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大唐验尸官 > 第69章 怎么回事

第69章 怎么回事

 热门推荐:
    付拾一和李长博在马车上,难免说话。

    付拾一是真有点儿好奇“你觉得,鱼寡妇到底是被谁杀死的?”

    李长博没正面回答,反倒是说起别的“我叫人问过钱泰豪他们铺子里的伙计和大掌柜。”

    付拾一有点儿跟不上思路,眨了眨眼睛,全神贯注的等着。

    李长博觉得有点儿难得“钱泰豪一直在偷偷的做假账。偷岳父家的钱。前一段时间,还典当了不少自己的文房四宝之类的东西。”

    付拾一霍然瞪大了眼睛“那这个事情周娘子知道吗?”

    李长博摇头“这就没人知晓了。”

    “但是据他们家的下人,和周围的邻居都说,他们夫妻二人关系极为和睦,从来也没听过吵架。偶尔周娘子不痛快,钱泰豪都一直小心翼翼哄着。”

    “不过周娘子也没在钱财上太过苛刻。每个月也给他一笔不小的花销。”

    付拾一沉吟片刻“不过到底是不一样的。是人就有自尊心。这样仰人鼻息,他心里未必痛快。”

    否则就不会出轨。

    更不会和鱼寡妇连孩子都有了。

    付拾一轻声道“不过,因为有了孩子,鱼寡妇肯定是愿意和他私奔的。可是他自己呢?”

    若说是为了孩子……周娘子也生了一双儿女呢。

    李长博道“他自己说是想和鱼寡妇私奔的。他连车都定好了。”

    付拾一微微一愣“车都定好了?那倒是准备很足。”

    “目前最有嫌疑的,还真是这个丁道梅。”她又喃喃的说,最后才皱眉“可是没有道理啊,丁道梅并不是鱼寡妇的熟人。鱼寡妇绝不可能毫无顾虑就开门。”

    李长博点点头,“所以我问了钱泰豪,问他是不是被撞破了和鱼寡妇的奸情,所以丁道梅也知道,他们变卖东西,准备私奔。”

    付拾一几乎可以笃定“钱泰豪肯定说,是。”

    “钱泰豪说,最后一次见到丁道梅,丁道梅问他要钱,说要回老家,他还给了。”

    付拾一笑得意味深长“一个人好端端的,凭什么给另一个人钱?老乡?他们两人看起来,不像是有深交的。纵然是年少时候深交,可这会儿……也已经是物是人非,再不可能说得到一起去。”

    周娘子讨厌丁道梅,那钱泰豪就算一开始顾念旧情,可天长日久的……

    李长博道“可鱼寡妇也不会莫名给丁道梅开门。”

    鱼寡妇孀居多年,和人来往都少,更别说光天化日之下,就让那两个人进来了。

    付拾一顿时明白了李长博的意思“你怀疑,他们是一伙的。”

    李长博“嗯”了一声。

    这个怀疑合情合理。

    付拾一沉吟一下,“那鱼寡妇死的时候,有没有人看见钱泰豪?他那时候在哪里?有没有不在场证据?”

    李长博听到“不在场证据”这个词,忍不住重复一遍。

    付拾一刚要解释,就听他说“很贴切。”

    付拾一觉得,李长博的接受度,是越来越高了。

    不过这个事情,李长博还真没查过,所以……只能回头再问。

    到了桥头,付拾一按照惯例提前下车,李长博则是过桥回家。

    付拾一迫不及待烧水洗澡,整个过程不肯有一丝一毫的拖延。

    而李长博好点,只是换了一身衣裳,倒没大动干戈。

    主要是因为杜老夫人那头听说李长博归家,立刻就将他叫去。

    杜老夫人的面前摆着两块五瓣樱花样子的香皂,看得出来,她心情极好。

    李长博也就笑起来“祖母很喜爱?”

    杜老夫人颔首“如此精巧,比澡豆好。我用你那块试了试,效果很好。比澡豆好用。”

    李长博……祖母您不要这么不客气好吗?

    杜老夫人好奇问他“你和那位女郎,到底是什么关系?”

    李长博……“还能有什么关系?我是觉得付小娘子的能力很强。”

    杜老夫人立刻会意“想收为己用?”

    李长博没有否认“我朝是有女子为官先例的。”

    杜老夫人皱起眉头来“那毕竟是前朝。而且,都是文职——”

    “平阳昭公主,并不是文职。”李长博言简意赅。

    杜老夫人被堵得没话说。只能皱眉“那不一样。”

    李长博却像是一根筋“一样,圣上十分贤明。”

    杜老夫人皱眉思量片刻,最后眉目舒展开来“罢了,这是朝堂上的事情,我不管。”

    “我就问你,我打算请她来做客,你觉得如何?”

    李长博还是言简意赅“祖母的客人,祖母自己拿主意就是。”

    杜老夫人颔首“这样的女郎,我是真好奇。”

    李长博想了想,还是善意提醒一句“那祖母做好准备,切勿太过惊讶。”

    付拾一的能力,就像是一个巨大的宝矿。任何人窥见一角,都会惊叹。

    “这样厉害?”杜老夫人明显狐疑。

    李长博咳嗽一声“绝无夸张。”

    杜老夫人就更好奇了。

    李长博赶紧说一句“我的那块,您叫花嬷嬷送去我屋里。您的这个,可以用的。”

    杜老夫人舍不得“用完了就没了。”

    李长博思忖片刻“咱们两家,可以多来往。”

    交情到了,自然就不愁了。

    杜老夫人眼前一亮“这倒是。”

    李长博借口衙门的事儿,告退出来,就揉了揉额头。

    如今杜老夫人行事,越来越有老小的架势。

    李长博深吸一口气,跟方良吩咐“叫人盯着老夫人,别让她太皮了。”

    方良咂舌“郎君,不是我说您,老夫人每天一个人,难免无聊。”

    所以和皮不皮没关系——纯粹就是太闲了。

    李长博……“那就请外头说书的去府上。”

    方良摇头“那和真正能说得上话的人,还是有区别。”

    李长博被他说出三分愧疚“今儿早些回家。让厨房多准备两样菜。”

    方良这才笑嘻嘻起来“不过,付小娘子真的是有心人,不仅郎君有,我也有呢。”

    李长博……你在显摆什么??

    方良还继续“也不知道付小娘子这样贤惠,将来会嫁给什么样的人?”

    datangyanshiguan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