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盖世双谐 > 第十八章 山神庙

第十八章 山神庙

 热门推荐:
    庐州到颍州的直线距离,其实和宣城到庐州的差不多,但这实际走起来,可就差得远了。

    这两州之间,府县村落众多,山河湖泊俱全,所以道路也十分曲折。

    假如选择走官道,那安全平稳倒是没问题,但要绕很多的路,耽搁不少时间。

    虽然孙亦谐和黄东来目前依然有比较富余的时间赶在中秋前抵达洛阳,但孙亦谐在性格上就是一个特别喜欢取巧的人。

    所以……在他们走了几天,来到“青峰顶”的山脚下时,孙亦谐便提出了一个主意“咱们翻山过去吧,至少能省下两天半的路程呢。”

    黄东来呢,虽然也嘀咕了几句,但并没有很强烈的反对。

    这也是他性格上的弱点黄东来遇到重要的人生大事时往往能做出正确的选择,但在很多“小事”上却经常患得患失、难以下判断;这时,如果他身边有孙亦谐这么一个喜欢拱火出主意的人在,他就会轻易被说服,然后跟着兄弟一起被坑。

    于是乎,他俩就这么进山了。

    这山路一开始是很缓的,要不然孙亦谐也不会觉得翻山是个好主意,但走了半天左右,他们眼前的缓坡就开始变陡坡,人骑马……也变成了人拽马,看这趋势,要是坡再陡一点,就得改人背马了。

    这时,黄东来那马后炮式的抱怨自然也就开始了。

    当然,孙亦谐对此也早已习惯,凭着自己的厚脸皮,和一句“还不是因为你当时没有坚决地阻止我?”他就能把锅甩给兄弟三成。

    要是再接一句“你我兄弟是不是一条心?”这种道德拷问,那这事儿的责任基本上就是五五开了。

    就这样,两人在相互骂街式的吐槽中缓解着疲劳和负面情绪,坚持着继续前行。

    不知不觉中,天就黑了。

    荒山野岭,人困马乏……这且不提。

    对即将露宿山林的孙黄二人来说,真正的麻烦的是——这山上,八成有野兽。

    也别说老虎和狗熊了,这会儿就是来头野猪也够他俩喝一壶的。

    黄东来虽然武功还可以,但那些武功招式,说到底都是人与人之间的搏击技巧,并不是用来对付动物的,除非他有二十年以上的内力在,一拳出去能打碎山岩,否则……仅凭拳脚,他怕是战不赢那种比自己大的猛兽。

    就拿武二郎举例吧,武松能打死老虎是因为他的武功招式有多精妙吗?显然不是……他能赢是因为他的力量、速度和反应足以应付一只体型比自己还大的猫科动物……也就是说,单从账面数据看,武松比起美国队长来只强不弱,当然那是题外话……

    假如黄东来练过那种长一点的、或者带刃的兵刃,那他面对豺狼虎豹时或许还有点胜算,毕竟工具是人类从物理上对抗动物最大的优势;可惜,他是使暗器的……这玩意儿弄不好不但打不死野兽,还会激怒对方;就算他能在暗器上淬毒,那毒药也是给人预备的,用在动物身上会不会有用、多久起效……都不好说。

    至于孙亦谐……趁手的兵刃他倒是有,只是他的体能和武艺都还有点差。

    简而言之,深山中的夜晚,对他们两人来说非常危险。

    他们甚至已经事先商量好了万一真遇到了大型食肉动物的袭击,关键时刻就把马送了,自己跑路。

    当然了,他们的马,也是这样想的万一真遇到了大型食肉动物的袭击,咱就撇下这俩废物跑路。

    轰隆隆——

    有道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就在他们准备找棵树靠着、将就着过一夜的时候,黑云遮月的天空中,传来了闷重的雷声。

    这下可好,除了被野兽吃掉之外,他俩又增加了被雷劈死和被雨淋出病来这两种风险。

    没办法,两人只能强打起精神,牵着马,继续往前走,期待能找到个山洞或者山坳之类可避雨的地方。

    就在那雨将下未下,两人身心的疲惫也快到极限时,忽然……

    一道闪电,划破了漆黑的夜空,也在一瞬间照亮了大地。

    在那转瞬即逝的光亮中,孙亦谐小眼一眯,刚好瞧见了几十米外的林后有一盏带钩的轮廓。

    咔嚓——

    数秒后,当雷声响起时,孙亦谐已确认了,自己看到的应该是某个屋檐的一角。

    “黄哥,那边好像有间屋子!”下一秒,孙亦谐赶紧叫了黄东来一声。

    黄东来闻言,也当即转头朝着孙亦谐指的方向看去,嘴里念叨着“真的假的啊?孙哥你不会是出现幻觉了吧?”

    孙亦谐并没有产生幻觉,他们往那个方向走了一段后,果然是有一座破庙坐落在山林间。

    那庙门已经缺了一块门板,但门上那老旧的牌匾倒还在,只见匾上写着三个大字——山神庙。

    在大朙,叫“山神庙”的小庙恐怕八只手都数不过来,各地的山上都有,所以他俩也不会深究这是青峰顶的山神有什么与众不同的。

    孙亦谐和黄东来只知道眼下雨已经像瀑布一样浇下来了,再不进去避雨他俩就成落汤鸡了。

    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有片瓦遮身的地方,两人一下子又来了力气,拖着马,一路小跑就进了庙。

    这外面的庙门和院墙是连在一起的,相当于围墙,进去以后有个非常窄的小院儿,再往里就是一间佛堂;别看庙小,那佛堂的屋顶修得还挺考究,可说是屋檐曲翘,四脊远探,最顶部的正脊两角还各雕了一只脊兽,似双鱼相对,甚是好看。

    当然,孙黄二人没有心情关心那个,他俩将两匹马拴在了佛堂外的柱子那儿,保证马也在屋檐的遮挡下之后,便快步迈进了佛堂。

    接着,他们就像两条在雨里刚撒过欢的狗似的在那儿拍衣甩头,掸去身上的浮水。

    这个时候,因为佛堂里也是漆黑一片,只有门口这块有些许亮光,再加上雷声雨声都很大,所以孙亦谐和黄东来都想当然认为……在他们进来之前,这佛堂里并没有人。

    不料,就在他俩拿出了火折子,准备找跟蜡烛弄点儿亮光时。

    突然,有个声音,从漆黑的佛堂深处传来“谁让你们进来的?”

    zhuixujichengwubaiyi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