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大唐验尸官 > 第90章 怎么回事(推荐票3000加更)

第90章 怎么回事(推荐票3000加更)

 热门推荐:
    朱大娘子脸色红了又白,白了又青。

    她颤抖着看向朱投“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朱投压根不敢和他对视。

    朱大娘子按住胸口,一下子就昏过去。

    屋里顿时一片兵荒马乱。

    付拾一唬了一跳“赶紧开窗,将人放平,松开领口,退开,让她保持通风。然后请大夫!平时有药吗?吃一丸!”

    屋里人乱哄哄的忙碌了一通,朱大娘子自己才醒过来。

    朱大娘子歪在胡床上,脸色苍白,神色萎靡。

    屋里一片死寂。

    朱投最先开口“我不信,人肯定是毒死的——”

    李长博沉声接话“可以开腹验尸。”

    朱大娘子不同意“不可能!我不能让我儿死无全尸——”

    付拾一解释一句“只是破腹看一眼心脏就行,保证不会不齐全。”

    ……

    谢双繁无力谁还偷一块回家怎么的?人家是那个意思吗?

    李长博哭笑不得“若是为了公正,还是看一眼罢。不然,就只能按照心疾来定案了。”

    朱大娘子想了很久。

    朱投忍不住道“就算我和表弟荒唐,可表弟的死——”

    朱大娘子下定决心“那就看看!”

    李长博看一眼付拾一。

    付拾一还没说话,钟约寒就开了口“我带了工具。是回衙门,还是在这里?”

    李长博看一眼朱大娘子“借一间屋子吧。若是没有别的疑点,结了案也好入土为安。”

    朱大娘子咬牙同意了。

    钟约寒还是个很好的仵作。

    动作麻利而稳当,看得出是勤奋苦练过。

    他很快就将心脏取出来,放在了干净的盘子里。

    付拾一指挥他“剪开。”

    钟约寒慢慢将心脏剪开。

    心脏里的留存血液瞬间涌出。

    付拾一等到血液流干净,这才轻轻上手,直接将心脏扒开,很快找到了梗死部位。她指着左心室前壁,左心尖部,以及室间隔前三分之二部分“这就是心悸的证明。你们看,和正常的心脏颜色不同。”

    梗死的心肌,呈现出苍白色来。

    而正常的心肌,是鲜红色。

    对比十分鲜明。

    真相已然明了。

    “如果是中毒,绝不会是这样的情况。”付拾一补上一句。

    钟约寒面无表情的攥紧了手……这话是说给我听的吧?

    他慢慢低下头去,松开手指,轻声开口“愿赌服输。”

    此言一出,徐双鱼登时圆溜溜瞪大了眼睛“师兄!”

    这可是头一次!

    付拾一夸奖钟约寒一句“钟郎君说话算话,果然是诚实守信。”

    徐双鱼期期艾艾的开口“付小娘子——”

    他还没求情,就被钟约寒阻拦“输了就是输了。不可求情耍赖。”

    徐双鱼就只能闭嘴,眼睛里全是浓浓的担忧。

    付拾一宽慰他“放心吧,我不会虐待他的。”

    徐双鱼想哭付小娘子你这么一说,我更担心了。

    谢双繁犹豫一下,看向李长博,给李长博使了个眼色这个时候赶紧说几句话,帮帮钟约寒!那可不就是等于收服钟约寒了么!

    可偏偏李长博稳如磐石。

    好不容易开口,问的竟然是“如何致死?”

    付拾一于是科普了一回“心脏为人体输送血液,就好比是水车将池塘里的水循环流动。流水不腐户枢不蠹,人体也是这样一个道理。心脏一旦出了问题,停止这种运送工作。那么人体内的血液就是一潭死水了。人自然活不了。”

    李长博顿时了然点头。

    其他人也了然。

    “而这种症状,在死之前,多伴随头痛,还有胸口疼痛,恶心呕吐的情况。死后身体多有云雾状或是条索状的暗紫色瘢痕。这是因为肌肤离心脏太远,那些不能再流动的血液,都积存在此处造成。”

    李长博再度颔首。

    徐双鱼却听得眼睛发亮“所以,当时付小娘子才那么笃定。”

    “是。”付拾一继续科普“一般毒药都会有出血之类的症状,尤其是胃部。因而大多数服毒的人,都会吐血。或是七窍流血。”

    “可是死者没有。呕吐物很干净。”

    “而且他身体瘦弱,可家境殷实,我就猜测,或许是身体不好。进一步考虑到了突发疾病。”

    “这么快的,要么是脑出血,要么就是心疾了。”

    钟约寒等付拾一说完,这才开口问一句“可是好好的,为何会突发心疾?”

    付拾一提醒他“你想想周莹说了什么?”

    钟约寒一愣“吃了助兴的药丸——”

    “助兴药丸,多会让人亢奋,再加上他们又做剧烈运动,心跳加速时候,忽然就承受不住也很正常。”付拾一有些惋惜“身体不好的人,最忌讳忽然的剧烈动作。否则会超过负荷。造成不良后果。”

    钟约寒沉默良久,最后拱手行礼“受教了。”

    看着老老实实的大冰山钟约寒,付拾一满意至极“你给我做助理,这个就是报酬。不算亏待你。”

    徐双鱼顿时睁大眼睛,“我也想要这种报酬——”

    付拾一对上他的眼睛,无语醒醒,嘴角擦一擦,口水都留下来了。

    钟约寒干脆不去看徐双鱼眼不见为净。

    李长博咳嗽一声,掩住嘴角笑意“如此,案情便清楚了。”

    只是这个结果,朱大娘子根本就不能接受。

    朱大娘子还是坚信不疑的说是周莹害死了自己儿子。

    付拾一忍不住,说了句大实话“害死叶天授的,是你的溺爱,是他的情夫。是那一颗虎狼之药。”

    “那药就是为了让他早点生孩子配的——”朱大娘子立刻道。

    付拾一长叹一声,摊开手“是啊。可你明知道他喜欢的是男子,还用这种药,就为了让他生孩子——”

    朱大娘子瞪大眼睛“你说什么?!我怎么会知道——”

    付拾一轻声道“当娘的最了解儿子。你在知道他和朱投有那种事情时候,你没有震惊,只有生气,却没有到那种接受不了的生气。说明你早就知道,甚至还默许。”

    朱大娘子一下子瘫在了椅子上,嚎啕大哭。。

    付拾一看了一眼一旁震惊的朱投,淡淡道“你知道他身子不好,还让他吃药助兴,既不算好兄长,也算不得好伴侣。他究竟是你一时的发泄,还是你重要的人?他娶妻,最惨的人是周莹,可你却处处针对这个可怜的女子,良心又在何处?”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