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我的一个大妖夫君 > 第202章-能换来苏清婉一笑的事,再怎么丢面子他都能忍

第202章-能换来苏清婉一笑的事,再怎么丢面子他都能忍

 热门推荐:
    此时此刻这位妖主怏怏不乐地嗅着风里的饭菜和酒香,眼中写满了垂涎欲滴。他是如此的想念北海海妖的贴心小意,也如此的想念昆仑雪莲的清雅芳香,甚至于鬼君的冷脸。

    青鸾是一个讨厌被束缚的大妖,他是鸾鸟,他的归宿是那片广阔的天空,是那无边无际的明日。在外飘荡的这些年,青鸾对自由的渴望不减反增,鸾鸟如何能甘心被困于一方之境。

    青鸾的视线飞掠过连绵山川,转移到浩荡河流,最后又落到追随着他的,数以万计的妖兽群上,他嘴角忽而扬起。

    如今的他可以简简单单的赐予这片大地光芒,可他总有寿命终结之时,那时的梦归之境,又要怎么办呢?

    光芒不该是被他赏赐的物件。

    如果他们学不会去追寻属于自己的光辉,那么早晚有一日,梦归之境会被纯粹的黑暗所笼罩。他们要跑起来,要飞起来,就像那扑火的飞蛾,去拼了命的发现属于他们自己的光。

    哪怕追逐的路充满荆棘。

    青鸾从明熠的背上飞身而起,他摊开双臂拥抱着来自旷野的风,低头注视着他的子民们,他招手,风停。而后他的声音被光芒传送到了每一位生活在梦归之境的生灵耳中。

    “来啊,诸位,去追逐你们喜爱的光芒吧!跑起来!飞起来!游起来!”青鸾的声音响起的同时,一簇明亮而耀眼的妖火就自他手中随性抛出,风起,没人知道它最终会落向何处。

    妖兽们一时间驻足凝望,无法理解青鸾的举动。

    青鸾不解释,他只是将更多的妖火抛出,一团团妖火就像陨落的星子,点燃了这片被现世遗忘的灰暗大地。

    光芒就此降临。

    那些落于江河湖泊溪泉中的妖火,并没有熄灭。它们在水上跃动着,起舞着,带来光明的同时,也带来了温暖。

    这是来自于鸾鸟的光芒啊,尘世的水,又如何能够扑灭?

    水中的妖兽最先躁动,它们争先恐后地跃出水面,朝着妖火而去。青鸾之火,足以净恶。它们是恶,所以这份光芒极有可能是致命的。可它们追得义无反顾。那是它们渴求的光啊!

    只要努努力就能触手可及!

    青鸾放声大笑着。

    成千上万的光芒被他投入进这片大地。

    来呀!跑起来!

    来呀!飞起来!

    来呀!游起来!

    追吧!这些光芒都是属于你们的!

    妖火陨落到大地上,拖曳着长长的光之尾,像流星坠落。

    在水中妖兽的鼓动下,陆地,天空,尽数是追逐光明的身影。

    梦归之境灰暗了太久太久。

    哪怕会被青鸾之火净化,它们也想触摸一次光芒。

    倘若光明遗弃了这一片大地,那么他们就燃烧自己照亮永夜。

    青鸾跟随了殷九多年,也知道想要拥有什么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他选择走上一条相对自由的路,他就要付出一些妖火,以代替他短时间内点亮这片土地,好在,他妖力正值鼎盛。

    青鸾在天空漫步,他走过的天空留下一道赤金的光路,光路破碎,变成星星点点的火苗,慢悠悠地四下飘散。

    明熠在后面紧紧追随着,直到青鸾走向它再也飞不到的高空。

    看呀,这就是鸾鸟,他可以翱翔九天。

    明熠突然也想拥有一双翅膀,那样他是否就能和青鸾一样,一直一直飞,直到飞向黑暗再也无法遮蔽的另一片天空?

