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宠夫令 > 第三十七章 哭泣

第三十七章 哭泣

 热门推荐:
    深吸一口气,路詹摆出一脸英雄救义的表情,点点头。

    万喜就苍蝇搓手道“那,现在是你对我涌泉相报的时候了。”

    路詹……

    “请说。”

    “给我做一条水煮鱼!”

    说着,万喜从衣袍底下,掏出一条鱼来。

    一眼看到那条鱼,不光是路詹惊呆了,就连坐在一侧石凳上的宋瑾都惊呆了。

    她家小万喜,什么时候搞了一条鱼出来!

    万喜将鱼虔诚的递到路詹手里,“请吧。”

    路詹……

    他该怎么办!

    他不会啊!

    他只会吃!

    颤抖着手,捧着那条鱼,路詹硬着头皮走向厨房。

    不管了,死马当活马医。

    看着路詹去了厨房,万喜长松一口气,笑嘻嘻立到宋瑾背后。

    宋瑾……

    “你从哪搞的鱼?”

    万喜就道“在野人山洞旁边。”

    宋瑾……

    “山洞旁边有一个炤台,炤台旁边有一个小水缸,水缸里有好几条肥鱼呢!”

    宋瑾……

    等等!

    “你说什么?”

    万喜一脸茫然看向宋瑾,“小的说了好多,您具体指哪一句?”

    “你说野人的山洞那里,有个炤台?”

    万喜点头。

    宋瑾心头疑惑徒然升起。

    野人怎么会用炤台呢!

    是她的认知有问题,还是野人有问题。

    很明显,野人有问题,要不然沈白莲也不会把那些野人都带回来。

    “那个炤台,长什么样?”

    万喜偏着头,向上翻了翻眼珠,思忖须臾,道“就是一个普通的炤台啊,和咱们小厨房的差不多。”

    说着,万喜忽的龇牙一笑,“不过,主子,野人虽然粗鄙,但是炤台处的调料倒是样样俱全。”

    宋瑾再次蹙眉。

    野人生活在山上,连语言都不通,哪来的调料。

    “你确定,那是调料?”

    万喜点头,“确定啊,不过,就是尝着那些调料,有些日头久了,估计,没个三五年也有个两三年了。”

    “你还尝了?”宋瑾眼角一抽。

    万喜点头,“小的没有直接尝调料,就是炤台旁放着一条烧羊腿,小的尝了几口。”

    宋瑾……

    万喜吧唧吧唧嘴,“真别说,野人做的烧羊腿,味道还不错,不比丰瀛楼的差。”

    宋瑾对万喜无语的同时,彻底陷入沉思。

    屋里。

    宋定忠黑着脸看着沈樾。

    沈樾同样黑着脸看着宋定忠。

    两人大眼瞪小眼,瞪了须臾,沈樾率先开口,“有关令公子的事,为何瞒着我?”

    宋定忠心头,忽的一跳。

    狐疑看着沈樾。

    难道他知道瑾儿的女儿身?

    靠!

    这可怎么办!

    虽然他和沈樾是一条船上的,可也只是彼此利用而已,关系还没到那种无话不说的地步。

    宋定忠心头惊疑,面上却是沉着。

    “殿下何出此言?难道是殿下对我失言在先,想要先发制人吗?”声音颇为冷冽,半点看不出对沈樾的尊重。

    沈樾被人指出失言,也无半分惭愧。

    “令公子可以控制兵器,这一点,我可未听你说起过。”

    宋定忠闻言,惊得置于膝头的手,狠狠一颤。

    幸亏他的手是置于膝头而不是暴露在沈樾面前。

    瑾儿居然可以控制兵器?

    怎么可能!

    他养了她十六年,也只是知道她可以闻土识金观山断银。

    怎么就会控制兵器了!

    瑾儿六岁那年,还被街头臭小子们欺负过,若是瑾儿能控制兵器,那些臭小子们欺负她的时候,她也不至于哭的晕厥过去啊。

    控制兵器这种事,在能力不纯熟的情况下,是不能被主人完全掌控的。

    一旦愤怒,必定会让兵器出击。

    六岁的瑾儿,若是能控制兵器,自然是能力不纯熟的。

    摩挲着手指,宋定忠垂眸,思绪万千,一言不发。

    沈樾觑着宋定忠的神色,冷笑一声,“怎么?宋老爷莫非要告诉本王,你也是此刻才知道的吗?”

    宋定忠抬眼迎上沈樾的目光。

    “难道小儿有什么本事,都要悉数回禀给殿下吗?”

    “我并非此意,只是……”

    宋定忠沉着脸打断沈樾的话,“可我觉得,殿下就是此意!殿下这样的想法,让我很生气!”

    一脸真的很生气的表情。

    沈樾……

    默了一下,一抱拳,“是我唐突了。只是,你也知道,普天之下,能用灵力控制兵器的,也唯有先皇后一脉,所以本王……”

    宋定忠心头紧了紧,冷声道“既是殿下知道,用灵力控制兵器,乃是先皇后一脉的独门秘籍,那想必殿下也该知道,这技能,向来是传女不传男的。”

    沈樾……

    哑口无言。

    宋定忠就道“那殿下现在可否解释一下,为何失言?你当初可是答应了我,只让瑾儿替你寻路,绝不会去金矿口的。”

    沈樾看着宋定忠,从怀里摸出一块玉佩,递上。

    原本一脸肃然满面怒气的宋定忠,一眼看到玉佩,顿时惊得面色发白,嘴皮一颤,伸手将玉佩接过。

    “这……”

    沈樾立刻果断的绕过宋定忠方才质问的话题,道“本王在山上发现了野人,这玉佩,是从野人手里得来的。”

    宋定忠抚摸着玉佩,手指颤抖,抬眼去看沈樾,等他继续。

    “野人的山洞里,有一幅壁画,壁画上画着一个女子,女子所着衣裙,是一条鹅黄色的飞天裙。”

    宋定忠气息重重一颤。

    满目的震愕。

    “在山洞,一并发现的,还有这个。”

    沈樾又从怀里掏出一个白玉小盅。

    “本王记得,你有一只一模一样的吧。”

    宋定忠彻底失态。

    抓起那只白玉小盅,泪流满面,颤抖不止。

    “野人的头子,就在二门处的轿辇里,宋老爷不妨亲自见见,说不定,能知道些什么。”

    宋定忠怔怔抬眸,看向沈樾。

    默了一瞬,宋定忠将白玉小盅放下,吸了口气,起身。

    宋瑾正在院里的石凳上琢磨野人的怪异之处,就见正房大门被拉开。

    她爹和沈樾前后脚从屋里出来。

    “爹?”

    宋定忠看向宋瑾,“累了一路,吃了饭睡会儿吧。”

    丢下一句话,宋定忠跟着沈樾朝松香院大门而去。

    万喜望着他们一路离开,偏着头,“主子,老爷像是哭过。”

    宋瑾点点头。

    她也看出来了。

    该不会是沈樾那个王八蛋用皇子的身份训斥了她爹吧!

    走在宋定忠前面的沈樾,结结实实打了个喷嚏。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