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问道红尘 > 第七百四十二章 相濡以沫

第七百四十二章 相濡以沫

 热门推荐:
    ()比翼鸟翎羽的作用是双方的。

    曦月固然觉得自己比想象中的更放得开,秦弈也觉得自己这次对岳姑娘十分主动。

    他的红颜虽多,这种主动出击的攻势倒不算多,被人主动的几率倒更大一些,惯常“请自重”。更别提和岳姑娘的关系,在几天之前还只是一位萍水相逢喝过酒的朋友,大家相处时间并不长,会这么急色是有点怪的。

    还不如当初对明河,那是真馋她身子……这回其实是没有的。秦弈自己心中对岳姑娘原本的感觉也就是欣赏,喜欢那种潇洒侠义,并无男女之思。

    这样的关系,由于一场并肩作战,就开始动手动脚亲来亲去,还说土味情话……细细捋起来确实有些快的,按照以往的性情,多半会很君子地共处很久,才会在日久生情之下有所转变,在某个契机时突破关系吧。

    甚至都有可能是岳姑娘更主动,就如同之前偷亲后,亲就亲了,小弟弟老实点。某天御姐风范大起,喝得醺醺的,主动挑惹他在?看看吉尔?似乎才是符合惯常模板的发展。

    结果这次是他这么主动,而且心里却没有违和感,并不觉得多么突兀。

    好像本当如此。

    他只能认为,是因为岳姑娘先亲了他,两人孤男寡女共处暗室,夫妇同居的意味浓郁无比,自然而然的兴起了男女之情?

    其实就是比翼鸟的羽毛正在影响,你既然已经生情,又何必碍于什么“没认识多久”“太快了”?此时不主动,真以为对方一定会主动?那边心里挂着个徒弟的坎儿呢,要不是因为翎羽影响,很可能碰你一下都不会碰。

    难道等大家找到出口走人了,关系戛然而止无疾而终,此后山高水长不知何时重逢,再叹一句错过了缘分?

    那该多傻?

    比翼鸟的羽毛,专门治男女之间这类傻病的。

    总之这一吻缠绵悱恻,双方都很是动情,直到秦弈的手无意识地解开了曦月的衣裳,曦月才恍惚有些惊觉,轻轻按住了他的手。

    秦弈也回过神来,心中有些惊奇。

    原本看岳姑娘洒脱行天下的模样,觉得应该是个相对豪放的御姐,可这衣服有点出乎意料了,不是肚兜,居然是很严密的那种小衣,就像是僧衣道袍之类的内衬一样……看不出岳姑娘居然会是个禁欲系?

    曦月可不知道他脑子里转的居然是这个问题,只是轻声道“好啦,身处不祥之地,疗伤修行为重。既然服了药,还是先去莲台入定。”

    语气没有上次拒绝时的僵硬,有点姐姐嗔怪的感觉,秦弈便知心意,也不去强求,只是在她唇上再度啄了一下,低声道“你也休息。”

    曦月从他怀里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回眸笑道“我要是再和你一起进去,那真是什么都别做了。我出去了,色眯眯的臭弟弟。”

    见她大步出门,秦弈在身后喊“喂,谁说我是弟弟,说不定你比我小。”

    曦月差点趔趄了一下,似笑非笑地道“我都无相了,你觉得我几岁?你能比我大?”

    秦弈装老“你无相也不过刚突破的,我也有大几千岁了,大概率是差不多岁数的。”

    曦月莞尔,也不跟他争,反而回头两步,捏了捏他的鼻子“好好,秦弈哥哥。”

    秦弈又去抱她,曦月躲了一下,笑呵呵地飘然离去。

    秦弈把手放在鼻尖嗅了一下,淡淡的清香醉人心脾。

    …………

    这样的日子大约过了四五天。

    秦弈每日在洞中疗伤,偶尔炼丹;曦月外出测算,有时还颇经历了一些战斗而归。

    去的地方也越来越远,回来的间隔也越来越长。

    回来之后,曦月便靠在秦弈身上休息,两人说几句有的没的,有时是测算之事,有时就是无聊情话。

    也有些时候会聊一些大荒与海中话题,只是很少提神州。因为“岳姑娘”对神州不了解,而且好像也没有试图了解的兴趣,每每话题到这就会被转开。

    不管什么话题,共有的特征是,曦月靠在秦弈怀里,秦弈的手并不老实,曦月也没反对。

    像极了随性相处的夫妻。

    曦月有时候会偶尔冒起这样的念头真的跟他在这里一万年,好像也没什么不好的。此相濡以沫,是男女之间最动人的温柔。

    这念头泛起就立刻被压下,她知道自己需要做的事很多,并无法贪图个人的安逸,秦弈也一样。

    事实上她都不知道过了这么多天,天枢神阙失踪两个无相,会不会爆炸。

    鹤悼真人会不会出关,明河会不会发狂。

    秦弈一样不知道在外守候的羽人们会不会发狂,如果师姐在海中没走,听到这个消息会不会暴走。

    他们都只能强迫自己不去想。

    曦月甚至还要更回避这方面话题,以免不小心就漏了馅儿。

    两人有时候也会聊到比较尴尬的私人话题,偏偏倒是这种话题,曦月反而更轻松一点,这可以让她不用小心翼翼去回避什么露馅的事情。

    所以她反而比秦弈更爱提这些

    “羽裳应该是宁折不屈的那种性子,为什么会被你调教出来?”

    “因为我意外拔了初绒,这事儿对羽人的意义很重。在羽裳的潜意识里,她已经觉得我该是她夫君,于是对她做了什么都是正常的。”

    “啧,你这是什么运数?据说数万年没有天然的初绒之缘了。”

    “呃……懂卜算和观气的都说我脸上有桃花。”

    “我也是其中一朵么?”

    秦弈便尴尬地笑。

    他倒并不想在曦月面前提这些来着,然而她爱提,怎么办……

    曦月咬着下唇“手拿开,我不高兴了。”

    秦弈没有拿开,反而更往高地攀登了少许。

    曦月嗔怒地转头看他,又慢慢变成妩媚“秦弈哥哥,我的好摸,还是羽裳那种骨头架子好摸?”

    秦弈咕哝“我到现在还是隔着摸的,没法判断。”

    看他一脸不甘的样子,曦月弯起眼睛“想解开摸吗?”

    秦弈老实道“想。”

    曦月媚声道“三天之内,你如果突破乾元二层,说不定可以奖励你一下的哟。”

    秦弈一喜“真的?”

    曦月板起了脸“如此得天独厚的莲座与阴阳相融,你伤势恢复缓慢就算了,修行增长也几乎看不见,满脑子都是什么呢!”

    秦弈有时候觉得岳姑娘比师姐还惯于做个老师,当然也是由于师姐对他的琴画没有什么太大期待的缘故,而岳姑娘更希望他能够早点恢复战力。

    其实秦弈还真没偷懒,如果说有什么牵扯了他疗伤的心思,那是为了她出门的情况担心所致。说到复原,已经差不多了,突破也在口子上,能不能成功另说。

    听她这么说,秦弈便笑“你说的,真奖励?”

    曦月撇撇嘴“做到了再说,我走了。”

    说到这里,居然还低下头吻了他一下,才转身离去。

    这些天,曦月主动吻他也已经好几次了……两人的亲昵早就越发习惯,也就是要更深入一些的话好像还缺点啥。

    秦弈握拳。

    不就三天破二层嘛,都已经在口子上了有什么难的?

    当初还有个臭道姑让我百年晖阳呢!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