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大唐验尸官 > 第92章 光明正大

第92章 光明正大

 热门推荐:
    李长博意味深长的看他,伸手拍了拍他的肩“她说的那些话,不是没有道理。传承,发扬,为更多人伸冤,才是重要的事情。”

    李长博越过钟约寒,慢慢走了。

    钟约寒站在原地,思量许久。

    付拾一替周莹检查了身上,做个备案。

    周莹在屏风后头脱了衣裳,付拾一就惊呼了一声。

    她在死者身上,见过比这些严重百倍的伤痕。可死者不会喊疼,不会红肿,不会流血了。

    而周莹会。

    周莹身上全是交错的鞭痕。

    那些鞭痕有破了皮的,有红肿的,还有几个棍子的痕迹。

    周莹走不动路,就是因为被棍子打伤了腿。

    付拾一一下猜到“是他们把你吊起来打的?”

    周莹点头,“他们怀疑我,就把我吊起来问,我不说,就一直打。我身边的丫鬟们,也都被打怕了。最严重的,甚至都昏过去了。”

    周莹有些戚戚然“原本我的陪嫁丫鬟,嫁过来之后,就被他们家挑了毛病,打发走了,后来又调过来的。结果一个替我说话的都没有。为了保命,反而一个个开始说假话……”

    付拾一有点怒其不争,但是想了想自己戳人心窝子的本事,她没开口。

    记录完了周莹的伤之后,付拾一就雇了个车,送周莹去自己曾寄宿过的道观。

    道观的人,和付拾一已经熟悉了。见付拾一过来,看门的小道姑圆真笑着迎上来“付小娘子怎么有空过来?”

    付拾一看了一眼周莹“她暂时无处可去,想求观主收留。”

    圆真有什么说什么“咱们道观是要收点香火的。”

    付拾一知道这个规矩,“放心。”

    周莹嗫嚅“我没有钱。”

    付拾一从她头上摘下一个赤金镶珍珠的挑心“用这个抵。”

    周莹也没意见,只是黯然“这是叶天授送给我的。他其实也不坏——”

    付拾一……他不坏,不坏能这么对你?姑娘是不是傻?

    付拾一回了句“眼不见心不烦,早些忘了,也好早点开始新生活。”

    周莹点点头,自顾自戚戚然。

    付拾一扶着周莹先去后院挑了个房间,然后才去见观主慧光道长。

    慧光道长先前跟着的师父是观主,从小她就被观主收养,自然而然跟着学道,后来又做了观主,是个极和气的人。

    慧光道长听了付拾一的介绍,有些可怜周莹“本来就背井离乡,还遇到这样的事情,不知她心中多悲苦。”

    见付拾一并不多感慨,慧光道长就笑“怎么?”

    付拾一轻叹一声“有些时候,人这一辈子会经历的事情,大概和自己的选择有关的。所以我在想,是不是受的苦,吃的罪,其实都是自己修来的。如果是这样,又有什么好感慨怜悯——”

    慧光讶然“付小娘子小小年纪,竟然有如此参悟。可既是如此,你为何还要帮她?”

    付拾一再叹“大概也是我的命。我觉得她是自己有责任,可也做不到放任不管,毫不动容。”

    慧光笑得温柔,伸手替香炉里添了一块香饼“清静无为,道法自然。付小娘子是有慧根的人。”

    付拾一摇头“我算什么慧根,真正有慧根的是您。”

    慧光却道“人人都有慧根。都可修道。只看自己看得明白不明白。好比周莹,若她忽然顿悟,明白过来,日后她的日子,未必不好。”

    付拾一想到周莹就头疼“但愿吧。不过这几日,还要劳烦道长您请人好好照顾照顾她,她身边也没个人,又行动不便,还有伤在身——”

    慧光颔首“放心。”

    付拾一也没什么不放心。

    清风观是个正派的女观,并无什么腌臜事情,一向也是行善。逢年过节,都办发事,施舍粥米的。交给她们,周莹不至于享福,可万万不可能吃苦受委屈。

    临走时候,慧光给了付拾一一道安宅符,说是知道付拾一搬了新家,并无什么可赠,唯有这个。

    付拾一双手接过,感激道谢。

    付拾一回家去后,将符郑重的放在了正堂供桌上。

    供桌上,供奉的是两个牌位。

    其中一个却没写名字,只写了付氏一族。

    付拾一顺手上了两炷香,盯着两个牌位看了许久。

    最后才轻叹一声,上楼去了。

    上楼进了屋,付拾一就发现了不对劲。

    她放在枕边的一个肚兜不见了。

    这一瞬间,付拾一只觉得毛骨悚然,下意识的就防备起来,然后转身往楼下跑。

    直到跑到了铺子里,站在了门口,她才住了脚。

    付拾一死死盯着二层小楼,脑子一刻不停的转着。

    肚兜是早上她换下来的,她清晰记得早上下楼之前,它还在枕边。

    也就是说,拿走肚兜的人,是在她离开家里之后才进去的。

    付拾一微微眯起眼睛。

    熟人做案的嫌疑很大啊。

    齐三娘在隔壁看见付拾一站在那儿不动,有些纳闷“付小娘子看什么哪?”

    付拾一回过神来,转头笑了笑“我想重新修整,在想怎么弄呢。”

    齐三娘惊讶“那你是打算长住了?”

    付拾一颔首“自然是打算长住的。怎么了,有什么吗?”

    齐三娘犹豫一下“没什么。就是……”

    齐三娘凑上来,压低声音问“这些日子,你住在这里,没有什么异样吧?”

    付拾一故意反问她“有什么异样?难道从前的人,都说有不对的地方?”

    齐三娘摇头,不肯多说“没异样就好。我就是担心你,你说你跟玉娘差不多大年纪,却一个人独居——”

    付拾一点点头“我会小心的。”

    齐三娘提醒了她。

    她这样的年纪,却独居——难免被人觊觎。

    求财还好说,就怕……

    付拾一并不觉得自己打得过一个成男男子。所以,还是要做点什么防备才行。

    付拾一拿着自己的柳叶刀,慢慢又上了楼。

    仔仔细细的将整个宅子都检查一遍。

    却没有任何异样。

    付拾一又将院墙边上仔细勘察,发现也没有什么鞋印。

    院墙底下不是砖地,是她才翻过的土,还很松散。如果有人踩过,肯定留下痕迹。

    付拾一没有找到任何有人入室的证据,除了肚兜不见了,根本就没什么异样。。

    她不由得有些纳闷难道还真是见鬼了?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