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大唐验尸官 > 第165章 因果循环

第165章 因果循环

 热门推荐:
    李樱桃都傻眼了,震惊的看着李长博“李县令怎么知道的——”

    付拾一你承认得也太干脆了,毫无悬念好吗?

    众人李县令原来真的不是瞎蒙的?

    李长博淡淡的看着李樱桃“仔细你们怎么做的。”

    李樱桃这才反应过来自己了什么,可也不敢反抗,反而更害怕和瑟缩的低下头去嗫嚅起来“就是……就是我和金娘关系还不错,一起去山上挖草药时候,下大雨,衣裳淋湿了,我们一起避雨时候,她脱了衣裳拧干水,我看见的——”

    “他打了二牛,我气不过,就把这个事情胡乱了一遍。他平时没少占我们便宜!凭什么打二牛?”

    李樱桃开始愤愤不平“从搬过来开始,他就各种占便宜!我们还不好!他们任家都是一家人,真吵起来谁也不会帮我们!”

    众人听得皱眉那也不至于就要毁人清白吧?

    这话李长博替众人问了出来“可毁人清白,无异于杀人。”

    李樱桃却觉得没什么“又不是真的,谁会信啊?再了,抓不着奸,又算什么?再了,最后不也没事儿吗?他们家光顾着吵架,也就不来找我们麻烦了。”

    众人齐刷刷摇头你还要沾沾自喜,觉得这个事情完全就是你很聪明啊?

    付拾一也摇头有些时候,有些人最大的毛病,就是总喜欢去做一些损人不利己的事情。还不能他们有多坏,毕竟他们没杀人,没抢劫,没害人。他们只是算计罢了。只是不想看见别人比自己好罢了。

    付拾一轻叹一声,只觉得胸口一股恶气冲撞,难以平复。

    李长博脸色也不太好看。

    他没再看李樱桃,只看向了任察。

    任察脸色都白了。

    直到这个时候,众人这才从他身上,看出了一丝丝后悔的影子来。

    不过愤怒很快替代了这些后悔。

    他双目赤红充血,然后恶狠狠看住了李樱桃“我弄死你们——”

    李长博面无表情拍了一下桌子“当着官府的面,这话,就不怕吃官司?”

    付拾一……你这不是警察局门口喊我要抢银行吗?我该夸你大无畏,还是提醒你去看脑科医生?毕竟,脑容量这么的人,我第一次见啊!

    众人……好吓饶呢!可惜我们是衙门的。

    李长博看住任察,又是一拍桌子“到了现在,你还不承认你杀了张金娘?”

    任察没吭声。

    倒是他一双女儿开始哭出声来。

    一点那个拉着舅灸手问“我娘真的死了?”

    舅舅根本不敢看她的眼睛,眼眶一红,就将人抱起来了,牢牢抱着,无声落泪。

    其他人也开始忍不住唏嘘。

    尤其是一些妇人,更是忍不住眼眶发红。

    付拾一看着这幅情形,有点儿恍惚这些人传谣言的时候,怎么就没有这样的心软和同情呢?她们是不是根本意识不到,这件事情其实也算是她们一手促成。

    任察还是没承认。

    倒是那个寡妇来了。

    山将那寡妇直接提过来的。

    那寡妇软成了一摊泥。

    付拾一看那样子,都忍不住“啧啧”你们到底怎么互相看上的?

    寡妇马氏,一张脸和姓特别配,脸上还有些雀斑。这会儿神情畏缩,看上去就更没气质了。

    李长博直接问“马氏,你昨日是否见过张金娘?”

    马氏摇头“没、没樱”

    李长博再道“张金娘死了。你可知道?”

    马氏瞪大了眼睛“死、死了?”

    付拾一哦豁,还是个结巴。

    李长博面无表情“死了。而且死得很惨——”

    马氏“嗷”的一嗓子就尖叫起来“不、不是我杀的!跟我没、没有关系!”

    李长博也不话了,只是面无表情继续盯着她。

    马氏更加慌张“我、我、我昨看到她,她、她、她还没死呢!”

    李长博扬眉“你刚才没见过。”

    马氏一把捂住了嘴巴,抖成了一团。

    任察忽然呵斥一声“你什么时候见过她了?她就是回了娘家!她没死!她不可能死了!”

    马氏一下子反应过来“对对对,她怎么、怎么可能死?我、我、我就是看她回娘家去了!”

    “什么时候?”

    马氏一口咬定“早上!”

    付拾一看向李长博,然后点零自己嘴唇。

    李长博瞬间会意,“你的胭脂留在了任察家中,你和他是什么关系?”

    马氏立刻摇头“胭脂我没带去——”

    马氏又一次捂住了自己嘴巴。

    任察恨恨的瞪了马氏一眼,张口就骂“丧门星,臭娘们——”

    付拾一皱了皱眉,觉得任察这人人品真不校

    李长博脸色也不太好,冷冷的看了一眼任察“公堂上,不得污言秽语!再,便得打你了。”

    任察还是很识趣,好歹没继续犯浑。

    李长博忽然一拍桌子,“马氏,到底张金娘的死,和你有没有关系!”

    马氏下意识又是摆手又是摇头,脸色发白,生怕自己真的被冤枉了“没有!没有!我走的时候,她还好好的!他们两口子还吵架呢!”

    这话一出,顿时真相大白。

    张金娘昨日的确回了娘家,但是傍晚时候就悄悄回来了。

    而且还是避开了人,回去抓奸的。

    谁知道,就还真抓到了。

    张金娘就算再忍让,肯定也受不了别的女人睡在自己床上——

    所以就这么和任察吵起来了。

    马氏偷偷溜了,留下两口子自己掰扯。

    结果,两口子越吵越凶,所以任察就怒而杀人,再分尸栽赃嫁祸。

    付拾一唯一不明白的是为什么任察如此凶恶?竟然不顾念半点夫妻情分?分尸也就算了,还要将内脏抛在荒野,让野狗抢食——

    李长博同样也不明白,所以他就问了一句“任察,你为何要这么做?”

    到了这个时候,任察就算再抵赖,也没用了。

    任察神色阴鸷,冷笑了一声“我没杀人。”

    到了现在,任察还是不肯承认!

    李长博皱眉。

    付拾一干脆开口“那么,你为何要分尸?”

    任察这下就沉默了,半晌竟然承认了“我恨她!”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