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大唐验尸官 > 第96章 不费功夫

第96章 不费功夫

 热门推荐:
    付拾一不置可否。

    随后,她说了句“若不打算进一步尸检,就可以补补妆,重新穿衣裳打扮了。”

    两个嬷嬷都是当家主母卢大娘子的人,当然不可能亲自动手,直接叫了陈娇身边的丫鬟过来,吩咐她重新给陈娇化妆。

    付拾一在收拾勘察箱,听见丫鬟轻声抱怨“我就说她身上有毒,偏偏没人相信。”

    付拾一收拾东西的手微微一顿,她笑眯眯的看那丫鬟,“你怎么知道的?”

    丫鬟刚要说话,就被旁边嬷嬷瞪了一眼“瞎说什么?你一个丫鬟,说的话能做的准?”

    丫鬟缩了缩脖子,就不吭声了。只老老实实的替陈娇穿衣。

    付拾一只能退出来,不过一件到李长博,就将方才那丫鬟说的话,告诉了他。

    李长博微微眯起眼睛“我知晓了。”

    随后李长博看了尸检记录。看到那一句明显是付拾一风格的“敦伦太过激动造成”,顿时嘴角一抽。

    这……

    李长博很快淡然下来“中毒?水银中毒?”

    付拾一“嗯”了一声,“我能想到的,符合症状的,就是水银中毒。”

    要是搁在现代,拿个仪器随便一检测,就能检测出来。

    可现在……

    “即便不是水银,但是中毒是没错的。”付拾一这一点很肯定“陈桥十分年轻,身体看上去很健康,不太会得那种要命的急症。而且根据之前的症状——明显就是中毒。”

    李长博颔首,随后低声道“他们府上都说,陈娇发病之前,并无任何异样。她发病的头一晚,杜郎君还去她屋里留宿。杜郎君一直很喜爱陈娇,且陈娇生了个儿子,在府里地位也很高。”

    付拾一了然“那她身上的淤青和抓痕就有出处了。”

    李长博“……我会和杜郎君确认。”

    众人说话间,就进了客厅。

    杜郎君坐在胡床上,脸色很苍白,不停的咳嗽。面白须少,偏瘦,可能身体不大好。

    而另一位中年美妇在旁边服侍他喝汤。

    汤有一股浓浓的药味,可能是什么药膳。

    杜郎君问李长博“如何了?”

    李长博实话实说“是中毒而死。”

    杜郎君一听这话,气息顿时乱了,直接爆发一阵咳嗽。

    吓得旁边美妇赶忙给他顺气喂水,眼底的担忧和关切,几乎化为实质。

    好半晌,杜郎君才缓过来。那美妇才开蹙眉开口“好好的,怎么会中毒身亡?别弄错了。”

    李长博客气道“卢娘子放心。我的人,不会有错。”

    他如此笃定,惹得付拾一都忍不住侧目一下。

    不过,原来这位美妇就是杜郎君的妻子,杜家的当家主母,卢娘子。

    卢娘子同样是出身世家,虽说只是旁支,稍有些没落,可并不影响她的气度。

    同样的妆容,放在玉娘身上,是滑稽可笑。放在她身上,却的确是有一种雍容。

    卢娘子意外看一眼李长博,沉吟片刻后“既是中毒而亡,少不得要查一查。”

    正说着话,那头匆匆有个仆妇进来“不好了。又有人死了。”

    这话一出,不仅卢娘子皱眉,就是李长博也皱眉。

    短短时间,连出两桩命案——

    付拾一下意识的开口“是否要验尸?”

    李长博却不好做主,只看向杜郎君。

    杜郎君咳嗽两声“既然撞见了,就查一查。或许有什么关联也未可知。”

    卢娘子便安排这件事情。

    付拾一跟在带路的人往外走,心里头却疑惑撞见了,就查一查,要是没撞见呢?

    不过这样的事情,实在是也不算罕见。

    付拾一暗叹一声,就专心走路了。

    路上,报信的人将死者情况略介绍了一遍。

    死者唤作陈石,是陈娇的奶兄弟。

    陈娇过来时候,就带着陈石一家人。后头陈娇奶娘虽然死了,可陈石依旧是最得陈娇信任的。

    这种情况,一点也不奇怪。

    陈娇刚死,陈石也死了,这个事情……

    怎么看都有些奇怪。

    陈石就没陈娇那么好的待遇。

    陈石屋里一片狼藉。

    全是呕吐物和排泄物混合起来的恶臭。

    门口的人都纷纷捂着鼻子,一脸嫌弃。

    付拾一叫他们打开门窗散散味,“怎么也没人清理一下?”

    “他媳妇儿病了,回了娘家,他变成这样,谁愿意来伺候他?”门口的小厮讥讽着说这个话,恨不得离八丈远“平日里仗着陈娘子就不把我们放在眼里,这会儿凭什么?”

    付拾一没了脾气。

    “那什么是时候死的?”

    “刚发现的,我过来送饭,发现他没气了。”小厮哂笑“就是来晚了一点,横竖这两天他伤心欲绝的,也吃不下——”

    付拾一觉得杜家的风气很奇怪。

    真不像是管理很好的样子。

    “不过身体还热乎的。”小厮补上一句。

    付拾一颔首,看一眼钟约寒“这个你来。”

    正好练练手。

    如果没猜错的话,大概陈石的死法,和陈娇的一样。

    可以看看钟约寒有没有用心当学徒。

    钟约寒一个字的废话也没有,直接卷了袖子,将笔墨递给了徐双鱼,就这么进去了。

    那一屋子的味道——

    付拾一往外退了一步,深深的吸一口气,这才敢进去。

    这样热的天,呕吐物一发酵,那味道别提多酸爽。

    钟约寒脸色有点儿发白,不过神色还如常。

    徐双鱼已经是奄奄一息的状态站得远远地,而且小心翼翼的吸着气,唯恐吸多了。

    付拾一小子,等一会儿你憋不住的时候,那吸进去一大口,才让你明白什么叫上头。

    钟约寒已经检查了尸体“尚有余温,死去不到两个时辰。”

    又扫一眼床头那一滩带着粉色的呕吐物,面无表情道“死前呕吐不止。”

    再掀开被,看一眼陈氏身下“腹泻不止。”

    “还有呢?”付拾一开始发考卷。

    钟约寒仔细回忆方才付拾一还检查了什么,于是硬着头皮先剪衣服。

    “死者男性,正当壮年,身体表面无异样,既没有伤痕也没有抓痕,指尖发黑,说明可能是中毒。”

    “至于……”

    钟约寒停顿了半天,还是没能鼓起勇气去检验那个地方,于是就卡了壳。。

    付拾一大摇其头——心理素质不够过硬啊。

    datangyanshiguan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