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大唐验尸官 > 第123章 案件还原

第123章 案件还原

 热门推荐:
    “你们仔细看伤口。”付拾一指着那地方,“红肿十分明显,显然不是一次摩擦就能造成。你们再仔细看,不仅有红肿,而且——”

    付拾一用一个撑子探进去,将其撑开,指着上面的小裂口“看见这个伤了吗?”

    众人面色诡异的点点头“这是——”

    付拾一解释“这是裂痕。赵熙恐怕从未经历过这么大的,所以撑裂了。”

    众人……付小娘子你好懂。

    付拾一却无视所有的目光。

    “再看肠道——”付拾一直接让直肠脱出,然后将上头的破损指出来“这个东西,将赵熙折磨得不轻。肠道甚至是有破裂的地方。可见对方是一点没怜惜,纯粹的是在虐他。就是为了让他感受痛苦。”

    “他一开始,就没想让赵熙好过。”

    付拾一轻叹一声“赵熙却毫不知情。”

    ’而且死后还要将这个塞进去——这种心思也很有意思。”付拾一笑笑,有些意味深长“对方显然是想让赵熙死了都被人笑话。毕竟,这个东西随着腹部胀气,一定会被推出来——”

    “就算最后没有被人知晓发现,这个东西随着赵熙入了土。在今人如此信奉鬼神,信奉来生的情况下,做这样的事情,是不是想要赵熙死了都被折磨?”

    “不管是哪样的心思,他一定很恨赵熙。”

    付拾一看向李长博“什么人对赵熙如此仇恨——”

    李长博脑子里电光火石一闪“赵熙与他很熟悉,而且极有可能是在这方面有关联。他如此仇恨赵熙,虐杀赵熙的方法又充满了如此暗示——”

    “他会不会是赵熙的情人?”

    厉海轻声开口“可奴。”

    赵熙和可奴之间,不仅是奴仆和主人之间的关系。

    如果赵熙曾经对可奴有什么许诺,可奴动了心,可最后发现赵熙变心——那么会不会恨之入骨?

    自然是十分有可能。

    付拾一沉默片刻,摇头“那饭菜怎么说?”

    钟约寒不确定“或许是什么特殊的日子——”

    付拾一摇头“如果是可奴,他要逃走,要隐姓埋名,肯定有一件事是不可少的。”

    不必付拾一接话,李长博就已开口“银子。”

    李长博轻声道“若是可奴,他既已逃走,也不必再怕什么,所以……大可以将所有银子卷走。”

    厉海皱眉,缓缓道“可奴失踪,是不可争的事实。”

    钟约寒也觉得纳闷:“那就奇了。如果这件事和可奴没关系,那可奴为何失踪?若有关系,为何不拿银子——”

    付拾一笑笑“很简单,可奴既然是书童,年岁应该不会太大。而且能被赵熙当成是丫鬟用,可见也不会长得三五大粗——”

    “他若想让赵熙乖乖听话被他凌虐,恐怕不是那么容易。单单是让赵熙被绑起来,就很有难度——”

    “或许是想玩点什么新花样。”厉海一本正经。

    众人……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

    付拾一想了想“也不是没有这样的可能。不过我觉得,可能性不大。”

    李长博这个时候说了句“继续验尸吧。说不定还有别的证据。”

    付拾一轻声应一声,而后让徐双鱼继续。

    徐双鱼小心翼翼剪破胃袋,拿白瓷勺舀出里头的胃容物装在磁盘里。

    付拾一指着几个内脏“你们看,这明显是机械性窒息死亡造成的现象内脏淤血。”

    “再看肺部。有明显的肺气肿变化——”

    “但是脾却不同,一般这个时候,脾是会缺血,所以颜色看起来不同——”

    付拾一最后才道“如果是掐脖子,这会儿脖子上,就该有淤青出现。如果是用力捂住口鼻,刚才双鱼也说了,脸上有痕迹。再多一段时间,脸上的痕迹一定会更加明显。甚至,可能提取出手掌印。”

    提起手掌印,付拾一忽然想起一个事情来。

    她抬起头来,若有所思“你们说,凶手面对那么多血,是如何做到,不脏手的?他离开的时候……难道不会被人看见吗?”

    如果只是割伤,那还好说。

    可如果是割伤后还要捂死,在赵熙拼命挣扎的情况下,怎么也不会一点血迹不会有的——

    李长博也顺着付拾一的思路想下去“老丁头虽然是聋哑,可眼神却很好。”

    “不仅是血迹,还有绳子。”李长博轻声道“要想将人绑得结结实实,绳子不可能很细。怎么也要一小捆——”

    一个人,带着一捆绳子,或者是不小的包袱——

    付拾一垂眸“所以,这个案子很可疑。”

    厉海沉吟片刻,说了句“老丁头年纪很大了。走路都不利索,恐怕没有能力做这样的事情——”

    付拾一此时就缓缓道“假如,可奴不是逃走,而是被杀人灭口呢?假如,老丁头说的话,不是那个意思呢?老丁头的话,都是郭郎君翻译的,不是吗?”

    付拾一的语气很轻。

    可众人心里一下子却沉甸甸起来。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

    那郭先蓓的演技,是不是太好了一点?

    可是郭先蓓,似乎很有这样的可疑。

    厉海思路很清晰“郭郎君和赵熙很熟。且对赵熙有恩。他若是要来,赵熙置办酒菜,是在情理之中。”

    “宅子是郭郎君的,他想拿个绳子,或者藏个绳子,很轻易。”

    “而且,郭郎君还知道赵熙和可奴的事情。”

    “最后一个见到了可奴的人,是老丁头。”

    “老丁头会不会很听郭郎君的话?”

    李长博神色渐渐凝重“那么,或许我们要好好查一查郭郎君。”

    李长博侧头看一眼厉海,“尽量不要打草惊蛇。”

    厉海应下;“李县令放心。”

    “调查郭郎君是否也喜欢男子。再调查一下,他们之间到底关系如何,见面频率。再去宅子附近问问,当天中午,有没有见过什么马车之类的。”

    “另外,可奴如果真是被……他会被杀死,还是藏起来?”。

    付拾一这个时候就说了句“如果要杀死,不必偷偷摸摸动手。直接将尸体放在屋里就好。所以,我觉得可奴未必死了。”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