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大唐验尸官 > 第176章 更狠一点

第176章 更狠一点

 热门推荐:
    方良一来,李长博就犹如看到了救星一般。

    李长博立刻吩咐“去拿一件衣裳过来,我换一件。”

    付拾一顿时眼前一亮,就差举起手来踊跃报名“我帮李县令你洗衣裳吧!”

    李长博残忍的避开付拾一的目光,转头严肃吩咐方良“立刻叫人送回去,让人仔仔细细洗三遍!”

    付拾一李县令你好残忍。但是算了……洗干净了也校

    李长博面对付拾一哀怨的目光,咳嗽一声“付娘子还是做更重要的事情吧。”

    付拾一从包包里掏出了自己的肥皂片“用这个洗。一定要洗干净。”

    李长博按住额头真的不算是暴殄物吗?

    方良也有点儿舍不得“洗衣裳哪里需要用这个——”

    付拾一坚持“必须用!”

    李长博想到付拾一方才的表现,立刻从容退一步“好好好,听付娘子的。方良你去吧。”

    直到李长博换过了衣裳,方良又叫人将衣裳和肥皂片送回去,付拾一这才觉得总算是完成了这一件大事,心里头那点膈应也才消散。

    冷静回笼,付拾一长叹一声我的啊,我的洁癖它又发作了啊!这个毛病,太耽误事情了!

    付拾一和李长博看着人将那书童竹心收殓了,心情依旧沉重。

    而卢知春也过来了。

    卢知春今日一身春水蓝的广袖道袍,乍然一看,只让人想起了洛神赋。

    如果水神有男的,肯定就是卢知春这个样子。

    加上飞鹤在旁边捧着一把宝剑,面容精致,俨然就是仙人身边的童子。

    付拾一默默的想如果我有手机,我就要拍下来,做手机屏保,舔屏。仙人本仙好吗!

    卢知春好似一阵春风似的刮进了县衙。

    李长博一身官服迎了上去,两大美男同框,竟然是平分秋色。

    付拾一忽然想如果河源郡主看到了卢知春,不知道会不会转移目标?

    李长博将卢知春迎进屋里,又叫了谢双繁、厉海和付拾一他们三个过来商议。

    厉海一进屋,就看见了飞鹤手里抱着的宝剑。顿时不由得有些看住了。

    卢知春笑盈盈“这把剑,是正儿八经的龙泉宝剑。铸造它的大师,今年已是八十高寿了。这是他老人家的收官之作。也是巅峰之作。”

    付拾一竖起拇指这才是炫富和装x界的高手。

    关键是卢知春下一句就是“厉帅若是喜欢,我便将它赠与你。正所谓,宝剑赠英雄——”

    李长博淡淡打断他“厉海手中的唐刀,乃是当今第一唐刀大师打造,他亲口过,这是他能造出的最好的刀了。”

    卢知春郁闷一下,不得不承认“那的确是很好——”

    厉海不动声色补了句“李县令赠与我的。”

    付拾一又默默的竖起了拇指。

    第一回合,李长博胜。这才是无形装x,最为致命。

    卢知春这脸被打得——啧啧。

    卢知春终于破功“我怎么总是压不过你——”

    “我长安县衙的人,自然不能被其他人收买。尤其是我的不良帅。”李长博慢悠悠的叩了叩桌面“你这一套,还是拿去外头忽悠花魁娘子吧。”

    付拾一不厚道的笑出声来。随后反应过来“等等,花魁娘子?柳绾绾?”

    卢知春终于又找到了炫耀自己的点“正是。不只是柳绾绾,她的劲敌燕卿卿也甚为仰慕我。两人都邀我去翠屏楼吃酒听曲——”

    李长博语气平淡“还有几个知名的男花魁。”

    卢知春猛烈咳嗽几声,干笑“毕竟我出手大方,一掷千金。”

    付拾一忽然觉得,男神卢知春的形象崩塌了,这分明就是个活宝!长得很好看的活宝。

    那仙气,根本维持不住三秒钟!

    付拾一越想越乐不可支。

    卢知春哀怨问“付娘子觉得很好笑?”

    付拾一诚恳摇头“不,我觉得卢郎君实在是长安当之无愧的第一美模魅力无边。所以才能吸引得这么多花魁趋之若鹜。”

    李长博看一眼付拾一,“还是正事儿吧。”

    卢知春立刻就摆出正经样子来“来来来,我也觉得该正事儿了。下一步咱们怎么做?”

    李长博心里是有计划的,这会儿毫不犹豫的就言道“自然是和这些主动搭上来的人一一接触。”

    付拾一提醒一句“不过在那之前,可以先调查一下这些饶来历。过年时候来长安城的,就优先接触。”

    卢知春立刻道“那我知道至少有两个人符合了。因为他们都会唱南边的曲,吴侬软语的,很是婉转。”

    李长博扬眉“谁?”

    卢知春却卖关子起来。

    等到众人都看他,他这才缓缓开口“翠屏楼的柳绾绾,紫春楼的男花魁,君紫阳。”

    付拾一微微一愣,下意识就去看李长博。

    李长博也正好看过来。

    两人对视一眼,李长博微微一颔首“那就先从柳绾绾开始。”

    付拾一问他“李县令想到的是什么?”

    李长博轻声道“伤口,钥匙。”

    付拾一颔首“既然锁是被换过了,那么换锁的人,肯定不是林桐。可林桐就算要配钥匙,却也首先要有一把钥匙可以去做样。”

    钟约寒霎时明白“要么林桐的钥匙是有人给他的,要么就是他偷的。”

    徐双鱼也明白了“那肯定他只能从翠屏楼的人身上得到。”

    顿了顿,他又疑惑“那伤口呢?”

    付拾一叹一口气“柳绾绾那日,弹琴伤了手。”

    顿了顿,付拾一又想起一件事“等等,林桐死的时候,是被人勒了两次的!”

    众人看向付拾一,有点儿不明白。

    付拾一匆匆道“如果是比较细的绳子,甚至是可能勒伤自己的那种,如果忽然承受不住力道断裂了——那很大几率,还是会割伤手的。”

    李长博若有所思。

    付拾一提议“我们应该再去看看柳绾绾。”

    卢知春也很有兴致“那要不然咱们一起去?”

    李长博却缓缓摇头“春见去就行了。其他人别轻举妄动。这个时候,不宜打草惊蛇。”

    付拾一想了想也是,只能巴巴的看卢知春“那卢郎君快去看看。看看柳绾绾有没有伤!再闻一闻,她用的香粉是什么味道的!”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