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盖世双谐 > 第三十八章 富贵险中求

第三十八章 富贵险中求

 热门推荐:
    问清了雷不忌住在哪间客栈后,孙黄二人就让他先回去了。

    随后两人又各自回房去洗漱了一番,并吩咐了店小二去准备饭菜。

    过了大约一盏茶的功夫,两人又回到了黄东来的房间,这时饭菜也都送来了,他们便关好门坐定,边吃边商量起来。

    “结果这疑点还是没解决啊……”孙亦谐刚把嘴里那第一口菜咽下去,便用一种略带忧虑的口气念道。

    “是啊……”黄东来很清楚对方在说什么,“不管现在大街小巷上已经把我俩的事儿传成啥样了,但这传言总归得有个源头。”他顿了顿,吃了口萝卜(昨晚吃太油腻了,所以他俩这顿特地只点了些粥、萝卜、花生、酱菜之类的东西,想刮刮肠子),再道,“就比如你被沈幽然‘特邀’这件事吧,你说会是谁传出来的呢?”

    “这可能性就多了去了。”孙亦谐道,“首先,作为知情人的沈幽然,还有他那个车夫老武,都有可能出于某种目的把这消息散出去。

    “其次,他正义门作为本次大会的主办方,为了以示公正,自然得在英雄会召开之前把自己特邀的那些人是谁告诉其他一同拟定邀请名单的门派,所以其他那些门派里的知情人也可能会走漏风声。

    “另外还有……你别忘了咱俩的家人也都是知道这事儿的,我们也没跟他们说过要对此事保密,更何况这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没准他们就会在无意中跟谁说起……而一旦他们把这事说出去了,那消息传得可比我们人走得要快,指不定早在我们抵达洛阳之前,我被沈幽然特邀的事就已经传到这里了……”

    听到此处,黄东来顺着孙亦谐的话接道“然后昨天我们刚到的时候其实这事情还没那么轰动,至少没到人尽皆知的地步……结果我们晚上到不归楼装了回逼,今天这热度就炸了。”

    “没错。”孙亦谐道,“不过这又引出了另一个疑点……”他挑眉道,“我们昨晚在不归楼上的事情,又是谁传出去的呢?”

    “那也不好说啊。”黄东来接道,“昨晚那智仙阁,除了你我之外,还有那薛先生、袁大厨、以及两个我叫不上名字的厨子,后来我们吃饭的时候,又来了好几个给我们上菜收拾桌子的跑堂……再后来我们喝高了,肯定也是由好几个人才把我们抬回客栈来的;谁知道我们‘过三关’的时候到底有多少人在附近?薛先生袁大厨他们又会不会跟自己的同事讲这些事?即使他们几个没有直接外传,也有可能通过其他人的口传出来。”

    “嗯……”孙亦谐点点头,“确实是不好查证啊……”

    “废话。”黄东来仰头喝了口稀饭,接道,“这种事,就算你去找别人当面对质,也未必问的出个所以然来;再说了……人家就是明说了消息是他们传出去的,你又能怎样呢?说起来这都是露脸的事儿,很多人还生怕自己做了类似的事有人不知道呢。”

    “唉……这我都懂。”孙亦谐叹了口气,“名和利,谁不喜欢?这个有句说句对伐……但问题是在享有名利的时候你得具备足够的实力来保障自己才行,要不然分分钟都可能被人干死。”

    “嗨~这我能不知道吗?”黄东来也是感叹道,“妈的老子当年又不是没被人干过,我也担心我俩初来乍到便锋芒过盛,变成众矢之的。”他两手一摊,“但现在已经这样了,咋办嘛?”

    孙亦谐听罢,一时没有说话。

    他又吃了几巡,想了想,很快就有了个鬼点子“嗯……这种时候,看来只能使出那‘镜花水月’加‘富贵险中求’了啊……”

    “哦?”黄东来太了解这货了,一听就明白,“你是说……我俩干脆把逼装得更大一点,虚张声势,让别人不敢惹咱们?”

    “不愧是黄~哥,我一说你就懂了。”孙亦谐笑道。

    “那你具体准备怎么操作呢?”黄东来问道。

    孙亦谐闻言,勾起一边嘴角,招手示意黄东来凑过来些,接着他就轻声在黄东来耳边道出一计……

    …………

    当天下午,孙黄二人连招呼都没打,从客栈一出来就直奔了正义门的总舵。

    被看门的拦下后,两人便当场报上名号,说要求见沈门主。

    要是换了别的江湖新人如此贸然登门,那看门的八成会直接告诉他们沈门主没空,让他们滚蛋,或者让他们先送份拜帖来再说;但是……孙亦谐和黄东来今儿正好是洛阳城的话题人物,就连这看门的都听说了他们的事。

    于是,在短暂的犹豫后,那看门的喽啰最终还是决定进去通报一声,让他们在门前暂等片刻。

    这会儿,那沈幽然正坐屋里听帮里的财务做汇报呢,那看门的兄弟进来把情况一说,沈门主都愣了……

    不过他愣了几秒后,很快就露出了笑容,并在心中暗道“这俩小子……居然主动找上门来了?这又是什么路数?哼……有点儿意思。”

    念及此处,他便让管账的先生先行离去,再吩咐道“差人备上好茶,速速有请二位公子。”

    沈幽然的回应,让那看门的也松了口气,后者真怕门主来一句“什么鸟人登门你就过来通报了?下次再这样我连你一块儿给轰出去!”

