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书穿女配很低调 > 第五百四十六章:一慧出事

第五百四十六章:一慧出事

 热门推荐:
    【卿卿,不好了,一慧出事了,你家方沐不是在灾区么,能不能让他过去看看。】群里,园子担心道。

    【一慧怎么了?】罗卿卿道

    【她前几天去采访韵寒去了。就在那边一个民宿里。结果昨天大风,几个认出了意外,现在联系不。】

    【民宿?韵老师家不是在京都么?】

    【不,是采访韵寒的妹妹,那个唐瑜,总之,赶紧让你家沐先生过去看看吧。】

    【好我这就联系下。】

    【希望一慧能平平安安。】莘子这会儿和她家阿山带着他们的小水去了国外,看小水的爷爷奶奶去了。

    这会儿不在国内,看到徐一慧出事儿,心中一惊。

    罗卿卿拿着手机给方沐播了过去,但是没打通。

    罗卿卿在那边待了几天,知道他的情况,手机经常没时间充电,也经常没信号。

    好在她有救助站的座机,打电话给梁组长,把事情和他说了一下。

    希望方沐回来后能派人过去。

    ...

    【哥,你还疼不疼,都怪我,非要拉这你来这边录什么屁节目,早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她说什么也不会来这里。】

    【没事儿,先看看手机有没有信号。】

    【没有,我一直在找信号,还是省这点儿,等有信号的地方吧,我刚刚看了那边有个石洞,咱们过去避避雨吧。】

    秦尔从一旁过来,身的衣服被石头磨烂了好几处地方,手臂也有几个因为滑坡磨蹭出来的血印子。

    他们三个,也就唐瑜身沾了些泥巴,胳膊弯被石头碰了一下,有些紫青外,别处都好好的。

    最严重的就属,韵寒了,当时他们滑下来的时候,为了护住他妹妹,紧紧的搂着唐瑜,身有好几处伤痕。

    最严重的是他的腿,应该是骨折了,一动就疼的厉害。

    刚刚秦尔和唐瑜两个人胡乱帮他固定了下。

    秦尔和唐瑜两人从小都是在佣人的包围下长大的,根本不懂这些。

    什么户外生存的就更不懂了。

    “寒哥,来我背这你。”

    两人现在的主心骨就是韵寒,刚刚韵寒让秦尔过去找避雨的地方,要时刻看着哪里信号好。

    他们掉进这个山坳里,根本不可能有信号。

    现在只能等着救援队过来。

    “哥,你说徐一慧,会不会有事?咱们一起滑下来的,找了半天,也没找到她。她不会...”

    三人到了石洞后,唐瑜抹着眼泪,哽咽道,这是她第一次经历这样的事儿,她害怕。

    “别胡说,都会没事儿的。她估计掉到别的地方,如果没事儿,肯定能找到。”

    “寒哥,也不知道面的人有没有派救援队过来,你这样,晚肯定会发烧的,怎么办?”

    “如果我晚发烧,你们就用衣服浸水给我敷额头,只要不让我烧傻就行。”

    “哥,我不会让你有事的,你要是有什么事儿,爸妈肯定会伤心的。”

    唐瑜的话让韵寒自嘲一笑,没开口说什么。

    唐瑜张了张嘴,也知道自己说错了话。

    随即石洞里,一片沉寂。

    三人又饥又冷,半夜韵寒真的发起了热。

    唐瑜和秦尔两个人一夜没怎么睡好觉,不停的给韵寒放换水,敷额头。

    情况不容乐观,这一夜,韵寒身体依然烫的厉害。

    韵寒的神志越来越不迷糊。

    两个人着急也不知该如何做。

    秦尔不忘拿着他们几个人的手机,跑到地势稍微高点儿的地方,去找信号。

    可惜根本没什么成果。

    倒是在一个长峡的沟渠里,隐约的看到了徐一慧的衣服。

    因为下这蒙蒙细雨,离得有些远,看的不太清楚。

    但那个衣服就是徐一慧的。

    秦尔在附近勘查了一会儿,发现可以下脚的地方,大喊了几声也没有人应。

    秦尔只好回去,和唐瑜说了这个事。

    两个又跑过来,两人看了半天,也没找到下去的地方。

    两人无功而返。

    ...

