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大唐验尸官 > 第79章 新的进展

第79章 新的进展

 热门推荐:
    付拾一熬了一宿,这会儿实在是有点儿撑不住,她隐晦的看一眼李长博,却见他依旧精神奕奕——

    付拾一觉得有点儿不科学。

    付拾一做完了该做的,这就准备回去歇着了。

    与李长博告辞,李长博嘱咐一句“付小娘子独居,万事小心。有什么,可去我家求助。”

    李家是有家丁和下人的。

    真有什么,也离得不算远。

    付拾一微微一笑“不用担心。”

    李长博提醒“付小娘子毕竟是女子。”

    独居的女子,总是容易惹人觊觎。

    不管是那些偷盗的,还是别的。

    付拾一知道他是好意,当即轻笑“李县令放心,我会保护好自己的。”

    李长博又叫方良护送付拾一回去,不过付拾一婉拒了。

    她打算去菜市场溜达一圈。

    这样好的天气,这样的万物勃发的春天,一想到琳琅满目的菜市场,她就浑身犹如被打了鸡血!

    春天里有什么?

    漫山遍野的花,满树的绿,馥郁的香,还有潋滟的春光。

    对于付拾一来说,春天的花,春天的叶,春天的香,都是令人嘴馋的。

    付拾一在菜市场发现了新鲜的好东西。

    新鲜的槐花。

    新鲜的槐花是这个季节特有的东西。

    槐花可以用来烙饼,包饺子,包包子,凉拌——都是美味。

    还没买下来时候,付拾一就已经做了决定。

    一半儿蛋槐花饼,一半包包子。

    另外,付拾一还买到了一把新鲜的野生荠菜。

    荠菜拿来包饺子,包包子,包馄饨,都是美味。

    付拾一心满意足的家去。

    而此时,厉海悄无声息的跟着周娘子,看着周娘子的一举一动。

    等到周娘子到了家,将她自己关在屋里时,厉海这才悄悄的回去衙门。将这件事情告诉了李长博。

    厉海禀告的时候,永远都是这么言简意赅“去了铺子,和伙计们说了几句话。到家后,又将家里所有下人都叫过去,又说了几句话。”

    李长博甚至都不问说了什么,就轻叹一声,“走,去见钱泰豪。”

    钱泰豪暂且被收押在牢房里。

    他神色呆滞,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听见脚步声,钱泰豪回过头来,见到了李长博,他更错愕。

    钱泰豪站起身来,依旧斯文客气“李县令。”

    李长博和气一笑“我来和你聊几句。”

    钱泰豪一愣,“李县令有话请说。”

    “丁道梅用什么方法威胁你的?”李长博的目光里,有些探究,仿佛是好奇。

    钱泰豪失笑,半晌才苦涩道“是因为从前我杀过人。”

    这句话才是真正的让人错愕——这个斯文儒雅的男人,竟然是杀人犯?

    李长博打量了钱泰豪一番,最后才颔首“所以那会儿你说是知道鱼寡妇的事情威胁你,是骗人了。”

    谎言被揭穿的时候,人总会下意识的尴尬。

    钱泰豪心虚的避开了李长博的目光。

    “杀了谁?”李长博再问,居然很好奇。

    厉海微微侧目,随后就又低下眼皮,专心致志的听。

    钱泰豪苦笑“我一个乡绅的儿子。当时家乡发生了饥荒,那家有粮却不肯拿出来,所以我和丁道梅以及其他两个人,绑走了那乡绅的小儿子。”

    “那个小郎君对我们呼来喝去,半点低头的意思也没有。还仗着有几分拳脚,打死了我们一个人,后来我们三个人,就把他失手打死了。”

    “杀了人,家乡呆不下去,加上饥荒,我索性就逃出来。”

    “没曾想,运气如此好,不仅活下来,还娶妻生子,过上了好日子……”

    “遇到丁道梅时候,我本来还有点高兴,毕竟他乡遇故知——可是这个混蛋!”钱泰豪说到了这里时候,牙都咬紧了。

    李长博扬了扬眉“他敲诈了你不少银子吧?”

    钱泰豪点点头“好不容易存下来的一点私房,全没了。”

    “那他知道鱼寡妇的事情吗?”李长博再问。

    钱泰豪点点头“后头我实在是没钱了,就在丽娘那里拿了一点,他跟踪我,就知道了这个事情——”

    钱泰豪长长的叹息一声,不肯往下说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才长叹一声“我是真的糊涂啊。”

    李长博淡淡附和“你是很糊涂。”

    “丁道梅也死了。你知道吗?”

    钱泰豪蓦然抬起头来“死了?不是跑了吗?”

    “死了。”李长博给他一个肯定的答复。

    钱泰豪愣愣的“怎么死的?”

    “被人谋杀的。有人不仅不想要他活下去,而且还要让所有人都觉得,是他杀了鱼寡妇,偷了钱跑了。”李长博和钱泰豪对视,眸子里一片冰冷。

    他缓缓问钱泰豪“你觉得是谁杀了丁道梅?”

    钱泰豪说不出话来,整个人像是傻掉了。

    厉海依旧面无表情。

    钱泰豪最后摇摇头“我不知道。”

    “丁道梅拿了那么多银子,没有立刻离开长安,却悄无声息的死了……为什么?你和他一起杀鱼寡妇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要杀了他?杀了他,这笔钱你就能一个人独吞。”

    李长博怜悯的看着钱泰豪“而且你本来就憎恨他,为了永绝后患,为了他不会花光了钱再来找你,杀了他,是不是合情合理?”

    钱泰豪哑口无言,最后也不知想了什么,颓然的低下头去,竟然就这么承认了“是。”

    李长博也干脆“那你交代一下,你是怎么杀人的,在哪里杀人的。”

    钱泰豪卡住了。

    这些问题,他根本说不上来。

    最后,钱泰豪一脸没有说服力的开口“我忘了……那天晚上我喝多了……”

    “是你家娘子,对我说,你那天夜里没有回家,是去吃饯行酒了。你跟我说说,是去了哪里吃酒?”

    李长博的嘴角,有些似笑非笑,目光更是幽深。

    钱泰豪一口咬定“我就是去给丁道梅饯行的。我是真的怕了他了——”。

    钱泰豪一个大男人,居然在这时候,红了眼眶,喉咙也忍不住的呜咽。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