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求魔问道 > 第一千零六十一章 增援

第一千零六十一章 增援

 热门推荐:
    |||->->“安娜大人,我们还要不要撤走?”有弟子在安娜身边问,一边问着,还一边不住的瞟向天上。

    龙蛇大战,其威浩浩荡荡。虽然是两头凶兽在撕咬相斗,但那威力堪比天阶九层交手了。

    护城大阵还在守护者永夜城里的一片安宁,不过这种安宁会持续到什么时候谁也不敢保证。

    安娜神色凝重,有些踌躇。

    “先将人疏散,按照之前我说的去做。”安娜下令,“如果永夜城不出事还好,大不了到时候把人接回来,如果出事了,再想跑就来不及了。吩咐下去,留下一部分弟子先协助人群的转移,其余弟子和长老现在立马就撤离。”

    不是不相信小黑,只是对手是龙皇,以这样的强者为对手,结果怎么样还真不好说。

    天上的交战愈演愈烈。

    小黑被幻天死死缠住,逃不掉,只能拼了命的反击。像这种近身不要命的搏杀,小黑以前很少经历。

    幻天是一副要把小黑生吞了的模样,而小黑则是照着幻天背上的一处伤口一味的撕咬,有一种要从这个缺口把幻天撕成两半的气势。

    龙血和蛇血不知道泼洒了多少,永夜城的周围地面已经被染成了血色。空气中充斥着那种刺鼻的血腥味,就好像身处在一片血腥的屠宰场里。

    撕咬不知道持续了多久,两头庞然大物从高处撕咬到下方,再从下方撕咬到高处。来来去去,翻腾滚动。这种交战一直持续,打得天昏地暗,从拼命的厮杀,一直到精疲力尽。

    从两者撕咬开始,也不知道过去多久了,两道巨大的身躯从天上直坠而下,落在永夜城的护城大阵上,然后再滚落到地上。

    永夜城在颤抖,在永夜城中等待结果的人全都提心吊胆的看着某一处。

    幻天身上龙鳞已经所剩无几了,虽然还强行仰着头,可已经不复最初的那种尊贵和威风。现在的金色巨龙,遍体鳞伤,恐怕龙血都已经快要流干了。

    他四肢着地,鼻孔里喷吐出血红色的蒸汽。

    小黑蜷缩在地上,背上还剩窸窸窣窣的几片翅膀,一身鳞片也差不多掉光了,姿态看起来比幻天还凄惨几分。

    小黑身体往后缩,不过这种样子,想要再钻进虚空都是难事。

    “如你这般卑贱……”巨龙张口,滚滚音啸,“你安敢与我相争!”

    跟应天玉交战他都未曾如此,偏偏被一条羽蛇给逼到这种地步。

    他的状态已经很糟糕,被应天玉所伤,被小黑所伤。如果现在来一个天阶八层,也许他都已经无力再抗衡。

    这种伤势,哪怕是以龙的恢复力,都不是短时间能恢复的。大战还在继续,可他偏偏因为一条卑贱的羽蛇落魄至此。

    龙首微微低垂,口中落出一片粘稠的血。龙血滴落在地上,血色蒸汽袅袅升起。

    小黑在地面慢慢的蠕动,羽蛇神的那种庄严姿态早已荡然无存。真要比较起来,它到底还是不如幻天。

    幻天站在这样的高度数十亿年,而它不过才刚刚进化成功。哪怕幻天有伤,它也不可能是对手。

    龙皇到底是龙皇,接连交战两个堪比天阶九层的对手,也依旧占据着上风。

    小黑在地面蠕动了一阵,身体缓缓缩小,重新变为巴掌大,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直到这一刻,胜负就已经见了分晓。

    “你该死!”幻天一字一顿,龙威虽然远远不如最初,可还

    是渗人心魄。

    巨龙昂着头,朝前踏步。每一步踏出去都感觉十分艰辛,一路留下血迹。

    龙爪在地面留下深深的抓痕,踏出没几步,身躯微微一晃,突然朝侧面摔倒。

    粗重的呼吸声时断时续,金色龙身眼看着慢慢的缩小,逐渐缩小到一人大小,化为一个正常的人。

    幻天从血泊里爬起来,半边身体都被染红。

    头发凌乱,身上也千疮百孔,口中粗气连喘,独目恶毒的看着小黑的方向。

    “你该死……”他喉咙里滚动着低沉的吼声。

    不过倒没有立马走过去,而是站在原地急促的喘息。

    伤势太重了,和应天玉交战的伤,和小黑交战的伤,两者叠加在一起,已经让他有些难以支撑了。

    被血凝成一团的长发贴在他惨白的脸上,血滴滴答滴答的从上面滴落。

    他咽了一口唾沫,徐徐站直身体,头颅微微朝上仰,对着天空呼出一口气。

    “卑贱的东西……”他说,语气带着淡淡的笑意,“你就算垂死挣扎,到最后赢得还是我。区区蛇类,安能胜龙,蚍蜉撼树尔。”

    他轻轻笑出了声,笑由心生。

    胜了,到最后还是他胜了。应天玉又如何,羽蛇神又如何,谁能挡他?

