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大唐验尸官 > 第145章 请君入瓮

第145章 请君入瓮

 热门推荐:
    头日下过一场大雨,第二日便是艳阳高照。

    付拾一的卷饼里头,已少不了胡瓜丝。

    没有这一口胡瓜,便少了那一口清新的水嫩,只剩下了油腻。

    付拾一利落的卷饼,听王二祥眉飞色舞“付小娘子你是不知道,昨日河源郡主都到了衙门来找人了。一张口就要见咱们李县令!”

    付拾一扬眉哦?还有这样的事情?

    王二祥神神秘秘“付小娘子你知道那河源郡主长得是怎么样一个花容月貌吗?”

    付拾一摇头,配合的问“长得怎么样?”

    王二祥咋舌“眼睛这么大!像个桃核那么大!”

    付拾一在脑里添上一对桃核。

    “嘴巴那么红!像……像那血珠子!而且没化成那樱桃小口——”

    付拾一在脑子里添上一个血红血红的嘴巴。

    “鼻子特别直!眉毛也特别黑,特别长!脸蛋子就是鹅蛋脸!白得很!”

    付拾一添上一个直角鼻子,画上两条长长的眉毛——再来个大白脸……

    付拾一吓了一跳这是啥玩意儿!怪不得李长博不乐意!

    付拾一不确定的问“真的好看?”

    王二祥连连点头“真的特别好看!不过还是比不上花魁柳绾绾。”

    付拾一侧目“柳绾绾?”

    王二祥连比带划“就是那个南风馆隔壁的翠屏楼,里头那个花魁柳绾绾!”

    付拾一想起来了,不过她已经不相信王二祥的审美了。

    将卷饼给王二祥“那李县令见河源郡主没有?”

    王二祥摇头,一脸惋惜“李县令走得早。”

    付拾一没忍住,“扑哧”一声乐了。

    王二祥叼着卷饼要走,刚走两步就飞快退回来,挤眉弄眼的让付拾一看衙门口“快看,快看,那就是了!”

    付拾一抬头一看,立刻认出了马车。

    可不是昨天那一辆车么!

    一个身穿玫瑰红色襦裙,披着翠竹色披帛,梳着锥髻的年轻女子,从马车上正下来。

    付拾一远远的,也看不清面容,不过光是那抢眼的配色,就让她有了强烈印象。

    付拾一咋舌“郡主可真够起得早的。”

    王二祥“嘿嘿”笑“那说明咱们李县令的魅力。”

    付拾一卖完了一波卷饼,也跟着王二祥进去。

    王二祥得点卯,付拾一则是去偷看河源郡主。

    桃核似的眼睛,她是真好奇。

    进了衙门才知道,河源郡主压根没看见李长博,被拦在了门外。

    倒是方良看见付拾一后就欢喜迎上来“快快快,郎君请付小娘子过去商议事情呢。”

    付拾一就看见河源郡主一下子回过头来,目光颇有些蜇人。

    付拾一面不改色的路过了河源郡主。

    河源郡主面色不愉“她是谁?”

    河源郡主的随从也不知道。

    河源郡主一脚踹过去“一问三不知,要你们有什么用?”

    付拾一听见动静,悄悄回头,刚好看见随从夸张的倒地。一看就知道,平时没少演练。

    李长博坐在桌案边上,揉着眉心。

    付拾一同情看他“李县令,娶媳妇还是要娶个温柔一点的才更配你。”

    李长博……我怎么觉得头更疼了。

    李长博绷着脸道“不要听外头的闲言碎语。”

    付拾一了然点头“那李县令找我有什么事儿?”

    李长博只说再等等。

    不大一会儿,谢双繁,厉海和师兄弟两个也过来了。

    人到齐,李长博便开口“我想设个局。”

    付拾一心中一动“请君入瓮?”

    徐双鱼悄悄嘀咕“我怎么觉得付小娘子像李县令肚子里的蛔虫——”

    钟约寒瞪了他一眼。

    谢双繁捋了一把胡子“但是怎么设局?凶手会上当吗?”

    李长博胸有成足“我们已知晓他的喜好了,不是么?”

    付拾一搓了搓下巴“对,找一个俊俏清秀的书童就行——最好嫩一点!”

    李长博含笑点头“付小娘子说得对。”

    谢双繁也有点儿醒悟了“到时候让人假扮书生——再经常去平康坊的南风馆走动走动——凶手就会自动上门!”

    付拾一“嘿嘿”的笑了“而且凶手会主动接触,一定会和他成为好友,或是情人——”

    在场所有男人都被这个语气代入了情境,莫名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徐双鱼好奇问“那让谁去呢?”

    谢双繁也有此一问“对啊,让谁去呢?书生的话,得文学渊博才行。最好还得是没在平康坊露过面的——”

    李长博微微一笑“我有个好友,也要参加科考。正好是卢娘子的堂弟——”

    众人默默有点同情那位卢郎君。

    付拾一咳嗽一声“那书童呢?”

    李长博笑容更深“他那书童,生得十分俊秀。最重要的是,今年才十二三岁。十分机灵。”

    “不过平康坊那种地方——总要有人带着进去,才不让人起疑。所以这个事情,恐怕还要人带路——”李长博一面说这话,一面破有深意的看一眼钟约寒。

    钟约寒顿生警惕“李县令想说什么?”

    付拾一已经秒懂了,开始怪异的打量钟约寒和徐双鱼——

    然后又开始“嘿嘿嘿”的笑“我看很合适。”

    徐双鱼懵懂眨眼“什么很合适?”

    李长博诚挚的看向钟约寒“钟郎君和徐郎君,为了能抓住凶手,恐怕要劳烦你们了——”

    钟约寒还没来得及说话,付拾一就发出了灵魂质问“难道为了长安百姓的安危,钟郎君不愿意牺牲小我吗?”

    钟约寒从后槽牙逼出了一句“不愿意!”

    付拾一摊手“那要不让双鱼和别人搭档——”

    钟约寒更怒“不行!”

    付拾一“为什么不行?”

    钟约寒就差怒吼了“他那么蠢!进去说不定就被卖了!说不定被卖了还帮人数银子!”

    徐双鱼呜呜呜,师兄你为什么骂我——

    付拾一咳嗽一声,更加义正言辞“就是因为他一个人不行,让他人跟着他你又不放心。那你不去谁去?”

    钟约寒看谢双繁。

    谢双繁捋着胡子笑眯眯“你看我像吗?”

    钟约寒又看向了厉海。

    厉海冷冷的看他。

    钟约寒最后看向了李长博。

    李长博咳嗽一声“官员不得狎妓。”

    钟约寒……。

    付拾一兴致勃勃报名“要不我去?”

    datangyanshiguan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