    好在,沈幽然非但没这么说,而且还用一种迎接贵客般的态度做了指示,这不禁让那看门的在心里又高看了孙黄二人一眼……

    长话短说,片刻之后,孙亦谐和黄东来已在沈幽然的陪同下一起坐在了一间不大不小的厢房中。

    沈幽然没有把他们请到正义门会客专用的大堂去,而是把见面的地点选在了这里,那意思就是……我并非是以正义门门主的身份在和武林同道谈公事,而是以私人的身份在招待朋友。

    这里面,区别可大了——领导让你去会议室谈事和让你去他家谈事,那性质能一样吗?

    想去正义门的大堂里坐会儿,不算难,很多人都去过;但让沈幽然请你到后厢喝茶……可不容易。

    “二位贤弟,多日不见,别来无恙啊。”沈幽然还是那样,气度翩翩、谈吐得体,举手投足间,一派儒雅之风。

    “托沈大哥的洪福,我俩还算安好。”孙亦谐眯着眼,摆出一副献媚的神态,对沈幽然的称呼也很自然的由当初的“沈门主”变成了“沈大哥”。

    黄东来也是用类似的腔调,脸上堆着笑补充道“本来我们想一到洛阳就来拜会沈大哥你的,奈何我们昨日进城时已是傍晚,就没敢来叨扰;后来我们吃夜宵又多贪了几杯,导致今天起得晚了,这才拖到现在登门。”

    这些话……七分真,三分假。

    其虚假的部分是黄东来和孙亦谐主观上并没有打算一来洛阳就来拜会沈幽然。但其真实的部分,则基本全是客观上展现出来的事实。

    如果沈幽然对这两人的行踪并不完全了解,他反而可能对这话还存有一丝怀疑,然而……实际情况是,他很了解。

    从双谐入洛阳的那一刻开始,二人所做的每一件事,沈幽然全都知道。

    理由很简单,因为这里是洛阳,是他沈幽然的大本营;在别的地方他不敢说,但在这洛阳地界上,无论是官面、武林、还是民间……就没有他正义门查探不到的消息。

    在这儿,他沈幽然就是头号手眼通天的人物。

    但也正因为他对孙亦谐和黄东来的行踪一清二楚,此刻他才会觉得两人的话十成十都是真的——话里的内容和他所掌握的情报全都对得上嘛。

    “呵……原来是两个马屁精。”这一刻,沈幽然的戒心一下子就消去了大半,并在心中冷笑着排遣了两人一句。

    当然了,表面上,他还是笑着应道“呵,二位贤弟何须客气,亦谐乃沈某欣赏之人,东来更是出手救过我……我正义门的大门随时为你们敞开。”他摇头晃脑,语气诚意十足,“莫说是傍晚了,你们哪怕是后半夜来登门,我沈某也当屣履相迎,待如上宾。”

    沈幽然的演技,也不差。

    但他可不知道,早在杭州的时候,自己就已经被孙亦谐和黄东来当成别有用心的阴谋家在防着了,眼下是有心算无心,他骗不过他俩的……

    “好!”孙亦谐等的就是这句话,“既然沈大哥你把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了,那兄弟我也就有话直说了……”接下来的台词,也只能由脸皮厚如八甲神牛的孙哥来起头,“说来惭愧……昨晚在那不归楼上,我俩喝多了,不知不觉就多点了几个菜,虽然人家把账暂且给记上了,也没催我们马上给,但我俩算了算,凭自己身上剩下的那点盘缠,恐怕是不太够……”

    他这就是睁着眼睛说瞎话了,他还能给不起那点饭钱吗?

    要知道,孙亦谐出门前,他妈私底下可是偷偷给了他整整六千两的银票傍身。

    六千两是个什么概念?放到今天来说,大约能在北京二环买套四十平米左右的二手房了;拿着这六千两的盘缠,甭说从杭州到洛阳,如果有陆地相连的话,你从杭州走到洛杉矶都能走几个来回……

    虽然孙亦谐在这一路上已断断续续的去钱庄里兑换了一些银子出来,但目前他身上可还剩下五千多两的银票没用呢,一顿饭能花多少?几十两就顶了天了,他能给不起?

