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大唐验尸官 > 第61章 有点微妙

第61章 有点微妙

 热门推荐:
    李长博看见付拾一一脸认真的说起这个“七情六欲”,顿时就产生了某些不好的联想。

    他脸色有点儿发黑。

    不过,还没等到他阻拦,付拾一已经说出来了“你说,会不会是她情夫杀了她?”

    李长博只觉得额头青筋都跳起来这付小娘子,就不能委婉点吗?这要是鱼寡妇的亲眷听见了,锤死你都是轻的。

    他委婉提醒“没有证据,不好胡说。鱼寡妇的夫家,还想让鱼寡妇守贞。”

    当然,查案子更重要“不过也是个方向。”

    付拾一最后才去看了看鱼寡妇的私人物品。

    这一看,她就觉出不对来“鱼寡妇家业不是说颇丰?怎么首饰如此少。家里也没甚钱——”

    李长博微微皱眉“不应该。鱼寡妇丈夫虽然早去,可留下两个铺面,如今都租给了旁人。每年光靠吃租都能养活自己还绰绰有余。而且,鱼寡妇自身家中也是做生意的,陪嫁不少。”

    付拾一将首饰匣子给他看。

    里头只有零星几对银耳环,几根精巧的木头簪子,最值钱的,也只是铜包银的一根簪子。

    李长博轻声道“说明有人不仅是将鱼寡妇杀了,还将钱财都掳走了。”

    再查看,付拾一却查看不出什么了。

    付拾一就先回衙门去——东西还没卖完哪。

    李长博则是叫人跑了一趟当铺,怕谋财害命的人来典当东西。

    结果这一去,却知晓了一个事情鱼寡妇是自己将东西典当的,而且还是死当。

    不仅如此,鱼寡妇那两个铺子,她自己也卖掉了。

    两个铺子,加起来足足有八百两的钱。

    李长博叫人提了钱泰豪来问“鱼寡妇是什么时候将铺子卖给你们家的?”

    钱泰豪一五一十“一个月之前,她找到我夫人商量这件事情。我觉得不妥,毕竟那是她过日子的指望。可鱼寡妇说自己急用钱,说若是我夫人不买,她只能找别人了。”

    “最后,我想着卖给别人也给不了好价钱,所以就让我夫人给了个好价格买下来了。而且商量好,若是她将来反悔,也可以原价买回。”

    李长博扬眉“那你也算是做了好事儿了。”

    钱泰豪摆手“都是邻居,她又和我夫人交好,应该的,应该的。”

    李长博再问“鱼寡妇最近和什么人来往?”

    钱泰豪面有难色“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我和她不接触的,都是她们女人家的交情。”

    李长博颔首“那就叫你夫人来。”

    钱泰豪倒也不迟疑“应该的,早日抓到凶手,也好让鱼寡妇九泉之下瞑目。”

    说着说着叹了一口气“两个月前,我还听说鱼寡妇的夫家要给她过继一个孩子,这眼看着日子更有盼头了,也不知为什么,就成了这样。她也是个苦命人……”

    钱泰豪的夫人周娘子很快过来,倒是提供不少消息。

    首先是鱼寡妇卖铺子,当时卖得很急,而且鱼寡妇其实不缺银子。

    鱼寡妇毕竟深居简出,没什么大的花销,这些年应该存了有几百两银子。

    “她用的脂粉,全跟我是一般。俱是铺子里最好的。”周娘子若有所思“我还纳闷,她一个寡妇,用胭脂水粉做什么。”

    谢双繁忍不住问了句“那你和她说话,有没有听她提起过什么人?或者是……在她家里见到过什么异样的东西?”

    周娘子仔细想了想,压低声音“有一回,我看见她的枕头底下压着一条汗巾子——颜色和我们家郎君的差不多,明显就是个男人用的。”

    “不过当时我也没多想,觉得或许是她那死鬼丈夫的——”

    周娘子压低声音“其实坊间也有人传说,鱼寡妇背地里养了个男人。”

    “所以鱼寡妇的夫家,才想着给她过继。免得鱼寡妇到时候将家里的钱财都给了旁人。”

    这样的想法,也很正常。鱼寡妇的夫家虽然不亏待鱼寡妇,可也的确不想自家的财产旁落。

    李长博沉吟着问“那鱼寡妇自己如何想的?”

    周娘子声音就更低了“她犹豫了一段时间,一开始好似有些动心。可不知听了何人的挑唆,忽然就不乐意了。心里头反而恨上了自己夫家,私底下我问的时候,就对我说,她觉得他们就是想她手里这点钱——”

    周娘子叹息一声“这些事情,怎么说呢?鱼寡妇夫家,也算不错了。”

    至少这么多年,也没欺负过鱼寡妇,当初也没算计鱼寡妇丈夫的钱财,全都给了鱼寡妇了。

    李长博又问了句“前几天鱼寡妇身子不好?”

    “是。”周娘子也想起这个事情来“不过我问她,是什么病症。她说只是有些恶心呕吐,所以开了方子喝一喝。”

    “我想着她这些日子瘦了不少,所以才想着给她送菜——”

    周娘子眼圈又红了,低低的啜泣起来“我们同年出嫁,她嫁过来,我招赘,本来两家都是夫妻恩爱,我第二年就生了丫头,她却一直没动静。等我生儿子的时候,她就守了寡——她总说羡慕我,她真的是个苦命的人。”

    李长博点了点头“的确是苦命人。”

    人生三大苦,少年丧母,中年丧妻,老年丧子。

    哪一个都是艰难。

    送走了周娘子,谢双繁这才出声“长博你看——”

    李长博沉默片刻“查一查,她的情人是谁。”

    李长博觉得,或许付拾一真猜对了。

    “再去药铺问问,她抓的是什么药。”

    情人是谁不好查。毕竟鱼寡妇都死了,也不会告诉他们。

    可药却好问。

    这个事情很快有了结果“是保胎药。”

    李长博和谢双繁对视一眼。

    谢双繁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一切,仿佛都已经是明了了。

    钟约寒这个时候也过来了“李县令,我有几句话,不知当问不当问?”

    自古从来说这话,其实都是分明想问。偏偏还要假装客气。

    李长博微微一笑“都是一个衙门的,只管直说。”。

    钟约寒也不客气“我来就是想问,那位付小娘子,到底是谁?”

    datangyanshiguan0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