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大唐验尸官 > 第20章 这么贴心

第20章 这么贴心

 热门推荐:
    付拾一本来都走神了,听见这番话,还有点儿惊讶。

    然后认真感慨一句“没想到你家郎君这样贴心。”

    方良说起自家郎君,顿时忍不住夸“别看我们郎君面冷的样子,实际上对人可好了。心地也好极了。”

    付拾一仔细想了想,觉得李长博的确是不如看上去那样面冷心硬。

    从他对巧娘这个案子上的态度,就能看得出来。

    如果只要前途,大可不必如此费事。

    毕竟都证据确凿了……那件衣裳……

    付拾一想到这一层,忽然就想起了一点来。

    在回去的路上,付拾一将这个点琢磨了好几次。

    最后,临下车的时候,她就低声对方良提醒了句“你告诉李县令,那件衣裳。曹及帆说不定也有一件。但是他那件,应该是不合身的。”

    “我曾见过巧娘做这件衣裳。”

    而且做了很久。

    方良忙记下,又夸付拾一“小娘子也是个热心的。”

    付拾一听着这两个字,觉得自己有点儿愧对。

    她不是热心,什么事情都想去管。

    只是职业所致。

    付拾一回去之后,照常准备自己摆摊的的东西。好似什么波澜都没有。

    谢大娘的小儿子却凑上来,悄悄问“刚才我看见送你回来的马车了。那是谁啊?”

    付拾一随口扯谎“雇的车。”

    “你胡说!那分明是李县令身边的随从!”谢大娘的小儿子高声嚷嚷起来,完全不满意自己被欺骗的事实。

    这下可好,谢大娘也听见了。

    不过谢大娘可没来跟着打听,只是意味深长的看一眼付拾一,然后高声将自己的儿子叫了回去。

    付拾一也懒得解释什么。

    但是或许,她想自己是得搬家了。

    哎,租房子果然是糟心。

    看着再好的房东,总有一天也会闹不愉快的。

    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

    付拾一有点怀念从前乡下住的草房子了。

    果然,还是应该有自己的房子。

    付拾一放下手里的东西,去看了看自己的存钱罐子。

    罐子里已有几块银子,可是要想在长安城这样的地方买房子——

    付拾一悻悻的放回去,这点银子,怕是买厕所都不够。

    付拾一只想仰天长叹为什么不管在哪里,在哪个时代,买房都这么艰难!

    房奴啊房奴!

    付拾一这头为未来的居所发愁,这头李长博头上的头发,也掉了好几根。

    曹及帆始终不肯承认自己杀了陈巧娘。

    来来回回,只承认自己和陈巧娘相好。

    而且还说是陈巧娘当初勾引自己的——他从那巷子路过,去看自己打的家具。

    曹及帆定了门好亲,为了办喜事,特地重新定了一套新家具。为的就是到时候好看。

    恰好,那个木匠那儿,离着这条巷子不远。

    曹及帆说,瞧见他的时候,陈巧娘就用帕子包了自己手上的一个石榴石戒指丢到了他怀里。

    然后借由东西掉了,与他搭话。

    曹及帆见巧娘姿色不错,就顺水推舟了。

    从此看家具的时候,就频繁了许多。

    曹及帆甚至道“我那日还去了木匠那,李县令可以去问问时辰。看看我有没有时间杀人。”

    曹及帆很是镇定,什么多余的也问不出来。

    方良就是在这个时候回来,将付拾一的话悄悄跟李长博说了。

    李长博当时眼睛都亮了一下,随后就叫了王二祥过来。

    李长博不仅让王二祥去一趟崇贤坊的百草厅。

    还让他去一趟曹及帆家中。

    这一忙,就将事情拖到了第二日。

    第二日,付拾一刚将摊支上,方良就匆匆来买馄饨。

    卷饼照例是给不良人的,馄饨是李长博吃的。

    方良自己也趁着等的功夫,三口两口塞了一个卷饼。噎得直打嗝。

    付拾一给他盛了一碗骨头汤。

    方良呲牙咧嘴的吹着热气喝“我们郎君说,一会儿审完了,他就能进宫去了。好歹算是赶上了——不然,真丢了差事,还不得让万年县那帮孙子笑话?”

    方良脸上神色,很是鄙夷。

    付拾一浅笑“李县令必能查出来。”

    倒不是付拾一对李长博有信心,而是这么多证据加在一起,要还结不了案,李长博也别干这个长安县县令了。

    方良却只当付拾一夸自家郎君,顿时具有荣焉的样子“那是!我们郎君可是厉害的人!”

    付拾一被方良逗笑——不过方良还是个少年郎呢,瞧着也就十七八岁,面嫩得很。

    她将打包好的卷饼放在托盘里,又将煮好的馄饨也小心翼翼放上去“好了,快端进去吧。凉了真不好吃了。”

    方良也赶着交差,跑得飞快“钱我回头给你送来!”

    如今长安县衙的人和付拾一熟了,就开始赊账了——这导致付拾一多了一个账本的开销。

    付拾一摇头这个习惯太不好了。

    可又莫名其妙让人觉得有些诡异的亲近好像不熟到了一个份上,还真不好意思开这个口似的。

    李长博吃完了一碗馄饨,用茶水漱过口,这才开堂审曹及帆。

    因为事关重大,他决定亲自上。

    另外,这么一会儿功夫,几位重要证人也请来了,如此才好当堂对峙。

    李长博穿着官服时候,总显得十分沉稳威严。

    大概还有头上那一块明镜高悬的匾额,也格外给他加了个名字叫做“威严”的buff。

    当然,同样具有加持作用的,还有旁边两溜拿着水火无情棍的衙役。

    这么两排人虎视眈眈在旁边看着,只要县令一声令下,立刻就能打得你鬼哭狼嚎,谁不犯怵?

    曹及帆就是那个例外。

    气定神闲的往那里一跪,完全没有怕的——

    甚至还笑着和面熟那几个打了个招呼都是长安城里办差的,抬头不见低头见,许多暗桩也是共用的,可不是熟得不行么?

    李长博也不急,等他折腾完了,这才慢腾腾开口。

    一开口就是干货“你有一件和刘大郎一模一样的衣裳?”

    曹及帆愣了一下,这才吊儿郎当的反问“李县令,难道这犯法吗?一样的衣裳怎么了?我们连女人都共用一个……”

    曹及帆颇有些油腻的笑了。

    这话是真恶心人了。

    datangyanshiguan0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