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1198

 热门推荐:
    (胃疼的遭不住,此章稍后修改)

    但是在惊愕过后,白蕴心中陡然生出了一股希望——既然十年前的那个“预言”是准确的,那是不是就说明,她的大儿子有救了?

    人在陷入极度绝望的情况时,多半会寻找某种信仰作为心灵寄托。而白蕴觉得她已经找到了这种“信仰”。

    白蕴挂断电话以后,就将这件事告诉给了自己的丈夫叶仪,希望从丈夫这里寻求帮助。

    可是十年前的那个老人只是他们人生中的一个过客,叶仪和他的相处时间十分短暂,更是已经淡忘了对方的容貌轮廓,更别提知晓对方的身份信息了。

    两人不是没有试图去方面的那个妇产科医院寻找当时的监控录像,可是他们并没有充足的理由,院方要保护病人和工作人员的隐私,自然不可能答应他们这种“无理的要求”。

    夫妻俩对此十分失落,尤其是白蕴——她根本无法忍受好不容易得到希望,希望却又很快落空这种打击。

    而叶江沅的情况一天比一天恶化,他们没办法等下去了。最终,夫妻决定做一个冒险的决定——他们打算寻找一位“大师”,来拯救他们的儿子。

    这是他们最后能够想到的的办法了,无论如何,他们都想尝试。

    说起来,叶仪和白蕴在这一方面的运气还算不错,没有花费过多的时间和金钱。他们就找到了一位“大师”,这位大师的形容比较阴鸷,和十年前的老人完全不同。但是这位“大师”,却是有真本事的。

    他第一次见到这夫妻俩,就准确说出了他们现在面临的困境以及想法,直接震住了两个人。

    就叶江沅的情况,大师说了一大堆玄而又玄的理论知识,听得白蕴和叶仪俩云里雾里,到最后也没有弄清楚自家大儿子到底是什么情况。

    直到大师说,他能救活叶江沅,白蕴和叶仪才是精神一振,恨不得将大师供起来。

    他们恨不得立即带着大师去医院,治好自己的大儿子。大师却不紧不慢,说他不去医院,反而需要他们两人把叶江沅接回来,这个救人的方法,必须在家里施行。

    夫妻俩犹豫片刻,询问大师到底会用什么办法,救活自己的大儿子。

    大师阴冷一笑,说方法很简单——命抵命就可以了。而这条用来“抵”的命,自然是无辜的叶文心。

    因为叶文心和叶江沅是双胞胎,出生时间更是相距很近,故而神魂有很大的相似性。大师自称可以通过给叶江沅和叶文心改命,来使叶江沅身上的病气全都转移到叶文心身上。

    说实话,这个提议实属丧心病狂——叶文心最为无辜,凭什么要受这种无妄之灾?

    正常人遇到的这样的事儿,不说直接把人当做神经病一样直接赶出家门,也会勃然大怒,严词拒绝!

    可白蕴和叶仪毕竟不是什么正常人,或者说是叶江沅地一场疾病

    将他们的理智全都消磨殆尽了。所以夫妻俩既没有勃然大怒,也没有出言赶人。相反,他们俩还是犹豫了。

    ——怎么说,叶文心毕竟是他们的小儿子,对待这个孩子,他们还是有感情的。

    大师叫他们这副样子,直接冷笑了一声,告诉他们若是不忍心用小儿子的命的话,用其他人的命也不是不行——譬如他们夫妻的命。虽然可能适配度没有那么高,但是他可以努力。

    白蕴当场拒绝:“那怎么行!我还要照顾我儿子,我老公还要赚钱养家!”

    所以说来说去,最合适的人选,还是叶文心,也只有叶文心。

    “再拖上一段时间,便是大罗金仙降世,也没办法救活你们的大儿子了。你们还要考虑多久?”大师慢条斯理地捋着自己稀疏的胡须。

    白蕴和叶仪认真思索,中间甚至还抱头痛哭了一场,经过艰难的抉择,他们还是决定按照大师所说的办法来——牺牲他们的小儿子,来救活他们的大儿子——虽然他们所做的这个决定,距离之前请到大师,过去了不到两个小时。

    既然做出决定,接下来自然该开始行动了——叶仪去医院接回了自己的儿子(医院觉得夫妻俩是已经放弃了对叶江沅的抢救,也尊重他们的决定);而白蕴呢,则是打发了亲戚离开,然后回家,亲自给叶文心做了一桌子好吃的,都是叶文心爱吃的,甚至还抱着叶文心,给了他期盼已久的亲昵。

