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大唐验尸官 > 第70章 证据有吗

第70章 证据有吗

 热门推荐:
    李长博淡淡的说了两个字“多嘴。”

    方良……我就是好奇。

    这头方良好不容易安静下来,那头李长博却忍不住想如果付拾一真的嫁人了会如何?

    思来想去,李长博忽然有点儿觉得付拾一还是不要太早成亲才好。

    最好再有几个几年,至少带出几个徒弟来。

    李长博抬手揉了揉眉心“我叫你传话给厉海,怎么样了?”

    方良颔首“已经叫人去了。”

    李长博回了衙门,厉海那头就已有了消息。

    钱泰豪在那日上午,一直在自己铺子里。

    伙计们都看见了。

    李长博听完厉海的回禀,皱着眉头想了许久,也没再舒展。

    钱泰豪没去,只是丁道梅去了。那么,是谁和丁道梅一起杀了鱼寡妇的?

    丁道梅现在,又在哪里?

    李长博揉了揉眉心“丁道梅那儿,找到人没有?”

    厉海摇头“城门口都问过了,没有见过他出城的。各大当铺也都问过,没有见他,也没收过什么首饰。”

    李长博沉声道“也不一定会现在就典当。或许要等一段时间,更甚至出城之后……”

    “那丁道梅相熟的人呢?”他又问。

    厉海压低声音“找到了一个路二狗,和丁道梅关系不错。听说经常一起混。”

    “人呢?”

    “不怎么老实,绑回来了。”

    “不合规矩。”

    “下不例外。”

    厉海在说这四个字时候,脸上表情是非常的正经,语气却十分的敷衍。

    李长博咳嗽一声“嗯,尽量按照规矩来。”

    这个尽量,怎么个尽量法,就让厉海自己把控就好。

    这个路二狗的确是个混混。

    看那没个坐像,吊儿郎当的样子,就知道他平时是个什么样。

    一凑近了,李长博就闻到了一股酸馊味。

    他忍不住悄悄屏住呼吸,面上纹丝不动“路二狗。”

    路二狗本来闭着眼睛在打盹,这会睁开眼睛,“李县令找某是何事?”

    语气听着还文绉绉的,可偏偏那……神情吧。

    厉海直接用刀鞘戳了一下“老实点,坐好!”

    厉海的威慑力还是很有用。

    李长博眼睛稍微舒服了点。

    “你认识丁道梅?”厉海直接问,语气很粗暴。

    路二狗眼珠子骨碌碌转一圈,“认识。”

    厉海瞪他“有什么说什么,说一句假话,就把你吊起来打上几棍!”

    路二狗……你吓唬我。

    路二狗努力让自己正经起来“一定一定。”

    “你和丁道梅怎么认识的?”

    “赌场。”

    “最近一次见到是什么时候?”

    “七八天之前,他赌光了钱,说没钱了。我那天手气好,请他喝酒了。”

    也就是说,离鱼寡妇死,并没有多久。

    “他说了最近打算没有?”

    “好像有提——”路二狗拉长了声音,忽然笑嘻嘻问李长博“李县令,我这么配合,不知有什么好处没有啊?”

    李长博淡淡瞥他“不吃板子算不算?”

    路二狗算是发现了,这个李县令,比起厉海还要可怕。

    路二狗焉了“他说他要去要一笔大的,回头不赌了,安安心心在长安城娶个媳妇,好好过日子。嘁,他要了多少回了,越给越少,怎么可能还有多的?”

    “和谁要?”厉海追问。

    “和他一个老乡。他说,他知道那个老乡的一个秘密——所以人家不得不出钱。”

    路二狗说到这里居然露出了几分羡慕来“我怎么就没这么一个老乡呢?”

    众人被路二狗这个想法震惊了一下。

    这样的事情,是犯法的知道不知道?

    “他没告诉你,那个老乡是谁?”

    “没有。不然我也去了。”

    众人……

    李长博深吸一口气,按下自己对长安的担忧“那他后来人去哪里了?”

    路二狗摇头“那就不知道了。后头他不找我,我也懒得找他。反正有钱了,他就该冒出来了。”

    “他没有别的熟人了?或者,一起做事儿的人——”

    对于厉海这个问题,路二狗居然露出了嘲笑“他个死穷鬼,一点钱都花在女人肚皮上了,要么就是在赌场,谁愿意和他来往?做事儿?他能做什么?懒得连身上跳蚤都不捏!”

    这话直白得有点儿带味儿。

    李长博淡淡道“那他没让你和他一起办大事儿?”

    路二狗大摇其头。

    李长博又问了鱼寡妇死的时候,路二狗到底在什么地方。

    路二狗说在家睡大觉。

    这就没有不在场证据了。

    李长博起身出来,厉海接着盘问。

    李长博神色肃穆,谢双繁过来撞见,便劝他“哪有那么容易?破案本来就是难事。”

    若每个案子都能轻松破案,那就不会有那么的悬案疑案了。

    李长博叹一口气“只是感慨。”

    “咱们尽心就好。”谢双繁说句实话“你是县令,不只是破案。你看徐坤——”

    徐坤压根就不会破案。

    别说验尸房一次没去过,就是死人,他都没见过几个。

    每次破案,都是靠底下人。

    如今曹及帆折损,徐坤正发愁呢。

    李长博脸色发黑“……他是他,我是我。人与人不同。”

    “我不是拿他和你相提并论,只想说,你不必如此在意,毕竟衙门还有别的事儿——”谢双繁叹一口气“宫里的赏花宴,你该上上心。”

    李长博敷衍道“嗯。知道了。”

    谢双繁……算了我懒得说了。

    一转头看见了来取东西的付拾一,就招呼她“付小娘子,你来取东西?”

    付拾一笑着应一声,多走了几步过来打招呼。

    付拾一脑袋上赫然就有个大包。正好就在左边额头上,红彤彤一片,肿得锃光瓦亮。

    李长博和谢双繁都愣了“这是——”

    付拾一就知道他们得问,当下尴尬一笑“踩着凳子拿东西,不小心摔了。”

    谢双繁就问她擦药没,他那儿有伤药。

    李长博则是皱眉训诫“一人独居,便该万事小心。”

    他本想说,这种事情就不要亲自做,可想想付拾一如果不亲自做,那交给谁去?于是只能住口。。

    付拾一摆摆手“擦药啦,你们不用替我担心。下次我会注意的。”

    datangyanshiguan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