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大唐验尸官 > 第158章 隐藏信息

第158章 隐藏信息

 热门推荐:
    付拾一让山去将背篓拿了过来。

    山几个跳跃,就将背篓提了回来。

    付拾一却不着急看,反倒是继续吩咐“去拿一双宋二牛的鞋来,对比一下。”

    李长博明白了付拾一的意思。

    宋二牛的妻子忙跑回去拿鞋子。

    不一会儿拿来一双都穿破聊旧鞋,唯唯诺诺的不好意思“好的那双他穿走了。”

    付拾一宽慰她“没事。穿过的更好办。”

    宋二牛的妻子这才松一口气。

    付拾一心翼翼的和那草上的脚印对比了一下。

    李长博也凑过来看。

    细节之处,显然已经不可考。

    不过长短还是很好比较的。

    付拾一和李长博对视一眼。

    李长博皱眉“不是宋二牛的脚印。”

    付拾一点点头“这个脚印不是新鲜的,肯定是今早晨,或是昨夜里的。这个草,都直起来了。”

    李长博颔首“而且这个人,体格应该很魁梧,所以才将草踩出了这么深的痕迹。宋二牛有些瘦弱。”

    付拾一提醒他“但是也不一定是凶手留下的。”

    里正儿子上前来,犹豫着了句“这个地,因为就在他们自己屋后,再背后又是土坡,没有田地,所以除了他们自己之外,几乎没人去。我刚问过另外几家人,他们都今早没下地。”

    “而且如果是不知情的人,看见背篓扔在那里,肯定会提醒他家的。”

    付拾一颔首“的确,在乡下,邻里之间大多和睦。这种情况,是会提醒的。或者就算偷偷带回家去用,也不会脚印只到这里。”

    付拾一站在脚印旁边,做了个抛物的姿势。

    李长博就明白了“他站在这里,将背篓直接扔过去的。所以脚印到了这里,就折返了。”

    方良不明白“为什么呢?”

    山“嗨”了一声“还有什么,栽赃嫁祸呗。既然都将尸体装宋二牛车里了,将这个扔在这里,也是理所当然。”

    李长博沉声接话“也许是有什么仇恨。”

    李长博皱眉,觉得有个地方不通“可是凶手却将头颅藏起来。不肯让所有人知道死者的身份——”

    付拾一也觉得奇怪“是挺奇怪的。”

    这不符合栽赃嫁祸的心理。

    付拾一想来想去想不明白“或许只有抓住凶手,才能知道真相了。”

    付拾一蹲下去,继续研究鞋印“鞋印是前深后浅的。明这个人走路是习惯前脚掌先着地。不过这没什么稀奇的,大部分走路,都是如此。”

    付拾一又指着被压得明显比另一边低的印子“这个人走路,有点儿外八字。而且还很严重。这样的人,多半会有膝盖外移,腿部变形的毛病。严重的,膝盖会疼痛,腰也会疼。”

    李长博下意识的看自己的脚。

    其他人也下意识的去看自己的脚步。

    然后默默的调整姿势。

    付拾一再看了一下两个脚印之间的距离“这个人应该还挺高的。走路的话,步伐间距比较大。”

    李长博也忍不住跟着细细琢磨,想了想好像还真是如此——

    付拾一叹了一口气“别的就看不出来了。”

    山提议“可以将所有男饶鞋子拿来对比。”

    付拾一点头“现在也没别的法子了。只能这样一点点进行对比——就算不能准确找出来,但是总能找到疑似的。”

    这个工程量很大,付拾一同情的看了一眼山。

    山也有些犯怵,但没别的办法。

    付拾一又问山“对了,胎记的事情,你们问了没有?”

    山给予了肯定得答复“问过了。蚕豆胎记,在胸口,每一家都问过了。可所有人都不是。就连那个婆娘回娘家的那个,也不是。”

    付拾一皱眉“难道是别的地方的?”

    李长博平静补充“也可能是有人故意不想承认。”

    付拾一若有所思“那肯定就是有猫腻了。”

    太阳一点点偏移,最后就变成了余霞漫。

    因为对比脚印的事情,付拾一和李长博最后干脆决定,就住在里正家中,先将案子破了再。

    李长博的马车上就有铺盖,所以这个并不是问题。

    而付拾一,就和里正儿子的媳妇睡一个屋就校

    里正家里条件不错,被褥也十分干净,付拾一虽然微微有些洁癖,略微抗拒,可这种时候,就没必要讲究太多了。

    色渐暗,在彻底进入黑暗之前,村里又来了两个人。

    是徐双鱼和钟约寒师兄弟两个。

    两人一路疾驰过来的,为的是将衙门里的消息带给李长博和付拾一。

    两人找到李长博的时候,已经完全是风尘仆仆。

    两人从马上一跃而下“胎记的事情,已经有了眉目!”

    这头话音刚落,那头山也气喘吁吁的跑过来“鞋印对比有了结果!”

    几人面面相觑,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该不该让对方先。

    李长博咳嗽一声“先去里正家里再。反正人都在这里了,案子破了是迟早的事情。”

    里正儿子也点头“对对对,几位郎君先喝口水。这都辛苦大半了。”

    乡下的井水清冽又甘甜,煮开之后,不需用什么就是甘甜解渴。

    更何况里正儿子还加了一点蜂蜜进去。

    付拾一盯着碗里那半片蜜蜂翅膀,觉得有些下口艰难。

    李长博不动声色“付娘子跟我换一下吧。”

    付拾一一愣。

    方良他们此时已经咕咚咕吣灌下去大半碗,这会儿就算是想换他们的,也没法开口了。

    方良懊悔自己失职了!

    徐双鱼也“哎呀”一声“我和师兄没照顾好付娘子!”

    李长博将付拾一手里的碗拿过来,又将自己那一碗放在付拾一面前。

    然后,他看都不看那黑乎乎的密封翅膀,缓缓喝了一口,并且称赞“很甘甜。”

    付拾一忽然觉得,自己仿佛又看到了偶像剧男主角才会有的光环。

    这也太男友力ax了。

    尤其是那面不改色的悠然。

    尤其是自然而然的态度。

    简直……叫人感动!

    付拾一端起碗来,喝了一口。忽然明白了为什么偶像剧女主都是那么一副花痴样了。

    原来被人这么对待的时候,智力的确是会下线的。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