    叶文心哪里知道母亲心中所想,还以为母亲终于看到自己了。小孩儿沉浸在失而复得的母爱之中,既兴奋又惶恐,生怕这一切只是自己做梦。

    他在孺慕地看着自己的母亲的时候,并不知道白蕴所做的这一切只是因为愧疚——或者说只是为了减轻自己的愧疚罢了。

    放在叶文心面前的小水杯里放了具有安眠成分的药粉,叶文心吃饱之后,乖乖地喝下了这杯掺了药的水,不多久就陷入了深眠之中。而与此同时,叶仪也带着昏迷的叶江沅回到了家中,与他一同而来的还有他们所请的那位大师。

    那位大师在叶仪家转了一圈之后,让白蕴夫妻俩将两个孩子送到了他们的房间里。他则在小小的房间里设好了祭台,准备开始做法。

    *****

    白蕴忽然感觉到嘴上那种无形的封印解开了。这一解开,顿时让她一个刹车不及,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她格外惊悚地看着自己的……小儿子,不敢置信地问:“你怎么知道这些事的?明明你当时已经昏睡过去了!”

    叶文心淡淡地说道:“我的身体很沉重,但是我的意识却是清醒的,我听到了你们之间的谈话。”

    “妈妈,你还记得,我那时候短暂的清醒了一会儿。我感受到了不妙,我向您求情,你还记得我说了什么呀?”叶文心看向白蕴。

    白蕴避开了视线,不敢跟自己的小儿子对视。

    可是她这样逃避的态度却愈发激怒叶文心。他抬着一张面无表情的脸,对白蕴道:“妈妈,我问你,你还爱不爱我,你愿不愿意抱一抱我?还有,我想活着。”

    这三个再简单不过的要求,白蕴一个要求都没为自己的小儿子做到。当时叶文心忽然转醒,可是将白蕴夫妻俩下了一大跳。但是怕耽误到救治大儿子,白蕴急得直接将杯子里剩下的掺着药的水,强行喂给了叶文心。

    叶文心怀着满腔的失望和愤怒,再一次被迫陷入了昏睡之中。

    接下来就全部交给那位大师了,夫妻俩退到一边,看着大师做法”。做法过程尤为漫长,夫妻俩本来看得挺认真,眼睛都不敢多眨一下。可到了后半夜,夫妻俩都感受到了一种强烈的睡意,最终没有撑住,到底进入了深沉的睡眠之中。

    睡着之后,后面的事情他们自然就不知道了,也没有亲眼看过。夫妻俩只知道,当他们第二天早上再醒来的时候,这场法事已经结束了。

    他们赶紧从躺了一夜的地板上爬起来,还没询问,就听坐在沙发上的大师说,这场法事成功了。

    夫妻俩欣喜若狂,连忙检查叶江沅的情况,发现他果然退去了高烧,呼吸也逐渐变得平稳有力起来。

    这说明他被救回来了——这简直就是个奇迹!

    夫妻俩守在大儿子的床边待了好一会儿,直到大师提醒他们,去看看他们小儿子情况的时候,他们才想起来,还有一个叶文心。

    所谓“命抵命”,自然是一命换一命。叶江沅被救回来了,叶文心的情况当然就变得不容乐观。

    他出现了叶江沅发病时的状况——体温迅速升高,人昏迷不醒。

    对于小儿子,夫妻俩自然有愧疚,于是他们将这种愧疚转成了实际行动——夫妻两人,当天又把小儿子送到医院去了。

    对外他们宣称,小儿子也出现了和老大一样的状况,这才送到医院来抢救。这个时候外人根本不知道他们家发生的事情,还在同情这对夫妻俩——大儿子才接回去,小儿子又重蹈了哥哥的覆辙,若是治不好,这俩孩子怕是都保不住,可怜人啊。

    白蕴和叶仪还幻想着出现奇迹——万一小儿子的病能被治愈呢?毕竟,毕竟他的身体比他哥哥健康多了。要是能救回来,他们之前做的那些事就没什么所谓了。他们也是实在没办法,才想着用这一招啊。

    若是叶文心能够被治好,那他们肯定会好好对待这个孩子的!

    然而无论白蕴和叶仪问问安慰自己以减轻心中的的的负罪感,奇迹到底还是没有发生。叶文心住院的第二天,非但没有醒来,情况反而变得越来越严重,他的脏器作曲衰竭,医院给下了病危通知书。

    只是再一次拿到这薄薄一张纸,白蕴和叶仪没有了之前的难过。他们甚至安慰自己——如果最终没有熬过去的话,只能说明是叶文心命不好。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