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大唐验尸官 > 第142章 型号大小(推荐票3000加更)

第142章 型号大小(推荐票3000加更)

 热门推荐:
    徐双鱼的确是个好仵作。

    动作麻利,效率贼高。

    徐双鱼取出东西的瞬间,钟约寒的托盘就递过去了。

    两人配合默契得让付拾一隐隐嫉妒我也想要个这样的助手!

    付拾一看了一眼取出来的东西,忽然发现一个事情“好像尺寸不一样?”

    众人纷纷挪开目光付小娘子你眼神是不是太好了?

    李长博微微咳嗽,略有点尴尬“唔。”

    付拾一却盯着那东西看“看样子造型是一样的,不过这个没有钱宦那个大。却比赵熙的大——”

    李长博“唔。”

    付拾一继续“我觉得,是不是代表了凶手对死者的审判。罪恶越多,受到的折磨就越大……”

    李长博“唔。有道理。”

    付拾一侧头看李长博“嗯?李县令你怎么了?”

    李长博强忍头疼,竭力平静“没怎么。”

    付拾一发现李长博的目光略有些闪躲——

    付拾一打量李长博,有点儿糊涂李县令这到底是怎么了?奇奇怪怪的!

    李长博揉了揉太阳穴“再看看能不能有点线索。就像是那个丝线——”

    付拾一想起这个,就忍不住埋怨“那丝线还没动静吗?”

    李长博顿时歉然“太细太短,不太容易看得出。”

    付拾一想想现在也没有显微镜啥的,也就原谅他了“你也不容易。”

    李长博微微舒了一口气这件事情,自己是真有点儿对不起付小娘子的辛苦。

    付拾一已兢兢业业的指挥钟约寒师兄弟两个开始验尸。

    有过这么几次示范,师兄弟两个已经做得很好了。

    就算有一个人没想到,另一个人也会提醒。

    付拾一越看越羡慕这样配合默契的搭档,哪里找去?

    郑栾这具尸体上,并没有别的证据。

    他虽然挣扎得十分剧烈,不过并没有挣扎开来。更没有获得别的证据。

    钟约寒和徐双鱼两人都有点儿丧气。

    毕竟费了这么大功夫,什么有用的证据都没有——

    付拾一鼓励二人“不是每一次凶手都会留下破绽的。赵熙和郑栾都是书生,虽然也学骑射,毕竟还是体力不行,又都被掏空了,加上履历太少,都吓傻了,哪里还会想那么多——这种情况也正常。”

    徐双鱼微微松了一口气,不过还是有些遗憾“这样就不能帮助破案了。”

    付拾一摇头“但是还是能得到一些信息的。”

    钟约寒和徐双鱼两人都一愣。

    付拾一卷了袖子,指着郑栾脖子上的勒痕让他们看“你们觉得这个是什么造成的?”

    钟约寒仔细看了看,越看越皱眉。

    徐双鱼也一时半会想不到。

    倒是李长博凑上来,沉声说了句“这个不是寻常的腰带或是麻绳,看上去有点细。”

    付拾一点点头,瞪了两个笨蛋一眼“这么明显都看不出。”

    钟约寒默默低头反思。

    徐双鱼傻乎乎的问“绳子能证明什么?”

    付拾一没了脾气。

    李长博耐心解释“绳子越是细,就越容易断裂。勒死人的绳子,不能不结实。所以,绳子或许是特制的。既细,又结实——”

    付拾一在旁边点头,恨铁不成钢的瞪徐双鱼。

    徐双鱼这才恍然大悟,随后不好意思起来“这次见过了,下次就知道了。”

    李长博按住额头青筋这种事情,还是不要有下次了。

    付拾一等人收拾好郑栾尸身之后,又将屋子里仔细搜查了一遍。

    付拾一在桌子上发现了一抹血痕。

    付拾一盯着血痕想了许久。

    然后她问李长博“李县令你觉得,凶手是蹭到了郑栾的血,还是——”

    李长博轻声道“郑栾的血,按照惯例,凶手会擦在帐子上,或者是被褥上。”

    付拾一颔首“绑缚四肢,口中塞布,然后用帐子擦拭刀具和手,的确是一套完整的流程。”

    李长博顿了顿“这已经成了凶手的杀人步骤了。应该不会轻易打破。”

    付拾一伸出手掌比了比“这是手按在桌子上的时候,蹭上去的。也就是说,凶手可能受伤了——”

    李长博若有所思“或许,是那根绳子。”

    付拾一也是如此想“对,唯一变化就是那跟绳子。如果绳子很细,他自己又很用力,割破了也不奇怪。”

    付拾一在屋子里找了找,却没找到更多痕迹。

    “凶手应该没有翻东西,而且将伤口包好了。”付拾一遗憾叹气。

    钟约寒忽然想到一个事情“这次,凶手是怎么神不知鬼不觉进来,又是怎么神不知鬼不觉走的?这里毕竟是秦家住宅,虽然是侧门,而且在一条巷子里,可若是有人来,还是会经过街道——这一片几乎都有门房。凶手既然是在郑栾死后才离开,那么一定是在天亮时分才走的!那时候,各处门房都应该开了大门,或是清扫门口,或是等着家中郎君出门!”

    徐双鱼顿时雀跃起来“说不定就有人看见了!”

    付拾一也目瞪口呆“原来你还是会有说这么多话的时候啊!”

    这话前言不搭后语,可李长博还是忍不住唇角一翘对于钟约寒来说,的确难得。

    钟约寒嘴角一抽自己顶头上司这么不靠谱,如何得了?

    徐双鱼忍不住兴奋来了句“师兄你看,我就说你话太少!付小娘子和李县令也是这么想的!”

    钟约寒忍无可忍,等了他一眼“闭嘴!这不重要!”

    付拾一回过神来,强忍震惊“不过,你说得有道理——”

    李长博也竭力肃穆“我这就让人去问问。”

    钟约寒的冰山脸还是没有半点缓和。

    付拾一咳嗽一声“我去看看还有没有别的证据。”

    李长博转身“我去叫人查。”

    徐双鱼小声的“我给付小娘子打下手……”

    钟约寒面无表情一群不靠谱的人!怪不得案子迟迟破不了!你们这样,这些家属能信任你们,就奇了怪了!最可恨的是师弟……不行我今天回去要收拾收拾他,免得被付小娘子带坏了……。

    付拾一莫名觉得鼻子发痒谁在说我坏话?

    datangyanshiguan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