    应天玉挡他,那应天玉就该死,羽蛇神挡他,他也照杀不误。他是龙皇,是这天地间的至尊,苍生万物都该臣服在他脚下,这些不识时务的人还敢妄图挡他,着实该死……

    他又笑了两声。

    被小黑偷袭的时候他确实生气,可是现在已经无所谓了。应天玉也好,羽蛇神也好,最终会死在他手上。

    他在血泊里缓缓迈步,地上的龙血积蓄了不少,汇聚成浅浅的一滩,差不多能没过半个脚面。

    他一步下去,就荡起一圈涟漪,响起踩踏积水的声音。

    一步接一步,身体有些摇晃。原来自己化为人身的时候,也有这种重量。他第一次感觉到,走路的时候,自己的脚步居然这么重。

    他一步步缓缓走上前,一把精美的匕首握在手里。

    “幻天,收手吧。”一个平淡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血泊里的血水轻轻荡开,幻天脚步踩在血水里,缓缓扭过头。

    苍都浑身裹着黑袍,立在一旁。手持骸骨权杖,眼眶下的紫火平静。

    “苍!都!”幻天厉色,额头青筋暴起。

    一个接一个,一个接一个,居然连苍都都来了。

    “幻天,收手吧。”苍都还是那句话。

    之前他接到了消息,便赶来驰援了。他本以为情况还会更恶劣一点,却不想看见堂堂龙皇,居然被逼迫到了这种地步。

    他目光投向一边,轻轻招手,小黑轻飘飘的飞到他手中。

    骨手轻轻托着小黑,骸骨权杖轻轻一点,小黑身上的伤势眼看着就恢复了一些。

    “天道魔君当年收服的魔龙,今日却成为一百零八翼羽蛇神,果然天道无常。”

    “苍都!”幻天怒吼,发泄着心头的怨念。

    苍都轻轻抬头“世间生灵有贫富之别,却无贵贱之分,你身为龙皇,为何就不明白这个道理。”

    “苍都!世间当以我为尊,不该有人忤逆我!”幻天眼角锋利如刀,歇斯底里,“一想是这个,一想是那个,你们每个人都要来阻止我!该死的,你们通通都该死!”

    苍都看着他,平静到不生丝毫波澜。

    取出一个容器,把小黑装进去。缓缓问道“看看你眼前的这座城,你看到的是什么?”

    幻天怒视着他“一群卑贱的蝼蚁!”

    苍都又指了指他脚下血泊中的倒映“你又看到了什么?”

    幻天低下头,凝视着那倒映足足三息之久“我是踏着这苍生的尊王!”

    苍都眼眶里的紫火轻轻晃动,迈开脚步,朝着幻天走去“为王者,立于高台,那是因为他站得高,而非他高人一等。苍天往下,众生平等。我本想放你一马,但也许,这世上没了龙皇,会更好。”

    “你想杀我?”幻天狞笑。

    下一刻苍都就消失在他眼中,有什么被撕破的声音。他胸口的衣袍隆起,一只血淋淋的骨手洞穿了他的胸膛。

    那一刻,好像一切都变得平静了。

    两息后,幻天噗嗤的吐出一片殷红。缓缓低头,看着自己被刺穿的胸膛。

    “你已经无力,又想怎么反抗?”苍都冷漠的声音从他背后响起。

    接连交战,幻天已经力竭。

    他是龙皇没错,哪怕在天阶九层中,他的实力都是能排进前三的存在。可是在强大的人,也有力竭的时候。

    身负重伤,力量所剩无几,其实不说苍都,哪怕一个实力一些的魔主也许都将现在的他击败。

    “幻天,五界是一个平衡,五界的主宰也是一个平衡,我本不想打破这个平衡。”苍都说。

    幻天气息持续低落,如今的他,已经没本事再和苍都一较长短了。胸膛被洞穿,但还没有马上毙命。龙族生命力本就强大,哪怕是这样的致命伤,也还没能杀了他。

    “平衡?你当你是谁?维持这世间平衡的人吗?”幻天笑道。

    “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一个传闻。”苍都问,“天机老人是创世之人,而生灵刚刚出现之时,他曾留下一截指骨,将其点化,也化为这世间的生灵之一……”

    幻天微微一愣。

    苍都将骨手从他胸膛里抽出来,而幻天急忙用手捂住胸口。

    那是碗口大一个伤,已经所剩无几的龙血从伤口里涌出来。

    幻天跌跌撞撞的后退,转过身,看着苍都的眼神有些诧异,又有些惊恐。

    “你……你是……”

    苍都没有理会他“差不多了,你也差不多该上路了。你虽然是龙皇,但你妄想奴役这苍生,这便是你的罪。万年轮回经历过这么多次,每每爆发大战。可为何五界从未被任何人支配过,这个道理,到你死后再去想吧。”

    说着,一掌轰出去,狂暴的力量直袭幻天的面庞。

    幻天大惊失色,连忙抽身而退。

    可是不管幻天怎么退,苍都的力量紧追着他不放。

    幻天再不等待,抽身朝着远处飞掠。

    他知道今天不可能杀得了应天玉和小黑了,从苍都到来的那一刻起,就意味着他不可能得手。

    逃窜之时,苍都的掌印重重落在他的背脊上。

    幻天口中喷出一蓬血,本来就已经低糜的气息再次下降。

    不够哪怕是如此,也依然没能要了他的命。

    他借助掌力的推力,身化一道流光,几乎是把最后的体力都给全部用上,疾速的掠向远处,一眨眼就消失在天边。

    qiuowendao00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