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真心缘何妆假面 > 第103章 联手竞标

第103章 联手竞标

 热门推荐:
    在望宁忙活了一圈,卓嘉莉急忙回到高宁,就开始着手望宁公共项目的招投标事项。

    这个项目如果成功做下来,有望可以成为振中单个项目规模与利润之最。参加会议的高层们心里都盘算着自己年底的奖金会涨几倍,表面上忙不迭出谋划策,好在大碗里多分一杯羹。

    唯独财务事业部负责人岑绍宜一副黑青嘴脸,明着和卓嘉莉唱起反调。

    “这样的超大型项目我们以前从未做过,而且要到外地联合我们的竞争对手去争夺,还未知创视为何要塞好处给我们,太冒险了!”

    岑绍宜说的,在座部分振中的老人也不是没有想到,但在巨大的利润面前,何人会不心动?

    卓嘉莉并没有马上反驳岑绍宜的调调,她站起来,沉默地低头思索,围绕大家走了大半圈,才走回会议桌正中。

    “各位,自从互联网将世界连成一个整体开始,我们商业的发展就再也不是一个割裂的个体。是的,创视是我们的竞争对手,但是在望宁这个大项目上,我们和创视的目标是一致的,就是我们联合起来,蛋糕才可能被抢下来,我们各自为政,势必谁也尝不到甜头,两败俱伤。这就是他们非找我们合作不可的理由。”

    卓嘉莉开了个场,就将目光投向一直以来的好帮手岑博凝。

    “至于地域问题,传统广告部博凝总已经做了很好的表率,将闻艺清莲在全国遍地开花,望宁也是我们一个非常重要的据点,或者我想请博凝总为我们讲讲望宁的闻艺清莲发展情况。”

    卓嘉莉面对质疑一顿即兴发挥,岑博凝没想到这次会议竟有要自己展现的部分,幸好闻艺清莲是她的心血结晶,情况最是了然于心。

    岑博凝向卓嘉莉点点头,也向岑绍宜微微一笑致意。

    “各位领导,闻艺清莲项目,是我们振中传媒在全国的首创,自我们将店面在全国铺开后,也有些小公司模仿我们,但都是小打小闹,并未如闻艺清莲那样形成火候。”

    岑博凝说起自己的得意之作,话语里随处流露的都是灿烂的自信。

    “目前,我们在望宁有3家闻艺清莲,其中2家位于他们核心商圈,1家在他们老城区的创意园,各店利润均排在全国前十,其中一半以上是靠当地企业在闻艺清莲的广告投放,而且这个数字还在逐月增加。可以说,在望宁,振中和闻艺清莲已经有相当的知名度,也展示了振中实体宣传的实力。”

    闻艺清莲是岑博凝从头跟到尾做下来的项目,说起来有理有据,特别有渲染力,在场高层都纷纷点起头来,岑绍宜的脸上就挂不住了。

    “那也只能说明振中刚刚打开了望宁的市场,而我们现在谈的是10亿的生意,两者并不能相提并论。况且10亿蛋糕在面前,我们起码也要先行投入2亿的面粉和其他原材料,这笔生意我们能不能吃下还是未知之数!”

    “岑总——”

    卓嘉莉双手打开撑在桌面,看着岑绍宜的表情带着前所未有的严肃。

    “我们确实是在谈10亿的生意,就算和创视一人一半,营收也去到5个亿。振中的业务是时候再上一个新台阶了,我们不能墨守成规,只吃着我们面前碗里的,而忽略掉外面巨大的市场。况且有这么稳定的高收入,也不用担心银行不给我们贷款。”

    卓嘉莉不想在个人问题——某个人的问题上再纠缠不清。

    “我们现在来表决吧,赞成的举手。”

    结果除了岑绍宜,全部都投了赞成票。

    “好,少数服从多数,那这个项目就通过了,我们现在来讨论由哪些人员组成招投标小组……”

    岑绍宜一时气不过,没等卓嘉莉说完竟中途离席,拂袖而去。卓嘉莉像没看到她的举动一样,继续沉着地排兵布阵,坚定地向既定目标迈进。

    这次因项目极其重要,卓嘉莉就自己亲自挂帅,担任项目小组的组长,而岑博凝已有进入望宁市场的经验,则由她为副手,其他部门均抽调最优秀的精英进入项目组,和创视传媒同心协力筹备标书。

    项目招投标的准备只有一个月时间,时间紧任务重。经商议,振中和创视一边一周作合作总部,卓嘉莉和司立恒也跟着项目组连轴转。

    两家顶级传媒企业携手参与望宁项目竞标的消息在市场上不胫而走,无异于也是给传媒行业一记重磅炸弹,老大们都抱团取暖,下面小的哪里还有饭吃。

    振中将项目组直接安置在顶层设施齐备的总裁会议室,并加强了顶层的保安力量,一来没有闲杂人等能随意进入顶层打扰项目组,二来也是吸取了上回胜远项目电脑被黑的经验教训,更有效隔离操作风险。

    司立恒和他的人马初到振中集团,卓嘉莉原本想先带他们参观振中大厦,却被司立恒拒绝了,以免因这些不必要的客套耽误了工作进度。

    振中传媒项目组成员一方面被这个合作伙伴的雷厉风行所感染,另一方面也不敢不打起精神来,以免跟不上两大工作强人的步伐而没有好果子吃。

    尽管卓嘉莉已经进驻这个办公室一年多,但办公室里的套间还是保留着岑博文在的样子,她也从来不敢在里面休息,哪怕是小憩。

    无处不在的岑博文的气息,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流逝,反而日久弥新。

    正如岑家大宅里他们的房间,有多少个晚上卓嘉莉都是抱着岑博文的枕头任眼泪流淌入睡。家里可以宣泄情感,公司却由不得自己放肆。

    连日的从早到晚,在卓嘉莉和司立恒的带领下,联合项目组成员每天基本都只能睡四五个小时。

    卓嘉莉每天除了和大家一起给标书出谋划策,还等大家回家后留下来批阅一两个小时的日常公务。

    因项目涉及新媒体广告的渠道部分内容,郁眉自然也成为了项目组成员之一。每天她和尚清源低头不见抬头见,两人眼神里不免都闪烁着丝丝不自然。

    作为卓嘉莉的特别助理,尚清源也基本寸步不离地为她鞍前马后,解决各种琐碎问题。

    卓嘉莉的辛劳,尚清源看在眼里,心仍怜爱,但他也说不上为什么,这份牵挂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竟分给了郁眉一些,且一天比一天多一点。

    卓嘉莉对自己的事情比较迟钝,对别人的事情倒是格外上心,特别对尚清源这个弟弟和郁眉这个妹妹,他们之间微妙的变化她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只是大事当前,她也顾不上那么多儿女情长。l0ns3v3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