    “下面什么情况。”方沐和方谚到地方的时候,没想到季潇也在这里。

    “已经让直升机下去看过了,没发现什么。”

    方谚看了下地势,沉声道“这里地势险要,人得下去。”回头对后面的队友道“拿绳索过来。”

    “我跟你们一起下去。”季潇急忙道。

    “不行,下面很危险。你还是留在面吧。”方沐正色道。

    “我可以的,不会给你们添麻烦,你们不用担心我。”季潇说着,对着身后的人道了句,让他们帮忙准备绳索。

    方沐不知道季潇为什么非要下去,还以为有什么重要的人在下面。

    他知道的人中,季潇也只有颜菲能让他心里起伏的。

    不过现在可不是开玩笑,弄不好会出人命的。

    方沐不同意他下去。

    结果他们下去后,季潇不顾众人阻拦,执意要下去。

    一天后,方沐在山谷里找到了秦尔韵寒他们三个。

    秦尔和唐瑜还好些,韵寒废了好大事儿才弄来。

    几个人到了他们说的那个山拗里,确实看到了徐一慧的衣服。

    下面一直没人回应,情况不是乐观。

    “不要逞强,论救援,我们是专业的,在面等我们,我们需要面有人支援。”

    季潇急迫的点着头,看着他们下去。

    自己在面拿着对讲机,心里念着无数遍的祈祷。

    季潇在面等了不知多久,一点儿东京也没有。

    对讲机的信号也是断断续续。

    就在大家都心急如焚的时候,不远处传来了一处微弱的求救声。

    起初季潇以为是幻听了,可这个微弱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传来。

    季潇犹豫了半天,还是过去看了看。

    发现不远处的一个不大的缝隙里,一只隔壁露在外面。

    吓的季潇心有余悸。

    愣怔了一会儿,才缓慢的台步过去,刚走道一半,就听到了,救命两字,而且手指头也在动。

    “这声音...”

    “一慧,徐一慧”季潇知道这声音后,赶紧大步的跑了去。

    只见徐一慧被卡了进去,而且还是在这个石缝里面。

    腿被一块石头给卡着了。

    季潇赶紧过去把她弄出来,还好只是卡住,不是压着,不然整条腿都要费了

    “徐一慧?你还好么?”

    “老季呀,没想到你来了。我快死了。”

    “哪儿不舒服,先说出来。”

    “哪儿都不舒服,浑身散架了,哪哪都疼。”

    “没事了,没事儿了。”

    季潇把徐一慧抱出来以后,赶紧给下面的方沐说了一声。

    徐一慧摔下来的时候,被一个干树枝挡了一下,身划破了些伤口,一天一夜被雨水淋着。

    身子有些虚弱。

    徐一慧季潇抱出来后,神志彻底放松了下来,季潇和她说话,她都不想吭声。

    “徐一慧,醒醒,别睡,快醒醒,你还欠我一件事儿呢,这事儿可不能赖账。”

    徐一慧现在是真的一点儿力气也没有,现在只想睡觉,声音很小道“别说了,我记着呢,我都这样了,你能不能让我休息会儿,放心,欠你的事儿一定给你办了。”

    季潇听着她声音虽然有气无力的,但神志很清楚。

    看着她那花不溜秋的笑脸,无言笑了笑。

    一行四个人同时被直升机送进了省内的大医院。

    徐一慧虽然是最晚找到的,除了有些虚弱,和一些小外伤,伤势不是很重。

    最严重的还属韵寒,他除了,腿断了以外。

    肚子也被割了个很深的大口子,为了不让妹妹和秦尔担心,一直忍着没说。

    现在伤口已经感染,经过两天两夜的抢救,总算捡回一条命。

    季潇问了才知道,那个地势凶险的民宿竟然是华裔太子爷开的。

    这让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华裔总裁知道自己儿子弄了个这么个民宿,九死一生,差点儿回不来,狠狠的批了他一顿。

    拉着他回家关禁闭去了。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