    听说,外面的天空是美丽的湛蓝的。

    殷九的身旁也掉落了一簇火苗,火苗是青色的,落在地上,乍然间就变成了赤金的色彩,冷色调与暖色调交织,迸发出绚丽的光芒,而神奇的是火焰之下的枯草并没有燃烧起来。

    苏清婉在火光之中看清了殷九眼底的笑意。

    “青鸾总不会让自己的领域被自己的火烧掉的,而且……”殷九见苏清婉好奇的看着火焰,他故意拖长了语调,在苏清婉眼神催促下,他才看向旷世海,“那两位上神还在庇佑这里呢。”

    神爱世间,这世上从来不存在一处地方,彻底被诸神遗弃。

    远处一只鸟妖嗷嗷叫着到处乱冲。

    苏清婉看过去,然后眨眨眼,扭头看向殷九。

    殷九摊手“像这种玩火把自己烧秃了的不能算在里面。”

    一只水妖突然窜出来,迅速把鸟妖推进了湖泊里。

    灭火成功。

    鸟妖一脸懵逼地冒出水面,俨然一只黑不溜秋的落汤鸡。

    苏清婉失笑。

    草原上还有不少拿着火苗兴奋地聚在一起往天空抛着的小妖怪,就像是放烟花一样。烟花易逝,徒留美好的回忆。

    可至少,此时此刻,它们都乐在其中。

    苏清婉搅动着一锅红豆甜汤,过了一会儿,苏清婉看着美丽的鸾鸟,问道“九爷,您真打算让青鸾一直留在这里吗?”

    殷九盘腿坐在一张竹席上,一边指挥着阿阴阿阳摆放碗碟,一边侧头回应着她“这倒没有必要。他有承担责任的义务,也有放弃的权利,总而言之决定权都在他手中。”

    “他是仁爱也好,是残暴也罢,这都不在我的干涉范围内。”殷九说道,“青鸾打小就是个明大义的妖,否则诸神也不会把这里托付给他。不过他也很自傲,百鸟就他敢和朱雀一较高低。”

    殷九敲敲桌边,回忆起来“这两只小鸟儿十次见面九次都能对着玩火,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的事儿,可没少干。”

    苏清婉熄火盛汤“九爷也被殃及过吗?”

    “殃及?殃及是不可能的。”殷九笑容阴恻恻,看起来是想起了一些令他不怎么愉快的事情,“除非他们想被炖成汤。”

    苏清婉把汤端到矮梨木的四角放桌子上,端端正正的坐在殷九旁边笑看着这位大佬。被两只小鸟儿误伤的殷九,也会和那只鸟妖一样浑身黑乎乎的吗?会不会……把头发烧掉呢?

    殷九扶额叹气,他大约是知道苏清婉胡思乱想什么了,可他不但不能将苏清婉炖汤,甚至连凶她一顿都做不到。

    只能由着苏清婉想着笑着。

    毕竟,笑起来的筱筱多好看啊,比这满天的星火都好看。

    殷九恨不得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让苏清婉这么言笑晏晏的呆在他身旁,仿佛只要能看到苏清婉的笑容,他就什么烦心事都没有了。能换来苏清婉一笑的事,再怎么丢面子他都能忍。

    见殷九没有因为黑历史而呵责苏清婉,阿阴阿阳就在坐等开饭的时间里,为了炫耀自己渊博的见闻,把当初青鸾与朱雀相约打架,却误烧殷九发尾的事情拿了出来当饭前谈资。

    可殷九能容忍苏清婉,未必就会容忍阿阴阿阳。

    殷九默默地起身烧了一锅水,然后一脸冷漠地把阿阴阿阳装进碗里端到沸水前,张嘴就问他们喜欢什么调味料。

    阿阴阿阳在殷九拿来辣椒油的时候,抱成一团嘤嘤嘤。

    “清清,救救我们,主人要把我们腌了煲汤。”

    殷九有模有样的往锅里倒油,热油咕嘟咕嘟冒着泡。

    “哭吧哭吧,一会儿省得放盐了。”

    阿阴阿阳闻言哭得更厉害了,一边扑腾着要去找苏清婉,一边泪汪汪地和殷九讨饶,可今天的苏清婉,并没有一呼即来。

    苏清婉坐得位置恰好能看清殷九早就熄灭了火,她心知殷九这是有意要捉弄两个小家伙,所以她选择成为一个观众。

    乐斋大大小小的妖加起来那么多,哪天少得了闹腾。

    偶尔看看戏,也挺有意思的。

    阿阴阿阳一见苏清婉都不管他们了,伤心地拿起切片的小葱叶沾了点儿碗底的豆酱,抽抽搭搭的一口一口地吃着。

    他们意外的发现,小葱拌酱还挺好吃。

    殷九哭笑不得。

    刚把阿阴阿阳丢出饭碗,殷九神情忽然一变,他抬头看向远方的天空,发现那边有一团偌大的青紫火焰跃动,浓烈的妖气自火焰中溢出,耳边的风犹带着凄厉惨烈的兽吼声。

    殷九缓缓眯起眼睛,啧,这妖气,还挺熟。

    是一直黏着青鸾的那只小崽子。

    青鸾焦急的呼唤明熠的声音仿佛印证了殷九的想法。

    殷九想了想,把阿阴阿阳扔到袖中,抱起苏清婉,转眼间落在了半空,他一手拥着苏清婉,问青鸾“这是什么情况?”

