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大唐验尸官 > 第9章 含情之目

第9章 含情之目

 热门推荐:
    付拾一这话没头没脑。

    李长博思忖片刻,觉得不是什么需要隐瞒的事“没有,或许凶手带走了。”

    “没有。他没带走。”付拾一叹了一口气。

    李长博一愣,脱口而出“小娘子怎么知道?”

    “你看水里。”

    李长博下意识看过去。

    然后一歪头,猛的捂住了嘴。

    水缸里,两颗惨白惨白的、圆溜溜的东西,正静静的悬着呢。

    而那水,也是有些不一样的。

    整个儿散发出一股腥臭的气息。

    李长博还没见过这个阵仗,所以一时之间有点儿受不住。

    直接一歪头脸色惨白,差点儿吐了。

    付拾一似笑非笑“郎君最好多看两眼,做县令,以后更甚的场面恐怕也不难看见。”

    李长博不知出于什么心思,有些愠怒“这是长安!是天子脚下!”

    付拾一叹息“那又怎么了?”

    人心这种东西,最难说。

    犯罪这种东西,也不会挑地方。

    李长博看着稳重,看来还是一腔热血的天真少年哪。

    可接下来,李长博的一句话,却叫她微微一愣“长安有我。但凡犯罪者,必先忌惮。”

    付拾一走神真是好大的口气啊!

    不过,有理想的人,总让人无法讨厌起来。

    所以她扭头继续干自己的事情了。

    “厨房他们都翻找了没有?”付拾一又问,这个时候,她在看锅里已经发出臭味的肘子。肘子是蒸的,但是不知道是不是来不及熄火,所以底下水烧干了,锅底也焦了。

    李长博对这个很肯定“看过了。说是没什么发现。”

    付拾一问这话时候,用灯笼照着,捅了捅灶膛里的焦灰,发现不像是木柴灰烬那样松散,顿时精神一振。

    “拿着。”

    付拾一将灯笼递过去“照着点。”

    李长博堂堂长安县县令,官至五品,如今却沦为了一个小厮。

    李长博顿了半个呼吸,还是乖乖接过。

    然后看着付拾一从灶膛里用手掏出了焦黑的东西——

    就着灯笼晕黄的光,李长博看了一眼顿时沉了脸那是一团没烧完的衣裳。

    外头已经糊了,不过里头还剩下一点儿没烧化。

    李长博不知道自己该惊喜还是生气发现新线索,案子说不定就破了。该高兴。

    可自己手底下一群草包废物……

    李长博觉得,自己不只是该物色新的靠谱仵作。

    矜矜业业的付拾一,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这是影响了自己的生意。

    不过除了这个之外,付拾一也没有更多收获。

    此时不知不觉,已经过了三更天。

    付拾一和李长博站在院子门口,盯着李长博怀里的那包炉灰“仔细看看,这应该是凶手留下的。说不定……就能抓住真凶。给巧娘伸冤。”

    陈巧娘或许很平凡,有些贪财,有些八卦,可绝不是该死之人。

    即便是这么多年过去,付拾一还是不觉得,人命如草芥。

    哪怕是在这里。

    人命,依旧大过天。

    只有犯下无可饶恕罪行的人,才该死。

    李长博看着付拾一脸上的神情,发现这是今天夜里,第一次从她面上看出了情绪这种东西。

    之前这个小娘子,冷静淡然到甚至让人觉得冷漠。

    可现在……这分明就是个有些唏嘘和伤怀的小娘子。

    李长博不由得想起了朋友的一句话女人啊,总是千百面的!不认真品,哪里知道其中美妙滋味!

    嗯,女人好像是千变万化的。不过后一句,他还是觉得就是猥亵之言!

    李长博轻声“嗯”了一声,没透出自己心里那一点疑惑。

    李长博推开门,出去后很有风度的请付拾一先回去。

    付拾一也行了一礼,郑重其事“李郎君能深夜过来亲自调查,可见对此案郑重,此案就托付给郎君了,只盼郎君能查明真相,让巧娘可以安息。”

    李长博不知该如何说。

    最后还是说了句“那你呢?”

    星河灿烂,李长博背对着星河,仿佛披上了一身深邃。

    可那一双眼睛,却比星辰更亮。

    只这亮光,却带着锋锐,仿佛要看穿人心底。

    付拾一转身,悄无声息的回了谢大娘家,然后关好门,回了屋。

    仿佛一切都没发生过。

    李长博这头,付拾一刚进去,方良就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压低声音,隐隐亢奋“她夜探凶宅,必有目的,或许是为了毁灭证据。要不然——”

    在这里埋伏蹲守的第一个夜晚,这就有收获,方良觉得自家大人就是厉害。

    可李长博看透方良心思,淡淡打断他“走吧,回去吧。”

    李长博往前走,方良呆愣片刻,最后才跟上去。

    心里却像是抹了浆糊,彻底糊涂了。

    自家郎君这是怎么了?说来抓凶手的是他,说就这么回去的也是他?!

    李长博回去之后,就将所有值守的不良人召到了跟前,然后将包袱打开,让他们看看这是什么。

    一帮糙汉子围着这么个秀秀气气的包袱看了半天,终于有了收获“李县令,这是女子的手帕包了灰?”

    所有人顿时都精神一震。

    然后心里有了古里古怪的想法。

    李长博面无表情,迎接众人的打量,心里头的火苗,渐渐壮大。

    师爷谢双繁,总算是眼神好用些“这……是衣服被烧过?”

    不过李长博还没来得及欣慰,谢双繁也问了句“这帕子是哪里来的?”

    李长博是世家子弟,京城多少姑娘为之倾倒?可李长博却从不与哪一个过从甚密——

    谢双繁实在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好奇。

    李长博深吸一口气,徐徐开口“帕子是随便问人借的,东西却可能是凶手留下的。发现于灶膛之中。”

    这么一句话,才是最关键的。

    也成功让所有人都惊了一下。

    王二祥今天恰巧也值夜,听见这话,立刻说了句“这怎么可能?所有的东西,我们都检查过——”

    “那这个是哪里来的?”

    李长博反问一句。

    王二祥顿时噎住。

    李长博是什么身份?总不可能撒谎。

    王二祥还是沉稳“那明日再问问其他人,看看是不是果真漏查了。”

    “不过,这个东西,李县令是怎么发现的?”谢双繁沉吟了这么久,想到的就是这么一个问题。

    李长博并不说出付拾一,只道“偶然发现的。”

    datangyanshiguan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