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福运小娇娘 > 第324章以祖宗的方式归来

第324章以祖宗的方式归来

 热门推荐:
    万家的几个人脸色都相当难看!

    尤其是万流芳,目光阴沉的盯着楚盈盈,内心在想什么,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可那眼神落在陈锦如眼里,就是爱恨痴缠的眼神,刺的她心尖都在痛!

    “阿盈,你太过分了!当着长辈的面,怎么能说这么粗俗不堪的话?”

    “我只是个小村姑啊,说话粗俗才是我的本色啊,难道你不知道吗,陈大小姐!”楚盈盈讽刺的勾起了唇角,淡然的说道,“这里除了我义父,哪里还有我的长辈?不都是我的孙子辈重重孙子辈吗?”

    “你!”陈锦如备觉羞辱。

    万老太太更是狠狠地瞪了一眼陈锦如。

    没事提什么长辈?

    这要是提醒了她那叔祖,让她跟楚盈盈脚一声姑奶奶怎么办?

    ——

    “另外,陈小姐,我觉得我们关系没有好到你可以这么亲昵的称呼我吧?”楚盈盈眼底有流光闪过,脸色却是一片冰霜,“当你做出一些决定的时候,有些东西,就注定要失去。毕竟……”

    她话锋一转,盛气凌人“又当又立什么的,不是所有人都要配合你的!”

    “楚盈盈,你别太过分!”陈锦如豁然抬起头来,目光灼灼直视楚盈盈,眼中是狠厉,“这是你欠我的!你凭什么这么阴阳怪气的跟我说话?如果不是因为你,我……”

    “如果不是因为我,你们一家早就为奴为婢甚至不知道埋尸何处了!”

    楚盈盈猛地提高音量,打断了陈锦如的话。

    她站起来,仿佛高高在上的女王,睥睨天下,气势耀眼的让人不敢直视!

    “陈锦如,你要搞清楚,是我买下你们一家的!我心情好,当你是姐妹。我如果心情不好,你当你是个什么东西!”

    “不要觉得我欠了你的!情分这东西,最不值钱了,消磨一次两次也就没了。”

    一瞬间,这里仿佛变成了楚盈盈的主场,她高高在上,她不可一世,她指点江山。

    她的每一句话,都让陈锦如忍不住后退一步,甚至惊恐的战栗。

    是的,她一直以来所依仗的,不过是楚盈盈心好,把她当成姐妹,对她愧疚,想要补偿……

    除此之外,她还有什么好依仗的呢?

    “可,可如果不是为了你,我也不会……”陈锦如哽咽着,维持她最后的倔强。

    ——

    楚盈盈心头喟然,无比失望恶心“这一次的事情,我不会跟你们计较。果酱的生意……我也不会再沾染……这算是我对万二爷当初对我帮助的感激,以及……从此以后,只有你对不起我楚盈盈,没有我楚盈盈亏欠你的了!”

    陈锦如一退再退,最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她抬头望着光芒四射的楚盈盈,忽然间,心中怅然若失。

    她一直觉得离开了楚盈盈,她会过得更好,她不比楚盈盈差什么。可为什么她心里忽然空落落的?

    一直呢喃着“不,不是这样的,不能是这样的……”

    ——

    万流芳一直没有管陈锦如是怎么想的,只是等楚盈盈发作完了,才淡淡的问道“阿,你就没有什么想要问我的吗?”

    想要叫阿盈,却又担心自取其辱,干脆模糊了那个称呼的问题。

    他期待,又恐惧楚盈盈的回答。

    在这场戏里,他早就分不清楚自己的心了。

    其实他何尝不知道这场戏如果唱的再久一点,得到的才会更多。可,可是……

    他忍不住了!

    时间拖得再长一些,他就要唱不下去了。不仅是他,还有陈锦如,如果自己再不表态,那个燕明……

    “万二少爷演技卓著,我甘拜下风。胜王败寇,没有什么好问的。”

    楚盈盈眉眼一片淡漠,仿佛高岭之花,“你我,早已无话可说。”

    也许对于陈锦如,她还有一些不甘心,一些痛苦,但对于万流芳,她就只剩下恨了。

    早晚,这笔账她是会算回来的!

    “是吗?”万流芳喃喃自语,似乎无比失落。

    看的陈锦如眼泪都下来了。

    她觉得自己心中被捅了一下,绽出一个血泡,像一只饱含着热泪的眼睛。

    “为什么!楚盈盈你为什么还要出现?你什么都要和我争吗?”

    陈锦如依旧坐在地上,嚎啕大哭,根本就没有人搭理她,仿佛她是透明的,不存在的。

    她甚至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是有影子的,还活着。

    “我和谁都不争,和谁争我都不屑。”

    在得知左丘犇树是万老太太的叔祖的时候,她的内心是兴奋的。觉得这样撕逼很爽,可是现在……爽也的确是爽了,可爽过之后,却是深深地寂寞。

    她只是想要三两个好友,就这么难吗?

    左丘犇树一直在观察着楚盈盈的神态,见她觉得够了,便站起来,夺过店契来,瞥了几眼,然后从里面抽出四张来,“行了,走吧。”

    万老太太眼睛狠狠一抽,这四个铺子,可不少钱呐!可转眼一想,只要这老不死的赶紧走了,损失点钱就损失吧。

    比起钱来,她更想活的久点。

    楚盈盈也不占他们这个便宜,从怀里掏出了几张银票来,放在了桌子上,淡淡的说道“这里一共是五万两银票,当是我买了你们这四间铺子。”

    顿了顿,她又说了一句“再来之前,我并不知道义父和你们的关系。我既然说了不再沾手果酱生意就说到做到,就当是感激万二爷当初对我的帮助。”

    “从此以后,你们万家……好自为之。这样的亏,我楚盈盈只吃这一次!”

    眉眼淡漠的女子张扬极了,眼睛一撇一动,皆是风情无限。

    楚盈盈转身对左丘犇树说道“义父,咱们走吧。”

    “哼,若是叫我知道你的人再做出这般不要脸的事情来,你就不要姓左丘了!”

    说完,便拉着楚盈盈扬长而去。

    万老太太瘫坐在椅子里,一点精神气都没有了。

    不要姓左丘了?

    那岂不是让她这么一大把年纪了,还被逐出左丘家?她可丢不起那个大人!

    “楚盈盈,你们绝对不能再招惹了!”

    “可是……”

    “没有可是!再有可是,就都给老娘滚蛋,你们先别姓万了!”

    不肖子孙!

    陈锦如和万流芳心底皆是一片冰凉,他们想过种种楚盈盈回来后可能出现的场景,唯独没有想过,会是——以祖宗的方式归来。

    fuyunxiaojiaoniang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