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大唐验尸官 > 第78章 怀疑什么(推荐票加更)

第78章 怀疑什么(推荐票加更)

 热门推荐:
    这句话就像个定身咒。

    周娘子一下子就不动了。

    付拾一同情的看她,认真的劝慰“周娘子是做生意的人,有时候,及时止损,也是好事。否则,一直亏损下去,什么时候是个头?”

    周娘子蓦然放声大哭。

    这一下,李长博看向付拾一。

    付拾一上前去,扶着周娘子坐下来“你先换缓一缓。”

    周娘子一面哭,一面抽噎“那日,是我将丁道梅带过去的!”

    李长博和付拾一都愣住了。

    “我家郎君说,鱼寡妇的房子漏雨,怕卖的时候影响价格,所以他叫丁道梅帮忙修一下——是我领着他过去的。”周娘子满面懊悔“我也不知……”

    “那你一直在?”李长博抓住关键。

    周娘子摇头“后头家里有事儿,我就先回来了——”

    “我回来时候,他说衣裳脏了,回来换一身。他换过衣裳就走了,我后来问过店铺里的伙计,他们都说,他换过衣裳之后就回去了,所以我想,肯定不是他……”

    李长博恍然“所以他们才说,他一上午都在。”

    周娘子只剩下哭了“我没想到,他居然和丽娘私通这么久——甚至连孩子都有了——”

    “他到了我家快十年,快十年了!我有哪里对不起他?他竟然这么对我!我怎么那么命苦……”

    付拾一看向李长博。

    现在这样了,是不是就可以叫钱泰豪来对峙了?

    李长博沉吟片刻“周娘子,钱泰豪可曾置办过产业?”

    周娘子微微一愣,摇头“他哪有钱置办产业。”

    竟不像是作伪。

    李长博叫人去请钱泰豪,又告知周娘子“周娘子可家去了。”

    周娘子却不肯走“李县令能不能让我在屏风后头听?我想……听一听。”

    周娘子神色落寞,眼睛红肿不堪,她这样的恳求,让人情不自禁心软。

    李长博犹豫片刻。

    付拾一也帮着求情“我陪着她?”

    李长博这才颔首。

    钱泰豪很快就到了,快得有些不可思议。

    厉海轻声解释“他自己过来的。”

    钱泰豪头上还有汗,身上也有点儿狼狈——衣裳下摆布满尘土,鞋子脏了也不自知。他满面着急的问“我家娘子呢?”

    李长博轻声道“刚才已送回去了。”

    钱泰豪一愣,随后大出一口气,浑身放松下来。

    他费劲的喘息几口,慢慢整理了一番自己的衣裳,轻声道“丽娘是我和丁道梅一起杀的。我家娘子,什么也不知道。”

    说完这句话,他神色一松,仿佛放下了压在心头的大石。

    李长博微微扬眉“为什么忽然认罪?”

    钱泰豪努力维持着斯文的样子“这些日子,我一直都担惊受怕,我不想如此了。”

    合情合理。

    李长博颔首“为什么要杀了鱼寡妇?她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你的吗?”

    钱泰豪苦笑“因为我不想跟她私奔。原本我只是想偷情,各自舒坦就行了。可没想到,她居然怀了孕!她还要我跟她一起走!”

    “我苦心经营这么多年才有现在的日子,我为什么要走?”

    “而且我有一双儿女……”

    李长博打断她“那也不必杀人吧?”

    钱泰豪低下头,避开李长博的目光“她逼我。我实在是受不了了。”

    “那她的钱呢?”李长博再问。

    钱泰豪低头“一部分还了铺子里的亏空,剩下的全给丁道梅了。”

    “丁道梅为什么帮你?”

    “他缺钱。告诉他,丽娘有很多钱。”

    “你是一开始就密谋要杀人?”

    钱泰豪沉默良久“是。”

    “那丁道梅人呢?”李长博问到了关键。

    钱泰豪好半晌才道“跑了。”

    “跑了?”李长博轻声追问。

    钱泰豪肯定点头“跑了。拿了钱最后,就没见过他了。”

    李长博竟没再问下去,只道“恐怕你暂时不能回家了。”

    钱泰豪一脸颓然“是。”

    钱泰豪重申一遍“请李县令不要再去打扰我的家里人了。他们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就让他们安稳过日子吧——”

    李长博怪异看他“你认为,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他们还能安稳过日子?”

    钱泰豪一愣,反问“不能……吗?”

    他这样子,像是魔怔了。

    李长博叫厉海将钱泰豪带下去。

    付拾一从屏风后头出来,问钱泰豪“你当初为什么要和鱼寡妇偷情?”

    钱泰豪愣神片刻,才低头道“是我太贪心了。我是入赘,总觉得低人一头,总觉得自己不像是个男人。丽娘她温柔小意……拿我当我男人看。我一时鬼迷心窍,犯了糊涂……”

    “那你大可以后头断了往来,为何又没有呢?”付拾一再问,言辞犀利得像是一把刀。

    钱泰豪握紧拳头,良久才轻声的开口“后头,想断,也断不掉了。”

    付拾一刨根问底“怎么会呢?”

    钱泰豪已不言语。

    厉海就将人带走了。

    人走了,周娘子这才从屏风后头出来,满面都是泪痕——

    周娘子好歹没忘了礼数“李县令,我想家去了,孩子们还小,离不开人看顾。”

    “去吧。”李长博允了,而后告诫一句“下午,我会叫人过去问话。”

    周娘子失魂落魄的走了,也不知听没听见。

    这头周娘子刚出去,那头,李长博就看了厉海一眼。

    厉海轻轻一点头,悄无声息的走了。

    付拾一这才问李长博“你怀疑周娘子?”

    李长博没有正面回答,不置可否“别忘了,丁道梅的案子,也要查。”

    付拾一明白了他的意思。

    钱泰豪承认杀丽娘。可却不知丁道梅死了。

    这说明什么?

    首先,钱泰豪已经承认杀人,杀一个,和杀两个,又有什么区别?

    所以,钱泰豪没有什么好隐瞒的才对。

    除非,钱泰豪真不知道。

    或者,丁道梅的死里,还隐藏了更多的东西——

    付拾一微笑“李县令真是明察秋毫,执着追凶!真是百年难遇的好官!有李县令在,真是我们长安人的福气!当今陛下眼光真好!真是让人佩服!”。

    李长博无言……你能不能不要拍马屁了?陛下给你什么好处了?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