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大唐验尸官 > 第130章 也算慈善(推荐票2000加更)

第130章 也算慈善(推荐票2000加更)

 热门推荐:
    李长博却明白付拾一的意思,沉声开口“钟郎君别慌。只当成平日验尸就是。要是不能一刀毙命,它还得受二次罪。的确是残忍。”

    付拾一也劝“生而为猪,这就是它的命。就算现在不死,之后喂胖了也会死。死有轻于鸿毛,也有重于泰山。它实现了自己的价值,便是死得其所——”

    众人掉落一地下巴这都是什么歪理?

    不过不管是什么歪理,反正钟约寒也真听进去了。

    钟约寒死死的摁住猪头,然后心一横,刀就这么用力下去了——

    只是力道没掌握好,捅得太深,以至于一下子卡住了。

    偏偏小猪仔吃疼,死命挣扎,他一下子慌了,手上劲都松开来。

    小猪仔差点没挣脱了。

    付拾一沉声喝道“用力!血管,还有气管!”

    钟约寒下意识就动了。

    血一下子飚出来,喷了钟约寒一头一脸。

    钟约寒只觉得一暖,随后整个人都懵了。

    付拾一上前去,拍了拍他的肩膀“好了,洗把脸。第一次,你已经做得很好了。”

    钟约寒缓过神来,低头看一眼不停抽搐的猪仔,有点不敢相信“死了?”

    “快死了。”付拾一实事求是“现在是弥留了。”

    徐双鱼凑上来,小心翼翼问钟约寒“师兄,怎么样?”

    钟约寒蠕动了一下嘴唇,半晌才总结“比验尸难。”

    付拾一……夸张。

    徐坤艰难咽了一口口水,真心实意问谢双繁“他们真的是仵作?”

    谢双繁一脸诚恳“真的是仵作。”

    徐坤不,我不信。我觉得你们长安县是在秘密训练杀手。不然好好的,练什么杀生?还要一刀毙命——

    李长博也不知什么时候到了徐坤旁边。

    他对着徐坤谦和一笑“徐县令,你怎么了?”

    徐坤惊恐看一眼李长博,想到自己在背后告状的事情,微微打了个寒战,然后挤出个干巴巴的笑容“没,没怎么——”

    “今天是情况特殊,徐县令赶上了。”李长博真心实意道歉“折腾了徐县令大半日,真是叫我羞愧万分。”

    徐坤的头像拨浪鼓“没事没事,没事的。不打紧,不打紧。”

    李长博觉得徐坤还是很诚恳的,于是他就更诚恳了“不如今天我请徐县令用饭?”

    徐坤摇头“不不不,我还有事儿,先走一步了。”

    付拾一耳朵尖,心想徐坤就这么走了,万一回头给李长博刁难怎么办?那肯定不能轻易放人,得吃好喝好了,让他不好说话才对!

    于是付拾一十分热情“徐县令别走啊,你看我们猪都杀了——不如留下来吃饭!”

    徐坤小胡子都失去了光泽,他对着付拾一笑“付仵作客气了,客气了。只是我有急事,不敢多留。改日我请付仵作,我请付仵作!”

    众人莫名徐县令为什么要这么讨好付小娘子?

    李长博咳嗽一声“那我送送徐县令。”

    徐坤喜出望外“那我这就先走一步了。”

    付拾一看着徐坤一溜小跑的样子,满心纳闷什么事情这么急?

    谢双繁笑眯眯凑上来,夸她“付小娘子,你今天立了大功!”

    付拾一杀猪也算大功吗?

    王二祥将付拾一刚才的话听得分明,腆着脸凑上来问“这猪还能吃吗?”

    付拾一琢磨了一下“还是能吃一头的。”

    王二祥眼睛亮了“怎么吃?”

    付拾一觉得一头猪就没必要搞那么多花样了,于是实诚道“卤着吃吧。”

    众人纷纷表示什么叫卤着吃?

    不过虽然不知道,可也并不耽误大家的向往付小娘子的手艺,还是很靠谱的。

    当然现在吃不是最重要的。

    付拾一看了一眼师兄弟两个“你们两个,可以开腹检查了。看看两者之间,有什么不同。一会儿我回来检查。”

    杀完猪不洗澡,她觉得浑身都难受。

    所以付拾一打算回去洗澡去。

    师兄弟两个现在都变成了乖孩子“是。”

    付拾一满意颔首,而后匆匆离去。

    在衙门口碰见折返回来的李长博。

    李长博纳闷“付小娘子去哪里?”

    付拾一老实回答“回家去洗澡。”

    李长博毫不犹豫“我叫方良送你一程。”

    付拾一刚要拒绝,就听他道“他顺带回去给我取一样东西。”

    付拾一就把到了嘴边的话改成“那就多谢李县令了。”

    方良还没从震惊里回过神来,一路上就像是个小喇叭,没有半点停歇的意思。

    付拾一有气无力的称赞“你精力可真好。”

    方良摇头“付小娘子才是真厉害。我还从没见过女人这么厉害——”

    付拾一嘲笑他“那说明你太没见识了。女人怎么了?小心你以后的媳妇把你吊起来打——”

    方良顿时摇头“那我就不娶媳妇了。”

    付拾一“呵呵。”

    “不过付小娘子你是真厉害,将徐坤收拾得服服帖帖。他今天本来是来找事儿的。结果走的时候那样子——”方良觉得痛快死了“上次刘大郎那案子,他就恨上了咱们,处心积虑想找个理由好折腾我们呢。”

    付拾一回想了一下那小胡子小眼睛惊恐的样子,“不大像啊。我看他态度挺好——”

    方良“哈哈”大笑“那是他胆子太小!我跟你说,付小娘子下次你见了他,千万别有好脸,让他怕你就对了!免得他再给我们郎君找麻烦!”

    付拾一点点头“哦。”

    能帮上李县令的,就帮一把。

    方良把付拾一送到门口,就驾车走了。

    玉娘正在自家店铺里帮忙,看见付拾一,顿时一扭头就走。

    连正眼都不给付拾一一个。

    付拾一摸了摸鼻子我这是怎么招惹她了?

    齐三娘尴尬的对着付拾一一笑“回来了?这几天你好像都不在家——付小娘子你到底是做什么的啊?”

    付拾一顿时明白过来了。

    她好像是被怀疑了。

    付拾一深深反思我怎么能让人觉得我竟然不是个好人。

    付拾一拿出热乎乎的身份牌“我在县衙当差。这两天有案子,难免如此。”

    付拾一一脸正经。。

    齐三娘却觉得自己听错了。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