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大唐验尸官 > 第74章 其中关联

第74章 其中关联

 热门推荐:
    李长博轻声总结“所以,死者是先被人杀死,而后再毁了死者样貌,丢入水中毁尸灭迹。”

    付拾一点头“只是因为已经过去太久,尸体体表痕迹消失,不能判断是勒死,还是用手捂着口鼻致死。”

    付拾一笑笑“不过我们做这种工作,就是为了寻找证据。”

    付拾一指了指死者头部“现在,我们可以考虑两个事情,如果是直接捂死,那么受害人必定剧烈反抗,甚至可能弄伤凶手。”

    “还有一个可能,就是陈珠一案,她先受伤昏迷——”

    付拾一将脏器一一归位,一面操作一面吩咐徐双鱼“你检查死者后脑勺,看看有没有伤。”

    这个不用徐双鱼检查,钟约寒就已经是开了口“后脑勺有伤,而且伤得不轻。创口可见骨头。”

    这也是钟约寒的依据。

    付拾一点点头“这就说明,可能是先受伤昏迷,而后窒息死亡,最后被毁尸灭迹。”

    “长安城里人太多,想要确定他是谁,恐怕有难度。”李长博缓缓开口。

    付拾一明白他这是想要更多证据。

    沉吟片刻后,付拾一轻声提议“那……还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李长博眼前一亮,觉得自己没问错人。

    付拾一言简意赅“简单,就是脑袋取下来,然后蒸煮去皮肉。最后得到头骨,再根据头骨,画出五官。”

    付拾一这个法子,在现代刑侦里,是经常能见到的,叫做颅骨复原。

    这个法子太过惊奇,大家都没听过,一时之间,都愣住了。

    李长博斟酌片刻“可靠吗?”

    “相似程度,能有百分之六十左右。”付拾一不敢给得太高。

    毕竟这个,她练手太少,而且人的面容,会根据肤色,胡须,眉毛,还有疤痕,单双眼皮,生出千变万化来。

    李长博还没决断。

    钟约寒倒是忽然出声“若真如此,我觉得可以试试。”

    此时钟约寒身上那股竞争和敌对,已经消失了一大半。

    这会儿对于这个事情,更变成了好奇——

    毕竟,钟约寒是个仵作。

    他的职业素养,会让他本能好奇不是?

    钟约寒都如此,徐双鱼更点头如啄米,附和他师兄“对对对,我也觉得。”

    付拾一看着李长博,等着他决定。

    李长博微不可查点了点头。

    “那钟约寒你们帮我把头取下来,然后大概把皮肉剥一下——注意碎裂的部分,一定不能漏掉骨头渣子。”付拾一得了准许,立刻侧头吩咐“一定要保证完整性。”

    “劳烦李县令去叫人准备一个炉子,一口铁锅。”

    当天夜里,长安县县衙,开始飘荡起了一股诡异的味道。

    闻着味道过来的厨子,一看见自己心爱的铁锅子里头煮的东西,一句话没说,翻了个白眼就抽过去了。

    付拾一看了一眼,“没事,一会儿就缓过来了。”

    反正这头煮着脑袋也要等时间,付拾一犹豫一下“要不然,先让头在这里煮着,我回去洗澡换衣裳,然后再来?你们要是饿了,也跟我过去,我们煮一碗汤饼吃……”

    钟约寒面无表情。

    徐双鱼冲口而出“好啊。”

    说完了又想起什么,小心翼翼看一眼自己师兄,讨好一笑“师兄你说呢?”

    李长博揉了揉眉心“也好。”

    这么晚了,付拾一毕竟是女子。

    叫了不良人蹲在旁边守着煮那头骨,李长博让方良驾车,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去了付拾一那。

    先将付拾一放下,让方良在那盯着,而后李长博带着徐双鱼和钟约寒去自己家中洗澡。

    这次案子的死者,味道实在是太大,李长博觉得自己头发丝上都是味。

    付拾一虽然验尸时候淡定,可这会儿验尸结束,她就恨不得把自己整个儿泡进酒精里消毒一遍。

    付拾一仔细的洗了个澡,光肥皂都打了三遍。

    连脚指头缝都不遗余力的搓了三遍。

    最后,付拾一出来时候,整个人都带着一股茉莉花的香气。

    她动作快,所以李长博他们还没过来。

    付拾一升起炉子,看了一下自己的厨房。

    厨房里如今存货不太多。

    只有一把莴笋,和一把小竹笋。

    肉只有一条腊肉,买回来之后,她就挂在了厨房的房梁上,垂下来的距离,刚好是在灶上头。

    日积月累的烟熏火燎,会让这个腊肉被熏出一股特殊的烟火气。

    付拾一觉得,光炒素菜,肯定有点亏待了李长博。

    所以付拾一拿刀切了半条熏腊肉下来。

    熏腊肉洗干净,放进锅里先煮着备用。

    然后就准备蔬菜。

    莴笋叶子和嫩尖剥下来,留着炒菜着吃。

    莴笋胖胖的嫩杆子细细的削皮,除却不能吃的部分后,直接切成均匀的细丝。

    然后撒上一勺盐,拌均匀了,就搁在一边儿静等着杀水。

    此时熏腊肉已经煮得差不多了。

    付拾一将腊肉捞起来,晾着。

    然后将嫩竹笋切成薄片,放进煮腊肉的水里焯一分钟左右——新鲜的竹笋,不能直接吃,必须焯水去涩,否则口感太差。

    竹笋好了之后捞起来,沥干水分放在一边备用。

    一切就绪,付拾一就将锅里废水舀出来,刷锅,重新放井水进去烧开水。

    然后,再舀出一瓢白面,开始在案板上和面擀面。

    到了这一个步骤,她就不急了。

    方良一直帮她看火,这会儿都快流出哈喇子“付小娘子,咱们什么时候开饭啊?”

    付拾一也饿得前胸贴后背,所以深深明白方良感受“就看你家郎君快慢了。”

    李长博他们一来,她就立刻炒菜煮面。

    付拾一这头刚将面条切好,李长博他们三个就神清气爽的来了。

    方良欢喜得眼睛都亮了。

    付拾一搬过来之前,就让人做了开放式厨房,准备日后开饭馆用。

    所以这会儿,李长博他们坐在那儿,就能看见付拾一的动作。闻到锅里飘出来的味道。

    李长博也不是空手来的,他带了一坛去岁酿的桂花酒。

    桂花酒度数很低,和米酒差不多,充其量算个饮料,除了小孩子,人人都能来两杯。

    徐双鱼抽着鼻子,拉长了脖子“付小娘子,好香啊!”

    付拾一抿嘴乐“一刻钟后开饭。”。

    两个锅,一个煮面,一个炒菜,正好。

    datangyanshiguan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