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大唐验尸官 > 第146章 要不我去

第146章 要不我去

 热门推荐:
    付拾一兴致勃勃“要不我去?”

    众人异口同声“别闹!”

    付拾一摊开手“那就只能你们师兄弟去了。而且你们兄弟情深——”

    钟约寒咬牙切齿“付拾一!”

    付拾一提醒他“要尊师重道,乖!”

    李长博打蛇随棍上“事关长安百姓安危,关乎我们衙门名声,请钟郎君受累了。”

    众人目光全落在钟约寒身上。

    钟约寒最终还是抵不住“仅此一次,下不为例!”

    付拾一不小心说了大实话“又不是天天有这种变态连环杀手的。”

    钟约寒脸色冰寒,咬着后槽牙“我看付小娘子是恨不得天天有。”

    付拾一眼睛骨碌碌转,一本正经“这怎么可能?!你想多了!”

    徐双鱼还没转过脑子来“我和师兄到底做什么去——”

    钟约寒……还是继续吃猪脑吧!

    小会开完,散会的时候,付拾一还是没能按捺住熊熊燃烧的八卦之魂“河源郡主就在外头呢,李县令打算——”

    李长博咳嗽一声,打断了付拾一。

    然后不咸不淡提醒“付小娘子的摊还在外头吧?”

    付拾一摸了摸鼻子,识趣的往外走。

    付拾一出来时候,再一次被河源郡主的目光洗礼,更终于看清楚了河源郡主的长相。

    付拾一就想起一个句经典的话来唯有牡丹倾国色。

    河源郡主色泽浓烈,让付拾一想起曾经见过的牡丹花。

    河源郡主冷冷从鼻子里冒出来一声冷哼。

    付拾一收敛经验算了还是玫瑰花吧,毕竟这么扎。

    河源郡主上下打量付拾一“你是哪里冒出来的?”

    付拾一正色“娘胎里。”

    河源郡主一愣“什么?”

    付拾一反问“世上哪个人,不是娘胎里冒出来的?”

    河源郡主大怒“你知道我是谁?!”

    付拾一点头“知道。”

    “那你还敢——”河源郡主瞪付拾一,鄙夷撇嘴“乡下丫头没有见识。”

    付拾一还没说话,李长博淡淡道“郡主,我长安县衙的人,不知怎么得罪了郡主?”

    河源郡主立刻态度转变,少了咄咄逼人“李长博,听闻曲池的荷花开了,我想邀你一同去看——我还准备了一艘画舫——”

    付拾一朝着李长博挤眉弄眼。

    李长博面上依旧冷淡“最近公务繁忙,恐是没有空隙。”

    河源郡主不甘心“那也有休沐时候——”

    “案子不破,如何敢休沐?”李长博一句话将河源郡主噎住了。

    河源郡主还在挣扎“那,那,那——”

    “我长安县仵作还有事情要忙,就不陪郡主了。”李长博转头看付拾一“付小娘子,去吧。”

    付拾一感激一笑,心头却遗憾其实这一出戏还是挺好看的。

    付拾一一步三回头的回了自己的早点摊。

    然后没片刻,就又和怒气冲冲出来的河源郡主对视了。

    河源郡主朝这边走来,付拾一叹息一声这个时候遮住脸,还来得及来不及——

    河源郡主灼灼的瞪着付拾一“你到底和李长博是什么关系?”

    付拾一实话实说“有时候是摊主和顾客,有时候是上级和下级。”

    河源郡主……“都是什么东西!我问你话呢!”

    付拾一重复一遍。

    河源郡主有点暴躁“你信不信我把你摊砸了——”

    付拾一直接给河源郡主来了个一箭中的“这里是长安县衙的地盘,李县令是个好县令。”

    河源郡主瞬间憋得满脸通红,那眼神,都快喷出火。

    付拾一幽幽的叹了一口气“郡主,李县令是个好官。他肯定不喜欢郡主这样做。”

    河源郡主深吸几口气,换了个策略“你很了解他?”

    付拾一实话实说“了解不多。但是可能比您强点——”

    河源郡主捂住自己心口,只觉得里头扎得慌“我看你摆摊也挣不着钱,这样,你跟我说说——”

    河源郡主“啪”的拍出一片金叶子,轻蔑一笑“就归你了。”

    阳光下,那金灿灿的光芒实在是太迷人,付拾一忍不住流了一下口水。

    然后,义正言辞的拒绝了“我不能出卖李县令。”

    河源郡主又拍出一片金叶子。

    付拾一略挣扎“郡主别这样——”

    河源郡主再拍出一片金叶子。

    付拾一挪开目光,咳嗽一声“这件事情,不能这样。这样吧,郡主每天不如来吃一碗馄饨。然后多打听打听衙门的事情——这样可能你们见面了也比较有聊的——”

    河源郡主若有所思。

    付拾一将从前看的青春校园那一套搬出来“每天送个馄饨啊,卷饼啊,点心啊,或者是送一首小诗啊——”

    河源郡主大怒“写诗我不会!”

    付拾一咳嗽“抄的也行。主要是心意。天长日久的,他就明白你心意了。”

    河源郡主点起头来,异样看付拾一一眼“看不出你还有点儿脑子。”

    付拾一……是您脑子太小了。

    河源郡主骄傲的将下巴一抬“赏你了。”

    付拾一挣扎片刻“谢郡主赏!”

    有钱不要是傻蛋!她将金叶子揣进怀里时候如是想。

    李长博要是不开心,她就把钱分给他三分之一!

    而且看在钱的份上,付拾一打算给河源郡主一个忠告“不过郡主,丑话说在前头,强扭的瓜不甜——”

    河源郡主不屑一笑“先扭下来才知道甜不甜,不甜就换一个!”

    付拾一彪悍。

    河源郡主扬长而去。

    付拾一替李长博捏了一把汗。

    这样的绯闻女友,有点可怕啊。

    太阳落下山,只剩下漫天红霞的时候,就是平康坊热闹起来的时候。

    付拾一跟着李长博他们去看热闹。

    李长博叫了卢娘子的表弟卢知春在平康坊外头一处茶庄碰头。

    见到卢知春的时候,付拾一就忍不住惊叹了一下世家子弟们,一个个都是这样的好颜色吗?

    她觉得自己忽然深深的理解了为什么大家都说“娶妻当娶世家女”的话了。

    不为别的,就冲着这个脸,也值了。

    卢知春当真是面冠如玉,眉飞入鬓的风流姿态。。

    那一双桃花眼,看哪都像放电!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