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大唐验尸官 > 第56章 真的好奇

第56章 真的好奇

 热门推荐:
    王二祥急得抓耳挠腮“胡说什么!我都说了我喜欢我家对门的春儿——”

    左江光“嘿嘿”的笑,看着王二祥的窘迫样子就止不住乐“说了这么多年,也没见你们家提亲,谁知道是不是真的!要我说,还是付小娘子好!”

    众人齐声起哄“是!”

    “付小娘子多彪悍,娶回家,再也不怕邻居吵架干不过!”

    “付小娘子多能干?娶回家,再也不愁吃不上饭!”

    “付小娘子长得好看,娶回家,可不怕生女儿嫁不出去!”

    王二祥急得不行,跳起来就说“付小娘子再好,那我还是喜欢春儿——”

    厉海听了半晌,此时吃完最后一口卷饼,言简意赅道“付小娘子好,你们倒是上啊。”

    不良人里头没成亲的,可有好几个呢。

    厉海挨个点名“大壮?”

    大壮把头摇得像摆锤“万一吵架时候,拿刀削我怎么办?”

    “小山?”

    小山一脸正色“付小娘子力气大,我怕上不去炕。”

    “树春?”

    “我娘说,已经替我看好了。”

    厉海轻蔑一笑“呵呵。”

    众人鸟兽散,只当没听见他的嘲讽。

    付拾一搬家的事情,被方良这个八卦搬运工搬到了李长博的耳朵里。

    李长博有点儿惊讶“这样快?”

    随后他面上露出沉思来。

    方良呱唧呱唧将付拾一明日还要请大家吃饭的事情说了。

    李长博看他“你想告假?”

    方良一愣啥?我没有啊!

    “准了。”李长博干脆利落的拍板了这件事情,还提醒一句“明日出门前,来一趟书房。”

    方良直到出去喂马时候,都还有点儿懵好好的,怎么就多了一日假呢……

    第二日,付拾一起了个大早,将锅碗瓢盆都挑过去后,就挎着菜篮子去逛市场。

    付拾一今儿穿了个鹅黄的半臂,底下是嫩草绿的齐胸襦裙,难得的也是做了个女孩子打扮。

    此时太阳刚出来,菜市场里头可热闹。

    菜蔬都是从城外刚挑过来的,毫不夸张的说,那可是带着晨露的。

    唐朝时候,因为汉朝张謇,本就有了不少的外来品种菜蔬,再加上如今万国来朝,更是多了许多稀奇古怪的番邦东西——除了西红柿辣椒土豆红薯南瓜什么的,大多数都是有了。

    付拾一先去挑蔬菜。

    春日里,最新鲜最美味的菜,当然是属韭菜。

    尤其是春天里,割了老叶后刚发起来第一轮。那简直是又嫩又香,不管炒鸡蛋,还是是拿来包饺子,甚至做凉拌菜,都是能叫人流口水的。

    挑了一把干净又肥胖的新鲜韭菜,又看中了那一堆胖墩墩的,还裹着土的笋。

    笋这个东西,一年四季都有。可最好吃的,还是冬笋和春笋。

    冬笋其实,也是准备春天发起来的,只不过被提前挖出来了。

    春天的笋,鲜嫩,带着特殊的香气,焯水之后炒着吃也好,凉拌吃也好,都不错。

    付拾一还买了个芋头,拳头大小,淀粉含量极高。煮一会儿,就能软糯非常。烤着吃也行。

    莴笋也来了两根,莴笋的叶子鲜嫩得几乎能掐出水。

    最后再挑一根莲藕,付拾一估摸着,菜是够了。

    都是一帮大老爷们,估计更爱吃肉……

    付拾一直接买了一条新鲜的大鲢鱼,再来一只,另外买了羊里脊,还有羊肚。

    牛肉她倒是想,可这年头,根本就不会有人卖。牛是要耕地拉车的,除非生病,除非老了,不然谁舍得杀了吃肉?

    所以,付拾一又来了条五花肉,然后再来二斤排骨。

    最后付拾一去了卖鸡鸭的摊位上,笑问“留好了没?”

    摊主拿出一个陶盆,面色古怪“真要这些?够不够?”

    付拾一看着盆里的鸭内脏,笑得眼睛眯起来,痛痛快快付了五个钱“够了。”

    直到付拾一走了,摊主捏着钱,都还觉得有点儿不太真实——这个东西,一向都只能沤肥喂狗的,还真有人买去吃?

    付拾一是真欢喜鸭肠,鸭郡肝,哪样不好吃?就是鸭肝,那也是人间美味啊!

    付拾一路上又买了几根新鲜的胡瓜,这了新居。

    紧接着就是杀鸡炖汤,杀鱼腌入味,清理鸭内脏,再将羊里脊切薄片,五花肉切薄片——

    王二祥他们过来的时候,就看见付拾一正拿着刀切肉片,那一片片的,不说比蝉翼薄吧,可也厚不到哪里去。

    王二祥忍不住惊叹“付小娘子刀上功夫真好!”

    被夸奖的付拾一骄傲的一抬下巴“那是,这是我苦练多年的技术!”

    不知怎么的,王二祥一下子想起了付拾一镇定的给尸体开膛破肚……

    王二祥脸色发绿,背后微毛。

    柱子不明就里“一看就要练很多年!”

    王二祥背后毛毛的感觉更浓厚了。

    他干笑着拉着众人赶紧将东西一股脑送进了后头。

    厉海也是这个时候来的,背后跟着两个也休沐的不良人。

    三人手里都提着礼。

    付拾一有点儿不好意思“来就来,还带什么东西。”

    厉海万年冰山脸,几天居然勉强挤出一点笑来“应该的。”

    付拾一就请他们先在唯一的桌子那儿坐下喝自己熬的酸梅汤,她继续切菜。

    唐朝其实还不太流行坐椅子,更喜欢席地而坐。

    好在付拾一有出摊的折叠板凳和桌子。

    其他人都还拘谨,唯独厉海盯着付拾一切菜。

    最后,厉海就站在了付拾一的对面。

    厉海由衷说一句“付小娘子手很稳。”

    付拾一看厉海一眼,笑道“做多了,手就稳了。”

    做医生的,哪个手不稳?手不稳的,没办法学这个。不说做手术,光是解剖的时候,青蛙小白鼠,那一个不是小不点?

    厉海不由得点点头“可付小娘子还是很厉害。”

    是他见过的仵作里,最厉害的。

    如果付小娘子学了武……

    厉海婆娑了一下下巴那就有点儿意思了。

    付拾一如果知道这个,一定告诉他醒醒,难道和人打架的时候,我左一片又一片给你们表演片肉片??

    其他人没想这些,他们关心的是今天吃什么?这么多菜这么丰盛的样子,搞得人好好奇啊!

    datangyanshiguan0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