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大唐验尸官 > 第77章 心胸宽广

第77章 心胸宽广

 热门推荐:
    可是今天被付拾一这么一说,他忽然觉得,仿佛是有点儿不太对的?

    谁都没想到,付拾一和钟约寒会忽然口角起来,而且付拾一还说了这么振聩发聋的话。

    钟约寒脸色铁青,最后竟是一句话说不出来。

    李长博这个时候终于缓缓开口“查案要紧。”

    这么一句话,终于是让剑拔弩张的气氛,一下子缓和下来。

    钟约寒低下头去,语气僵硬“我有些不适,就先行回去了。”

    钟约寒转身就走。

    徐双鱼犹豫了一下,不知所措。

    李长博建议道“去陪陪他罢。”

    徐双鱼这才朝着李长博行礼,然后拔腿就去追钟约寒。

    其他人也赶紧溜了。

    李长博看着付拾一抿紧的嘴唇,反倒是微笑起来“真生气?”

    付拾一低着头,脚尖轻轻的碾地上的尘土“没有。”

    李长博叹一口气“没有,怎么会如此没精神。”

    那语气,分明就是在生闷气。

    付拾一没吭声。

    说起来,这还是他第一次看见付拾一这样的情绪。

    从前付拾一总是面上带笑,即便是验尸时候,也总是从容冷静。

    第一次,她和旁人据理力争,言辞锋锐。

    李长博忽然有些好奇“为何要如此生气?他们就算不肯学……也是他们自己的选择。”

    付拾一没吭声,有些走神。

    李长博唤她“付小娘子。”

    付拾一回过神来,此时心情平静些许,她也知道自己今日是有些反应过度了。

    她叹一口气“我只是觉得……生气。”

    “为什么生气?”李长博再问一遍。

    付拾一斟酌一下“怒其不争。”

    有人愿意教,可反而学的人却固执的用门庭之见来拒绝学。

    这不是迂腐是什么?

    “他们以为这是气节,这是规矩,这是尊重。”付拾一轻嘲“可却从未想过,这对不对。学无止境,一字便可为师。八十老翁,尚能以三岁孩童为师。又不是叫他欺师灭祖。一日为师,终生为父,难道你学了别的法子完善自己,让自己变得更好,你父亲还要怒斥你不孝?”

    “本该固守的是孝心,是对人的尊重。却变成了死守规矩——”

    “吃枣药丸!”

    付拾一吐槽完,也就回血一大半了。

    钟约寒不学就不学,她还不稀罕教呢!

    李长博听见那恶狠狠的四个字,没忍住,轻声笑出来。

    方才还引经据典,一字之师的,这会儿连说话都不清楚了。

    他笑着纠正“是迟早要完。”

    付拾一……好吧,你说得对。

    “不过,你说的话,很有道理。”李长博忽然又说了这么一句。

    说完了,他就开始说案情“既然这个人是丁道梅,那么为什么要杀他?灭口?还是分赃不均——”

    付拾一忍不住看他一眼,嘴角也带起笑来,彻底满血复活“我觉得,像是预谋杀人。”

    “所以是灭口。”李长博目光幽深起来“有人不想让我们知道他的身份。”

    所以,才会毁尸灭迹,让丁道梅彻底没有了身份证明!

    付拾一颔首“应该是如此。”

    李长博意味深长的笑“看来,我们应该去查一查,钱泰豪还有没有别的相好,或者宅子——”

    “还可以请周娘子来问问。”付拾一笑起来,眼睛微微眯着,露出一丝狡黠的光。

    李长博和付拾一对视,轻轻扬眉。

    他不是个拖泥带水的,眼看天色已经亮了,就直接叫人去请。

    付拾一幽幽的叹气“李县令,我今儿没出摊。”

    李长博言简意赅“有钱。”

    付拾一“多少?”

    李长博依旧简洁“你开。”

    付拾一眉开眼笑,真心实意“李县令真是个体恤民情的好官!”

    李长博淡然喝一口茶,“是吗?”

    “那当然是了!”付拾一吹起了彩虹屁“我长这么大,就没见过比李县令您更好的,更为民着想的,更鞠躬尽瘁的——”

    李长博享受的眯起眼睛听怪不得人人都喜欢被吹捧。听起来可真顺耳。

    周娘子过来时候,太阳刚升起来,枝头的露水都还没消散。

    可两个熬了一宿的人,却精神抖擞——

    周娘子过来,李长博先给她看丁道梅的画像“周娘子请看。”

    周娘子一下子就认出来“这不是我家郎君那个同乡吗?”

    李长博颔首“嗯,他也死了。”

    周娘子喃喃重复,声音疑惑“也死了?”

    李长博颔首,斟酌着问了句“你的丈夫,在发现鱼寡妇尸体的前一天,在家吗?”

    周娘子想了想,下意识摇头“不在。他去喝酒了。他说,要给人饯行——”

    “什么人?他说过没有?”李长博立刻追问。

    周娘子反应过来,嘴巴立刻犹如紧紧闭着的蚌壳“我不知道。”

    李长博皱眉。

    付拾一突兀开口“周娘子,那你知道不知道,鱼寡妇的情人,就是钱泰豪?你知道不知道,鱼寡妇已经怀孕三个多月了?”

    周娘子蓦然瞪大眼睛,死死的盯住了付拾一。

    付拾一坦然和她对视“你的丈夫,钱泰豪,自己已经承认了。他还说,打算和鱼寡妇私奔——”

    周娘子胸口剧烈起伏。

    “你胡说……”这几个字,是她从牙缝里逼出来的。

    付拾一看向李长博。

    李长博会意,叹道“的确是如此。”

    周娘子脸色一下子白了“怀孕三个多月——”

    “是。”李长博肯定的点头“所以她才变卖家产,准备搬走——她住的宅子,她也打算卖吧?”

    周娘子失魂落魄的点头“托付给了我家郎君……”

    眼泪大滴大滴的从眼眶落下,周娘子却丝毫不觉一般“李县令,我想家去。”

    “那天,你家郎君是什么时候回家的?”李长博面露怜悯,却还是继续往下问。

    周娘子摇头“我忘记了。”

    李长博轻声提醒“按照大唐律例,若隐匿开脱罪犯,其罪等同。”

    付拾一不动声色看一眼李长博。

    周娘子仍是没开口,面上却明显露出犹豫来。。

    李长博又说了几个字“周娘子一双儿女尚幼?”

    datangyanshiguan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