    “我……我不清楚。”青鸾下意识的抓了抓头发,“我只看见它碰到了我的妖火,然后不知怎么的,它就被妖火给包裹住了。”

    明熠打小跟随着他,后来又陪着他听了太多的道,它本就是天生的强者,有了这些外部助力,明熠的强大早就不是普通的妖兽可以比拟的。乃至于青鸾不在,劝架的都是明熠。

    这样的明熠怎么就被他的妖火缠上了?

    “你不能驱散?”殷九问。

    这妖火的主人是青鸾,按理,青鸾应当可以收放自如。

    青鸾抬手,只收回了周围飘散的妖火,明熠身上的,却没有反应“我试过了。可这些妖火似乎……脱离了我的控制。”

    为什么偏偏是明熠身上的妖火出了问题?

    青鸾说罢再次尝试着将妖火驱走,遗憾的是依旧无效。

    越烧越盛的妖火内,明熠的叫声越发凄惨。

    此刻青鸾的头都快急炸了,这小崽子是被他拉扯大的,他对明熠的情分自是不一般,如今眼看着它在自己妖火下受苦,他却无计可施。就算明熠触碰了他的净化之火,可明熠修的是太极正道,非大奸大恶之辈,明熠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

    青鸾典型的关心则乱,殷九看着明熠身上的烈焰,却终于忍不住,不管什么原因,眼下还是把里面的小崽子救出来再说。

    可这个时候,青鸾忽然发话了,青鸾死死拽住殷九的袖摆,请求殷九暂且不要出手“九爷,你先等一下,等一下!”

    殷九手中聚集的法力收回,问道“你想到什么了?”

    “它这样子……”青鸾快速地组织着语言,将思路连成一串,解释给殷九,“九爷,它这样子和我当初化人渡劫的时候很像。我想,它是不是正在渡劫?您知道,它与其它妖兽不一样的。”

    殷九当然知道,并且因为知道,他才又反问“可这小崽子终归不是鸾鸟,你能保证它可以经受住净化之火的灼烧吗?”

    能抗衡青鸾净化之火的,只有朱雀的红莲烈焰。

    “我不能保证。”闻言青鸾语气蔫了下去,但他很快又重新打起精神,“可是九爷,渡劫的机会只有一次,我确定它已经迈进了渡劫的门槛,您就让它拼一拼,让它试一试,好不好?”

    苏清婉却能看到火焰之中的明熠早已没了兽型,皮肉烧焦的刺鼻气味直窜鼻中,已经碳化的血肉像土块一样剥落。

    再等下去,明熠很可能会被活活烧死。

    嘶喊声渐渐弱了下去。

    要救它只有现在,也只能是现在。

    那么,救还是不救?

    这两个选项在青鸾脑海中轮流浮现,青鸾一时半刻也打不定主意,他抿着唇盯着火焰中的明熠,眼睛一眨都不眨。

    青鸾不说话,殷九便不动手。

    这态度全然贯彻殷九爷一贯的作风——不干涉他人的选择。

    苏清婉眼看着青鸾前额冷汗簌簌落下。

    青鸾在赌,与他自己赌,与不可测的天意赌。

    他孤注一掷的,将所有的底牌都压在了明熠身上。

    明明是明熠在烈火中经受考验,却好比他也被炙烤一样。

    每一时每一刻都诠释着何谓煎熬。

    明熠的身躯在熊熊燃烧的火焰中往大地坠落。

    地面上的妖兽们纷纷逃离,皆是躲在远处惊恐的看着这一场面。那团火焰中的妖兽,非但没了声音,而且纹丝不动。

    它还活着吗?

    没有一只妖兽相信,明熠还活着。

    然而就在一片寂静之中,青鸾目眦欲裂地俯冲过去,将更为精纯的净化之火打在了明熠身上“明熠,站起来!”

    火中的明熠没有给青鸾任何反应。

    苏清婉侧头不去看下面令人心疼的一幕,却也因此看到了殷九的神情。她家夫君的神情,带着那么一丝的诧异和了然,恍如意识到什么,这让她隐约觉得这件事还有回转的余地。

    是不是明熠还活着呢?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