁开眼睛,笑嘻嘻问”怎么样?怎么样?我逼真不逼真?”

    付拾一诚心诚意点头“实在是很逼真。”

    简直叫人目瞪口呆。

    “不过,我家郎君不会有事儿吧?”飞鹤关切问道,不过下一句暴露了他的心思“万一出了事儿,我会被家主打死的。”

    付拾一……

    李长博失笑“放心,翠屏楼那么多人盯着,他不会有事儿。”

    卢知春直到快要宵禁才从平康坊出来。

    出来之后,卢知春还没掩住自己的亢奋。

    一上马车,卢知春就立刻道“明日清晨,宵禁一过,我在我的宅子等柳绾绾。”

    李长博蹙眉“真的是她?”

    卢知春轻声道“我看过她的手,手上有伤痕。我关切的问她,她最近练舞受的伤。我便趁机假装要给她赎身,她害羞后,答应了。又楼里鸨母不许她破身,怕将来卖不到好价格。所以,她愿意悄悄来我宅子里。但是——”

    “但是什么?”不仅是付拾一,就连李长博,也忍不住着急。

    卢知春卖够了关子,满意的给出下文“她让我遣散仆从,别留其他人。这种事情,她会害羞。而且,更不能让人知晓。否则对她对我都不好。”

    付拾一连连点头“这个理由合情合理。”

    卢知春笑嘻嘻“我告诉了她,我现在住的宅院。并且告诉她,明日我会让人不要去前院。”

    “而我在前院书房等她。我会亲自给她开门,这样就能确保没有人看见。”

    李长博扬眉“倒像是真心实意要跟了你。”

    付拾一笑眯眯“不定是真的呢?要是柳绾绾不是凶手,那不定还能传出一段佳话——”

    卢知春一缩脖子“那就算了吧。我阿耶不得打死我——”

    李长博咳嗽一声“放心,到时候我会替你情的。”

    付拾一连连点头“对,到时候仔细,你们是如何假公济私,将花魁娘子骗到手的——”

    卢知春……原来付娘子你是这样的人。

    李长博轻笑出声,却还点头配合“是该得仔细些。”

    开过了玩笑,李长博重新起正事儿“明日我叫人先埋伏起来。我和其他人,也先藏在柜子里。”

    付拾一眨了眨眼“这是要瓮中捉鳖啊!”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