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大唐验尸官 > 第83章 曲折峰回

第83章 曲折峰回

 热门推荐:
    衙役们早就等着了,这会儿一听令,立刻就扑上去,要给周娘子来一顿板子。

    这年头打板子,男女都一样,都得扒了裤子打。

    周娘子哪里受得了这个?立刻就招了。

    她承认不仅承认鱼寡妇是她买通丁道梅杀的,还承认自己看着鱼寡妇死后,又将钱泰豪叫回去,逼迫钱泰豪帮着丁道梅将鱼寡妇尸体吊上去。

    她本来以为是能伪装成鱼寡妇自杀。

    可没想到验尸就出来了,不是自杀。

    于是她犹豫了片刻,就决定将事情推到丁道梅身上去。所以就先引出了钱泰豪和鱼寡妇关系,再往丁道梅身上推。

    还故意用孩子,跟钱泰豪求情,让钱泰豪主动去找衙门,承认自己就是那个情夫,然后再将事情推到丁道梅头上去。

    这件事情本来判案马虎一点的,也就真这么定案了。

    可没想到衙门还不肯停手。

    她发现衙门一直在查是谁和丁道梅一起动的手,加上付拾一当时说了那样的话,她就知道,衙门肯定是在怀疑钱泰豪。她没什么犹豫,就说了那些话——

    等周娘子交代清楚,李长博才淡淡道“这就叫,说得越多,露出的破绽越多。”

    “而且,付小娘子又不是衙门的人。她说什么,不过是代表她自己的猜测。”

    周娘子愕然。

    谢双繁默默想你这个傻女人,真当李长博是个毛头小子?这点心机和脑子都没有,李家敢放他出来做官?

    这件案子,到这里也算了结。

    当天李长博就判了二人周娘子与刘启二人立斩,然后将卷宗递上去,等着上头批复。

    至于钱泰豪,李长博也判了包庇罪,不过可以以铜赎罪。

    谢双繁觉得李长博是有点儿心软“他与人私通,又隐瞒不报,曾经斗殴杀人——不该如此的。”

    “陈年旧案,又在灵州。这个卷宗,还在灵州。叫人去信一封,给灵州的衙门。至于私通和隐瞒不报,都可以交钱。”李长博分析得明明白白。

    最后,还补上一句“他一双儿女,总要人照顾。”

    谢双繁就知道是这么一回事儿,长长的叹一口气。

    “《唐律疏议》里,说得很清楚。轻罪,允以铜赎罪。”李长博笑了笑“总不能赶尽杀绝。”

    律是铁律,律法无情,可定律的人,却是有情的。

    谢双繁想想,也就没再多说“不过,这个钱泰豪,也是够倒霉的。”

    李长博不置可否。

    付拾一一觉醒来时候,已是余霞漫天。她丝毫不知,这桩出了两条人命的案子,有了这么大翻转,并且已尘埃落定。

    她只觉得前胸贴后背,满脑子都是槐花饺子。

    她梳洗一番,这才开始洗槐花。

    槐花洗干净后,微微用手攥一下,去了多余水分。

    而后就开始剁馅儿——猪肉三分肥七分瘦,不至于柴也不会油。

    剁馅时候加入葱姜,能去腥提味。

    最后一步才是将槐花和馅儿混合,加入盐沫,不再多加一点别的佐料。

    吃这种时令的东西,吃的就是食物本真的味道,所以越少的佐料,就越能吃出原来的风味。

    而后和面,擀皮,开始包饺子——

    刚包了两个,她就听见敲门声。

    疑惑过去一开门,就看见李长博主仆二人在门口。

    原来是方良和李长博回家路过这里,顺带将付拾一的辛苦费送来。

    一听银子,付拾一眉开眼笑“何必特意跑一趟,明日摆摊再给也一样。”

    李长博微笑“明日我休沐。”

    付拾一想想也是,昨儿一宿没睡,今天这会才下班,可不得放假一天?

    方良眼尖,瞅见付拾一衣裳上的面粉“付小娘子做饭呢?”

    付拾一顿时眼前一亮“我在包槐花饺子,李县令不妨带一盘回去,给老夫人尝尝。”

    杜老夫人的厚礼,付拾一是记得的。

    而且,李长博这头,那也是要打好关系的!

    李长博扫了方良一眼“不必如此客气。”

    方良……郎君,我真不是嘴馋,只是好奇!

    “不是客气,只是给老夫人的一点心意。老人家吃点槐花也好,能预防中风。”付拾一摆摆手,大大方方的叫他们进来等一等“我再包几个,请李县令帮忙带过去给老夫人尝尝鲜。”

    付拾一说到了这个份上,李长博略不好意思“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付拾一包饺子速度也很快,手指灵活得不可思议。

    一个个小饺子都白白胖胖,肚子鼓鼓胀胀,偏偏褶子都是一致——再加上排得整整齐齐,李长博不由自主的就眉心舒展,心情愉悦“多谢付小娘子。”

    “回家立刻叫厨房煮了吧。”付拾一笑着嘱咐“这个不能放。”

    李长博点头应下,忽然说起案子“周娘子已经认罪。”

    付拾一一愣“是周娘子?”

    不是钱泰豪?

    李长博颔首“是。”

    而后将情况与付拾一说了一遍。

    付拾一是真没想到周娘子看上去那样,竟能做出这样的事情——不由得有点儿惊讶。

    不过前后仔细一想,却发现还真是早就有蛛丝马迹。

    付拾一有点感慨“这种事情,谁也不是无辜啊。”

    李长博扬眉“为何这么说?”

    “周娘子当初选婿,何尝应该怪旁人?既是已经选择听父母的话,就该好好过日子。而不是心存怨怼,导致夫妻二人感情失和。她对丈夫没有丝毫尊重,以至于丈夫移情别恋。这是她自己一手造成。不怪旁人。”

    “钱泰豪若不知周娘子心有所属,那便是倒霉。可若他知晓,那就是活该。至于他和鱼寡妇的事情——是他自己糊涂且懦弱,才导致事情走到了那一步。”

    “他若一开始直接和离,大唐风气开放,这件事情也不算什么。而后也不是不能和鱼寡妇在一起。”

    “他当初若不杀人,也不会有这么一个把柄在丁道梅手里,而后受人要挟。”

    “至于丁道梅,那就更是活该了。他若不起贪念,何至于此?”

    “就连鱼寡妇,也不是全然无辜。她和钱泰豪再如何两情相悦,可对方是有妇之夫,她不该如此,更不该珠胎暗结。”

    付拾一轻叹一声“所以,人活着,不要做坏事。否则,环环相扣,总有一日,要自食恶果。”

    李长博若有所思“付小娘子所言极是。”

    付拾一已经装满一盘子的饺子,只是她这里没有食盒,就有点儿尴尬。

    方良想起车上有,于是赶忙去取来。

    李长博走时又道谢“多谢付小娘子。”

    付拾一微笑“以后我说不定也有事儿要找李县令帮忙的。”

    李长博看她一眼,依旧诚恳“能帮上,我一定帮忙。”。

    付拾一心道不会太远了。但愿到时候,你不要拒绝。

    datangyanshiguan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