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大唐验尸官 > 第76章 拼图游戏

第76章 拼图游戏

 热门推荐:
    夜风微凉,穿过颅骨的空洞,呜咽着带走上面最后一丝温度。

    付拾一搓了搓手“开工!”

    其他人你不要这幅轻轻松松的样子!那是个人头!人头!正经点!严肃点!

    李长博咳嗽一声,上前一步,凑近了一点去看。

    徐双鱼更夸张,直接就挤到了付拾一旁边,伸长了脖子目不转睛。

    钟约寒黑着脸将他往旁边拉了一点,自己的眼睛也是一动不动。

    付拾一今天没戴标志性的手套。

    所以纤细白皙的手指,和微微发黄的颅骨形成了鲜明对比。

    付拾一平静的捧起颅骨,和对方只剩下两个黑洞的眼睛对视。

    专注。

    付拾一十分专注。

    专注到让人恍惚生出一种错觉这难道是她的情郎?

    付拾一将颅骨放下了,开始看那几个碎片。

    所有人这才回过神来,然后为自己的想法深深的羞愧。

    “你要不要试一试?”付拾一侧头问徐双鱼。

    徐双鱼跃跃欲试“干什么?”

    “拼图游戏。”付拾一指着那几片碎骨“看看你能不能拼起来。”

    这个颅骨只是鼻孔位置被砸碎了。大部分还完好的,让徐双鱼练练手也挺好。

    徐双鱼显然想答应,钟约寒却道“案件要紧。”

    付拾一耸肩,和徐双鱼遗憾对视“那好吧。”

    从付拾一捡起第一块碎片,到最后拼成一个大片骨头,镶进颅骨里,统共都没要了半刻钟。

    这个速度……

    付拾一将拼好的颅骨放回台子上,“你们看颅骨上的裂痕,碎裂的地方很多。而且纹样是放射纹。可见是用很大力气砸下去,而且凶器不是什么尖锐的东西,但是也不会太大——”

    “应该是砸了很多下。目的就是为了毁容。或者是仇恨。”

    李长博沉吟良久,“你是说,凶手对死者,有极大的仇恨。”

    “对。如果只是毁容,那可以用刀或者火烧都行。他选了最费力的。”

    颅骨是很坚硬的,要砸成这样,要废不少力气。

    而且还砸了很多下。

    付拾一将痕迹指给李长博看“看这个密密麻麻的痕迹,砸了至少七八下。”

    李长博仔细辨认,却没什么头绪——他没经验,自然看不出。

    钟约寒提醒“早点画像出来,便能早日抓到真凶。”

    付拾一看一眼钟约寒“不急。”

    付拾一又仔细看后脑勺的骨裂痕迹“后脑勺这一下,应该也是不太大的东西,推断和毁容的是一个东西。”

    说完这句话,她这才后退一步,拿起了早就准备好的纸和笔。

    说实话,颅骨复原是个漫长的过程。

    要先将颅骨画出来,然后再继续画外面的轮廓。

    所有人都屏息盯着付拾一的画纸。

    足足一个时辰,付拾一才算是完成了。

    因为草稿太杂乱,她还誊了一遍,这才交给李长博看。

    李长博还没接过,徐双鱼就已经惊呼起来“这不是徐双鱼吗!”

    付拾一叹一口气“对。就是他。”

    李长博将画纸接过去,仔细端详,最后说了句与案情无关的话“很像。很厉害。”

    李长博夸得很认真。

    付拾一忽然有点儿不好意思“一般,一般。”

    徐双鱼也凑热闹,娃娃脸上全是惊叹“这哪里一般了?简直就是神乎其技!”

    之前还不服气的钟约寒,此时也难得说了句“的确是神技。”

    他眼底微微有些狂热“倘若仵作人人都会这个,那多少陈年尸骨,都能辨明身份——”

    付拾一看一眼钟约寒,直白的捅破那点儿遮羞布“你想学?”

    钟约寒涨红了脸……我想。

    徐双鱼已经抓住了付拾一的袖子,满脸崇拜“要不,你收我做徒弟——”

    钟约寒喝道“你忘了祖训了?”

    徐双鱼这才冷静下来。

    仵作的规矩,一个人,一辈子只能拜师一人。

    其实不只是仵作,各行各业皆是如此。

    一个人,只能拜师一人。

    付拾一心头暗叹之所以古代很多技艺最终会慢慢失传,就是因为这种观念。一个人只能拜师一个,首先学到的东西就有限。而且当师父的,还会觉得教会徒弟,饿死师傅,通常会留一手……最后可不就完蛋了?

    付拾一索性摇头“这是迂腐的思想。假如有仵作学校,你们去上课,就像是现在科考一样,分成那么多种,每一种科目的老师都不一样,你们说又算什么?”

    钟约寒被怼得哑口无言,最后只能涨红脸辩道“仵作学校,从未听过!又如何能混为一谈?!”

    付拾一反问他“为何不能混为一谈?”

    钟约寒已经说不出道理来,反正死犟“就是不能混为一谈!”

    徐双鱼的娃娃脸皱成一团,看看这个看看那个,在中间忙得像陀螺“师兄消消气,付小娘子消消气——多大点事情,不要吵了……”

    徐双鱼求救的看向叶清时。

    叶清时却纹丝不动,自顾自的沉思。

    付拾一此时轻喝“好的东西,不往下传承,不让更多人学会知晓,迟早就会断代!”

    “自古以来,仵作都是口口相传,怎不见断代?”钟约寒冷着脸,语气也不好。

    付拾一质问“你师父有几个徒弟?”

    钟约寒“三个!”

    “你们三个加起来,敢说学全了你师父的技艺吗?”付拾一说这话时,看了徐双鱼一眼。

    钟约寒噎住,几次欲说话,最后还是颓然闭嘴。

    “如果有一天,遇到什么意外。你没来得及带徒弟,就死了。徐双鱼和你另一个师兄弟也死了,你告诉我,你们这一脉,是不是断了?”

    付拾一冷笑“就算是都活到了七老八十呢?你传徒弟时候留一手,你的徒弟能传下的东西更少吧?如此往复——”

    “徐双鱼学到的最多,他也许能全传给自己儿子,可如果有一天,他这里生不出儿子了呢?!”

    徐双鱼也不劝了,愣愣的想这个问题。

    他从小都没想过这个问题。但是他爹在教东西时候,曾经背着师兄们,悄悄的教一些更深的东西,并跟他说过好几次“这是不传之秘,只能交给儿子”。。

    他从没想过不对,甚至习以为然。

    datangyanshiguan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