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大唐验尸官 > 第152章 深仇大恨

第152章 深仇大恨

 热门推荐:
    不过倒是没什么血腥味。

    肉块干干净净,胳膊分成了两截,付拾一捡起一块看了看“断端无生活反应,是死后分尸。”

    众人齐刷刷松了一口气这要是活人就被分尸,得疼成什么样?

    尸块一共分成了十三块。

    分别是左右胸腔,下腹部到大腿根。

    左右大臂,左右小臂。

    左右大腿,左右小腿,以及左右脚掌。

    手指失踪,内脏失踪,头颅失踪。

    付拾一若有所思看了看,问谢双繁“谢师爷你看这像什么?”

    谢双繁不敢多看“像什么?”

    “血都清洗干净了,说明放过血。肉分得整整齐齐的。像不像肉摊上的肉块?”付拾一摸着下巴,围着尸块转来转去。

    谢双繁将两者联想了一下,没忍住,头一歪,干呕了一声。

    干呕完了之后,谢双繁哀怨的看向付拾一付小娘子你是故意的吧?

    付拾一目光还在尸块上。

    谢双繁看着付拾一转悠,转悠得他眼晕之后,他忍不住出声“付小娘子别转了。这尸体,怎么办?”

    付拾一不转了,幽幽的叹一口气“搬去验尸房吧。谢师爷准备记录。”

    谢双繁看了一眼那尸块“都这样了,还能查出什么——”

    然后没忍住,看着那一块块白花花的肉,肠胃里又开始剧烈翻滚。

    付拾一劝他“不能看就别看了。别跟自己过不去。”

    谢双繁恨恨难道是我想看?!

    付拾一亲自动手,将尸块整整齐齐的码在了新的验尸台上。

    这还是验尸台到了之后第一次使用。

    付拾一婆娑验尸台,语重心长看来,这的确就是你的使命了。好好工作,不要偷懒。

    谢双繁目瞪口呆付小娘子你这幅深情款款的样子,是怎么回事儿!

    看够了之后,付拾一清了清嗓子,进入工作状态。

    首先是分辨死者性别。

    好在死者性别不难分辨。

    付拾一看着那明显的性别特征,沉声开了口“死者女,根据皮肤状态,骨头疏密,毛发状态,初步推断,死者年纪应该是在二十岁到四十岁之间。”

    再仔细翻看了一下死者身上的尸斑,付拾一发现尸斑很轻微,甚至用力按压之后会消失。

    如果是正常情况,这样是尸斑,证明死亡时间是在二到四小时之内。

    但是由于死者被分尸放血……

    付拾一沉吟片刻,才道“根据尸体斑痕,至少死亡二到四个时辰以上。”

    紧接着,付拾一指了指肚皮上的妊娠纹“死者曾经怀孕过。”

    再看了看会阴部位的撕裂愈合瘢痕“生过孩子。所以,应该是已婚妇人,有过完整生育经历。甚至可能不只一个孩子。”

    谢双繁奋笔疾书。

    付拾一接着往下看。

    大腿上并无什么特殊,小腿上也没有。

    付拾一最后看拿起一只脚掌,看着脚底的茧子和脚后跟的皴裂“死者家境应该不算好,劳作很辛苦。而且,恐怕每天要走很多路。”

    付拾一看了看脚趾“脚趾曾经骨折过,但是没治好,长歪了。”

    付拾一一声轻叹“死者女,年纪三十左右,有生育经历。头颅缺失,无法确认身份,内脏缺失,尸块被冲洗过,无法判断死因,无法判断死前是否遭受暴力侵犯。”

    谢双繁一一记录下来。

    “尸体断裂端无生活反应,应是死后分尸。看断端状态,分尸用的工具十分锋利,而且动作干脆利落,并无太多砍痕。推测凶手十分熟练,而且力气极大。”

    谢双繁顿时扬眉“这么说来,会不会是屠夫?”

    付拾一颔首“有可能。或者经常砍柴的人也行。”

    谢双繁若有所思“那个赶车的人,也做砍柴的行当。”

    付拾一摇摇头“只能说有可能,还要继续查。”

    付拾一仔细看了看脚指甲里“脚趾十分干净,没有任何灰尘泥垢,说明平时死者十分注意卫生,或是脚总见水。”

    谢双繁疑惑“付小娘子不是说,尸块冲洗过吗?”

    付拾一微笑摇头“如果手指缝里有泥垢,即便是冲洗,也不是就能冲干净的。多数还是会留下一部分。更何况脚指甲比手指甲更难洗。”

    有些常年劳作的人手总是黑的,指甲缝里全是黑灰,即便是反复洗手,也洗不干净。

    谢双繁点点头“那还有什么线索?”

    付拾一拿起一边胸腔,指着胸口上的一块青色胎记“左胸口有一胎记,形状像……一粒蚕豆。大小也如蚕豆。”

    谢双繁刷刷的记录,心里头有些无力这是什么神奇的比喻。可是竟然还真的越看越像……

    付拾一沉吟片刻“这个胎记位置如此隐蔽,估计只有家里人才能知道。去问问那个车夫家,方圆十里以内的人家,看看家中女眷是否有这个胎记,且失踪了的。”

    谢双繁疑惑“为何是方圆十里?”

    付拾一解释“因为车夫从驾车到城里,用了大半个时辰。而距离发现到现在,又快过去一个时辰。这就是一个半时辰了。再加上,要将尸块藏在草料里,需要一定时间,少说一点,两刻钟要吧?从这个时候算,再加上分尸,清洗呢?”

    谢双繁脑子里想象了一下,最后发现自己完全想不下去血糊糊的,再想想那些心肝肠子什么的……呕~

    付拾一却很清楚“就算是分猪,从杀死,放血,到分块,需要至少一个半时辰。”

    “两刻钟,加上一个半时辰。一共是差一点两个时辰。再加上车夫进城到现在,是一个半时辰。可死者死亡到现在,不会超过六个时辰,否则以这样的天气,就会出现。转移尸体时候,天恐怕都还没亮,那时候,转移起来也很费时间。”

    “因此,我才推断,第一案发现场不会离草料车太远,既然是第一案发现场,那很可能死者就是附近的人。先从十公里以内寻找。实在找不到,再往外扩。”

    付拾一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都有点儿口干舌燥。

    谢双繁听得入神,自己算过来之后,就感叹了一句“付小娘子算账功夫不错。”

    付拾一咳嗽一声“算账本事不好,怎么出来混?”。

    众人点头动作整齐划一这倒是,毕竟付小娘子从来不会算错钱!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