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大唐验尸官 > 第167章 真相大白

第167章 真相大白

 热门推荐:
    通常这种情况下,只要嫌疑人一开口,那么事情就好办了。

    付拾一差点咧嘴笑出来。

    好歹最后是绷住了。

    李长博接过话去“为什么恨她?”

    “她若是没有水性杨花,谁又能知道她身上的胎记?”任察这话的时候,微微有些后悔“我以为她做了对不起我的事情。我以为她是嫌弃我如今不能挣钱了——”

    “之前我们怀邻三个孩子,是个男胎。可是孩子掉了。”

    李长博扬眉“怎么掉聊?”

    “她去山上拖竹子回来,回来就肚子疼,我觉得她就是不想干活,骂了两句,然后她就跟我吵起来,吵着吵着,孩子就没了——她肯定是故意的,不想和我过日子了!这个孩子,我盼了多少年!我任家不能绝后!”

    任察到了这里,居然激动起来,还仇恨的看向自己老丈人“还有你们!从来没有劝过她,反而只要我一动手,你们就过来骂我!明明是她不好好过日子!”

    付拾一听得都有点儿咋舌这是什么逻辑。你都动手了,人家不护着自己闺女,难道还帮你一起打?要不劝着,张金娘早就走了好吗?而且她都怀孕了,你还让她上山去拖竹子?

    付拾一了句大实话“你一个大男人,这种体力活,竟然让怀孕的妻子做——你就不觉得有什么不对?”

    任察脸色难看“哪里不对?我比她累多了!我腿疼成那样,我还上山砍竹子。拖竹子下山,算什么体力活?她以前也做惯聊——”

    付拾一无语活该你绝后!

    李长博沉着脸“就算如此,你也不该杀人分尸!”

    任察立刻嘶吼“我没杀人!她死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最后才这样做的!”

    顿了顿,任察火冒三丈的看着李樱桃“他们家也是活该!宋二牛偷看女人洗澡,好几次被我撞见了!她嘴巴跟喷粪水一样!两口子没有一个好东西!”

    “我家吵起来,他们就在旁边看热闹!还笑!”

    “而且,宋二牛肯定偷看过金娘洗澡!他活该!是金娘在有灵,找他报仇了!”

    付拾一简直要目瞪口呆了这是什么神奇逻辑?刚才李樱桃都将来龙去脉清楚了,他还是沉浸在自己世界里——果然叫不醒装睡的人啊。

    李长博也十分不喜,面上冷色都要满出来“就算人不是你杀的,那你为何分尸之后,要将头藏起来?内脏也要丢弃——”

    “还有,手掌呢?”付拾一补充。

    任察冷哼一声“这个事情,根本就不用多想!我为什么要留着她的头?让人知道这是她?我为什么要让所有人都来笑话我?贱饶身子被人看了就算了!可别人不能知道她是我婆娘!”

    “我知道你们官府会验手掌。万一查出来怎么办?而且她手上还有疤,熟悉的人都知道!”

    付拾一……你还很懂嘛。

    李长博大摇其头,只觉得有些荒诞“你这会儿如此聪慧,可真正用脑子分辨的时候,却如此莽撞糊涂——”

    不过看任察那副听不进去的样子,他也懒得再废话了,“头和手掌呢?”

    任察顿了顿“头埋在了山上。那一颗老杏树底下。我儿子也埋在那儿!手掌我直接剁碎喂狗了!”

    众人齐刷刷倒吸一口凉气,这也太狠了!

    里正儿子都忍不住呵斥“你真是糊涂到家了!李樱桃都了——”

    任察根本不听“到了这个时候了,她肯定这样的话糊弄人,她们两口子可精明!”

    付拾一没忍住“就算被偷看了,难道是张金娘的错?”

    任察冷哼“那也不干净了!她连保住贞洁都做不到!”

    付拾一懒得再了,只看李长博“带上人,我们去将张金娘的头颅找回来吧。”

    李长博“嗯”了一声。

    李樱桃扑上来“那我家当家的什么时候能回来——”

    李长博现在对她也没有好印象,语气淡得像白开水“明日就能回来了。”

    李樱桃这才满意,然后缩了缩脖子,在众人或是指责或是鄙夷或是憎恨的目光中,灰溜溜回家去了。

    已经完全黑透了,甚至连星星都没有一个。

    里正儿子有些迟疑“这个时辰了,还是先睡吧?明再去挖也一样。”

    付拾一摇头“找到头颅,不定就能找出张金娘的死因。也好为她伸冤。”

    付拾一还有句话没时间越久,头就越容易。张金娘已经死得很惨了,尽量缝合好了好看点吧。

    众人只好点上火把,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山上去。

    张金娘的老父亲年迈,可还是要执意跟着,怎么都劝不住。

    付拾一看着有点儿心酸,拉住他轻声道“老丈,您就别去了,等明日下午你们弄个车来县衙,将人漂漂亮亮的领回去。相信我,金娘肯定也不想让你们看见她那样的。”

    舅舅也跟着劝“是啊。还有两个妮呢。她们看了,以后怎么活?”

    老丈人这才被劝住了。

    付拾一上山的时候,整个人心情都不好。

    李长博就轻声宽慰“世上事,总有荒诞不经的,咱们能查出真相,已然很好了。”

    付拾一点点头,却还是有些戚戚然“要不老话怎么,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呢?嫁错了人,一辈子都毁了不,还可能死无全尸——”

    李长博看她焉头巴脑的样子,有些惊讶“原来付娘子也有这样的担忧。”

    徐双鱼和钟约寒也觉得怪新奇付娘子不是该不怕地不怕吗?

    付拾一看着三人看着自己的诡异目光,顿时无语。

    然后她将背一挺“哼,胡什么?我哪里担心这个了?我要是将来嫁了人,他敢对我不好,我就休了他重新找!我就不信了,世上没有好男人?我就是心疼这些女人,她们和我不一样——”

    众人目瞪口呆休不是只有男人才能这么做么?女子要离,那也是和离——

    李长博抬手揉了揉眉心是我太看付娘子了。习惯,习惯,习惯就好了。

    付拾一摆摆手,脸上泛起一个神秘的笑容“你们几个肯定将来是好男饶。我会帮你们妻子盯着你们!一有什么不妥,我就帮她们通风报信!”

    顺带附赠一本分筋错骨手教学。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