    “哦……”一听对方哭穷,沈幽然脸上笑意更盛,心中的鄙夷也是更深了。

    他当时就心想“哼……到底还是个文不成武不就的鱼贩子……贩夫驺卒,见钱眼开,纵然家里并不缺钱,还是喜欢占这种便宜;还有那姓黄的,和他也是一丘之貉,真是物以类聚……看来黄门真的是家道中落了,后人已是如此不济……”

    至此,沈幽然的戒心又减了三成,基本已把孙亦谐和黄东来当成那种巨low无比的武林杂碎来看待了。

    “呵呵……小事,小事。”但沈幽然的脸上还是带着微笑,嘴上亦是客客气气,“出门在外,谁都有手头紧的时候,为兄一会儿就差人把钱送去,帮你们把账消了,昨晚那顿就当是我请你们的。”

    沈幽然话音未落,黄东来就又开口了“呃……其实不止是那顿饭的问题。”他微顿半秒,显出有些尴尬的神色,接道,“我俩算了算,现在距离中秋还有十来天,再加上英雄会本身还要办个几天,前前后后差不多要半个多月了,以我俩身上那点银子……怕是不够在客栈住那么久的。”

    他话说了一半,一旁的孙亦谐也是顺势就接道“所以我们就想着,既然沈大哥的正义门就在洛阳,咱们又有这交情在,干脆……咱就到沈大哥你这里来借住几天,正好也能和大哥你多亲近亲近。”

    如果沈门主会英语,那么有一句话会很适合表达他此刻的心情——沃……德……法克?

    听了孙亦谐和黄东来的要求,就连沈幽然这等沉着淡定之人也不禁在心里吐槽道“我跟你俩有什么交情啊?之前就见过一面而已啊!我就说点场面话,你们还真把自己当我亲弟弟了是咋地?合着说了半天……你俩不但要我给你们还账,还要到我正义门里来蹭吃蹭住?”

    但是……他没有办法。

    刚才把话说得太漂亮了,若是现在又拒绝,就显得他既虚伪又小气。

    “呵……呵呵……”沈幽然还是礼貌地笑着,但那笑容已经有点僵硬了,“这事儿……呃……倒也不难。”他硬着头皮回道,“为兄这正义门里的空房还是很多的,多两个人吃住不成问题,只是为兄平日里事务繁忙,恐怕没有很多时间能陪……”

    “没事没事。”孙亦谐还没等他说完就打断道,“沈哥你忙你的,你没空的时候我们绝不来打搅,我们自己会找事儿干,不用担心咱会不自在。”

    沈幽然心想“那是啊,你俩多无耻啊?刚才可是你亲口说什么要跟我‘多亲近亲近’的,现在立刻就是‘只要有吃有住,有没有我姓沈的在都无所谓’了,你这种心态那能不自在吗?”

    “好……”一息之后,沈幽然强压怒火,嘴角抽动着道了声好,并接道,“我这就吩咐人去安排……那个……要不要我遣人到客栈去把你们的行李……”

    “哦,行李我们已经带来了,就俩包袱和一把三叉戟,随手一带的事儿,所以我们顺带就拿上了;客栈的房间我们也已经退了,就不用再劳烦沈哥的弟兄们去跑一趟了。”黄东来说的都是实话,他们在进这屋之前,已将包袱和兵器一块儿交给了守门的喽啰保管,现在都在正义门的库房里呢。

    沈幽然听罢,脸都青了,心说你俩这是来的时候就已经惦记好了要讹死我了是吧?今儿就没打算走啊?

    但他现在再怎么厌恶这两人,也不能赶人家走,更不能怠慢了人家;因为这俩货的名声如今已传遍洛阳城,而且谁都知道他俩是你沈幽然亲自去杭州“请”来的……今天他们大摇大摆从正门走进了你正义门中,肯定也有很多双眼睛看到了,若是你把他们赶了出去,或者对他们招待不周,他俩出去以后添油加醋把这事儿一说,那这算怎么一回事?

    打压新人?嫉贤妒能?还是说你沈幽然一毛不拔?怕添两双筷子?

    武林同道会怎么看你?怎么看正义门?

    事到如今,沈幽然已经后悔把关于这两人的“情报”给放出去了;本来他是打算拿这两人当靶子分散一下别人的注意力,以便自己在暗中搞事,不料消息才散出去不到一天,这俩货就这么恬着脸跑到正义门里住下来了……他还不好回绝,这不成自掘坟墓了吗?

    就在他暗自懊恼之际,更加意外的事情发生了……

    “对了,沈大哥,我还有两件事要跟你说。”孙亦谐很快又起了个话头。

    “贤弟……但说无妨。”沈幽然太阳穴那儿青筋直跳,但脸上的表情还是绷得住,勉强算和颜悦色吧。

    “嗯,先说个我自己的事儿吧。”孙亦谐说着,伸手从怀里掏出了一张皱巴巴的、折起来的纸,“我这儿……有一门内功心法,想请沈大哥帮我看看,指教一二……”

    zhuixujichengwubaiyi0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