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法医王妃之邪佞王爷慢慢追 > 第六百一十九章 苍山映的出现

第六百一十九章 苍山映的出现

 热门推荐:
    这些话其实都是阐述的事实,也没什么太大的区别,然而在林乐瑶听起来可不是。因为自己也是处处不如这个人,林乐瑶一直觉得,只有这个人过得不好,那才是最好的。

    听着这个人过得这么好,林乐瑶也就觉得,非常的不高兴,脸上就显现出来了。

    林乐瑶冷笑:“谁知道以后呢,也就是现在如此,以后可不一样了。”

    即墨青菀轻笑:“没事儿,我相信以后也会很好,这就不用你费心了。”

    看了一眼林乐瑶的丈夫,即墨青菀提醒道:“你们是不是,应该要走了呢?”

    “反正我们是要走了,你要是还想要买东西的话,那我也是不能陪着了。”

    林乐瑶紧紧的咬着后槽牙:“别这么的骄傲,你以前是比我成绩好,可是我还不是嫁了一个不错的人。而你呢,除了打肿脸充胖子,还能做到什么呢?”

    到了这个时候,林乐瑶也还是觉得,即墨青菀不可能,嫁给一个有钱人。

    在林乐瑶看起来,任何的一个有钱人,都是很在意这些的,也是在意自己的面子。

    谁不知道,有一个大家闺秀做儿媳妇会很好,怎么可能选择找一个这样的人?

    即墨青菀轻笑:“我还真没有,我这个人向来都是喜欢,量力而行的。当然了,你过得很好,我也是祝福你,而我到底是过得如何,就不用你来费心了。”

    至少现在,林乐瑶还是非常的开心,她觉得自己过得很好,那也就罢了。

    正说话的时候,苍山映也是带着吃的喝的东西回来了,他还准备了一束花。

    自从即墨青菀怀孕,苍山映就给她很多的照顾,但是没有这样的浪漫了。

    虽然是已经结婚了,也是老夫老妻了,然而苍山映并不认为浪漫是无用的。

    一大束即墨青菀喜欢的蓝色玫瑰,再加上吃的喝的一起,苍山映的确也是花费了一些功夫。不过这边也是有保镖在的,自然是不会有什么问题,苍山映自然也不觉得担心。

    只是这一回来,就听到了一个人,冷嘲热讽的和即墨青菀说话那就不同了。

    以前即墨青菀,遭到了什么样的对待,现在也不会想要去追究了。

    但是以后即墨青菀可是自己的媳妇,无论如何即墨青菀都不能受到任何的委屈。

    苍山映快步走到了她的身边,把玫瑰花递过去:“怎么了?被人欺负了?”

    即墨青菀无奈的笑了笑:“没有?这是我的大学同学,我们是一个专业的,不过毕业之后,她似乎就嫁人了。这是我的丈夫,公司的总裁,你们认识一下吧。”

    林乐瑶一听说,是公司的总裁,脸上立刻就出现了,嫉妒的神色。不过还是一副,嘴硬的样子:“我觉得没什么可认识的,一个小公司,就真的觉得自己很厉害了?还什么总裁之类的,也就是一个经理吧,我老公那可是苍奥公司的经理,那可不是什么小公司都能够比拟的,一般人是绝对不可能做到那样。”

    苍山映看了一眼,站在那边和一个女人说话的男人,似乎还是有些印象的。

    苍开头的公司,基本上也都是苍家的产业,所以很多人在里面做事都很骄傲。

    毕竟是大公司,福利有保证不说,赚的钱也是比一般的公司要多很多。

    苍山映把买来的奶茶,递给了即墨青菀:“苍奥又不是什么大地方。”

    林乐瑶哼了一声:“还真是大言不惭啊,你怎么会这么想的?苍奥是多少人想要进去,却始终都没办法进去的地方?你还觉得是小地方?别吃不到葡萄就觉得葡萄酸。”

    可能也是因为,这里的地方并不是很大,这声音自然而然的让那个男人回头。

    一看到苍山映,这个男人瞬间脸色就变化了,丢下来自己说话的人连忙过来。

    “行了,快点走吧,真的是对不起,打扰你们逛街了。”男人直接说道。

    林乐瑶第一次,在外面看到自己的丈夫,表现出这么一种样子来。

    本身也是受气了,林乐瑶自然是不能接受,现在就离开的决定。

    “你干什么?我还没说完呢。”林乐瑶显然是不想要走的,可是她的丈夫,却也是紧紧地拉着她:“快点走,是在是很对不起,我们现在就离开,以后都不会出现的。”

    林乐瑶一把挥开自己的丈夫:“你这是干什么呢!我只是和老同学说话。”

    这么一来这个男人也是愤怒了:“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什么心思吗?”

    “你觉得自己是在做好事儿?还是在炫耀你自己?别真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

    “行了,已经够了,你也该走了,没有怀孕的人,根本就不应该要来这里。”

    一是对于现在,这个人作为的一种否定,也是在撇清自己的关系。二也是因为面对着苍山映,不得不这样做,否则的话只会惹人厌恶,当然还有就是,对于林乐瑶没怀孕的抱怨。

    林乐瑶并不想要,和自己的丈夫争吵起来,只是觉得还是很委屈很不服气。

    为什么以前都不会这样,现在却偏偏如此?还是自己没有炫耀成功的时候。

    即墨青菀对着林乐瑶摆了摆手:“我们也是要走了,有缘分再见吧。”

    林乐瑶的丈夫,恭恭敬敬的看着他们,也是很礼貌的告别了。

    林乐瑶怎么都想不通:“你这是干什么呢?你以前可是从来都不这样的,而且当着外面的人还这么对我?”原本就觉得委屈,这么一看就更是觉得委屈了。这个男人的怒火,已经到了自己的喉咙,就差完全散发出来了,可是当着苍山映的面,也不能散发自己的怒火,只是眼神带着一种愤怒。

    很是擅长察言观色的即墨青菀,自然也是看得出来,现在这人是压着火的。虽然是不太懂,也想要劝说一下:“不如,你就和丈夫一起离开吧。”

    本身也是聊了很多,而且基本上也都是听着,这个人炫耀着自己。

    (本章完)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