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苏爽世界崩坏中[综] > 1090 1085·【无责任番外·室长互换篇】·19

1090 1085·【无责任番外·室长互换篇】·19

 热门推荐:
    她立刻翻了个更大的白眼。

    “您昨天不是刚刚享受过HOMRA的气氛吗?那可是一间非常有特色的酒吧呢~”她拖长声音说道。

    宗像礼司微笑。

    “是吗?可是我还是想享受一下其它那些不用和酒吧老板针锋相对、能力对轰的正常酒吧啊。”他从容不迫地答道。

    柳泉信雅:“……不行, 我觉得您还是留在家里比较好。万一让什么外人发现了您的秘密——”

    宗像礼司含笑接口:“我难道不是青之王吗?我不觉得在此之上,我还能有什么秘密不可以为人所知。”

    柳泉信雅:“……”

    这种冠冕堂皇的态度!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的风格!真的!就是!他啊!

    不过, 她也明白SCEPTER 4内部做事的风格。

    当初在读户门事件爆发的时候,宗像礼司已经被当时的总理大臣撤职,SCEPTER 4由副长淡岛世理代管,并且被下令留在屯所不能出击。

    当时,在监控里看到宗像礼司只带了善条刚毅一个帮手就前往绿之氏族的大本营的时候, 淡岛的解决方法是, 先辞掉SCEPTER 4的公职,再以个人名义前往读户门支援。

    嘛, 说起来这就是SCEPTER 4的风格——假如规则是不合理的话,那就绕过去再行事好了(雾!)。

    这也是她今晚将要去做的事情。

    秘密潜入读户门的地下禁区, 虽然是违反禁令的事情,但是, 只要宗像礼司不参与的话,他就不算是违反禁令。至于她——

    她本来就不在乎什么禁令。虽然身为“青之王的恋人”, 她不能公开做一个“秩序的破坏者”,可是, 归根结底,她可是个“权外者”啊。

    是个,假如做出了什么违反现行规则的事情, 就要被SCEPTER 4逮捕的“权外者”。

    ……没错, 这就是她找出的一条绕过规则、实现目标的途径。

    她有一个计划。不过现在不能说出来, 因为他一听就会知道不是什么正经计划(雾!)。

    而现在她和他发生争执, 只不过是计划的第一步而已。

    她也不能让他破坏她的计划。所以一切都只能适可而止。

    “……算了。”她突如其来地让步道。

    “我说不过您……不去就不去吧。我不想和您争执。”她带着几分恰到好处的沮丧、以及几分恰到好处的怒气,半是赌气地这么说道,咚咚咚一路重重踩着脚步在走廊上走着,把宗像礼司甩在身后,抢先到达了公寓的大门口。

    宗像礼司:“……”

    他觉得得跟她说说清楚才行,可是又觉得好像没什么需要分说的。他阻止她夜间出门,她最后虽然不悦,但也让步了——这件事发展到这里就可以结束了,虽然总让他觉得哪里有点不对,但是他也找不出更多的破绽来。

    于是他也只能暂时作罢,跟随着她迈进公寓的大门。

    正巧是晚餐时分,她好像还因为刚才的不愉快而懒得与他交谈。进房间换了家居服、又洗了手之后,她就径直去了厨房,没跟他再说一个字。

    宗像礼司苦笑,只能从烘干机中拿了早上出门前丢进去的、洗过的那套家居便服,进了浴室换完衣服之后再出来到客厅的时候,发现她已经在厨房里打开水龙头哗哗地开始洗菜了。

    ……完全没有要询问他晚餐想吃什么的意思。

    总不至于做出什么黑暗料理来强迫他吃下吧——这么自我解嘲地想着,宗像礼司略显尴尬地在客厅里四下溜达了一周。

    或者现在打开电视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家里有点太过安静了。除了厨房传来的洗菜的水声之外,就连正常的交谈声都没有,总让人觉得气氛有些怪异。

    于是他四下找了找电视的遥控器——他知道利用终端上安装的APP就可以控制整间公寓的各种电器开关,然而他也并没有这个世界里的“宗像礼司”的终端可以使用——但不知道是不是他记错了摆放的位置,在茶几上他没有找到。

    他又走到餐桌旁,在桌子上看到了一个遥控器,于是拿起来按下了电源开关键——

    下一秒钟,室内的音响猛地开启,响起了音乐。

    【不知道是哪里响起钟声

    脑海里浮现出了平时不会说出的话

    连寒冷都会让人感觉愉快

    啊咧?为什么呢?那是恋爱了吧】

    宗像礼司:!!!

    他惊愕地抬起头来,然而音响一旦被打开之后就不会自动关闭,那首歌——即使他以前从来没有听过,但也不得不承认,无论是歌词还是旋律,都是一首很美的歌——就那么一直一直播放了下去。

    【无数次地想要见你

    见不到你

    胸腔里充斥着这样的沉痛

    想要告诉你我是怎么看待你的

    也好

    这种事情我自己心里其实也清楚

    即使想拜托圣诞老人也没有办法了吧】

    宗像礼司刚刚开始想这首歌好像还很好听,而且从配乐来推测,还是一首应时的圣诞歌;就听到厨房里传来“咚!”的一声。

    他吓了一跳,下意识就飞快地走向厨房,倚在门口,往里望了一眼。

    柳泉信雅就站在水池旁边,掩饰似的飞快向着他这边瞥了一眼,居然主动笑了笑解释道:“抱歉,刚刚音乐突然响起来……吓了我一跳。准备洗的番茄不小心掉到水池里了……”

    她一边说着,一边伸出手去,果然从水池中捡起一个个头很大的番茄来,伸到水龙头下冲洗着。

    宗像礼司:“……”

    这种态度……有点可疑啊?

    他狐疑地微微皱起了眉,听着音响里的歌声还在继续着。

    【那些爱炫的恋人们

    好像长角的驯鹿那样

    一直在别人面前出现呢

    不,我并不是在羡慕他们什么的

    你喜欢的礼物是什么呢

    只有我才能送你的礼物是什么呢】

    宗像礼司忽然心里微微一动。

    ……是因为这首歌吗?

    他站在厨房的门边,不动声色地望着正在水池边洗菜的柳泉信雅。

    以他现在的角度,只能看到她的侧颜。她刚刚把头发在脑后绑了个丸子头,现在脸颊旁只垂下几缕碎发,却刚好把她脸上的表情遮挡得模糊起来;他背光而立,客厅里投过来的光线被他自己的身躯遮住了一多半,而厨房里则是略暗的暖光,在她脸上投下深深浅浅的阴影。

    她的长睫微动,手下虽然在洗着那个刚刚她失手掉到水池里的番茄,却似乎花了太久的时间,动作也显得有些机械。

    在这一刻,说不清是哪种直觉起了作用,宗像礼司忽然醒悟到一件事。

    ……这首歌,说不定是对于她和这个世界里的“他”来说,极具意义的一首歌啊。

    一时间,说不清是什么感觉,随着这种体悟,一瞬间窜过他全身的四肢百骸,在他的心底留下了异样的痕迹。

    可是,这种感觉,音响这种冷冰冰的金属物品是不会体会的。

    它只会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设定好的歌单,在单曲循环着:

    【如果可以的话

    我想在你的身边

    哪里都不想去

    希望你能一直只想着我

    但要是说出这样的话

    那我也太逊了

    因为要说很久才能说完

    总而言之,我喜欢你】

    柳泉信雅终于停下了洗菜的动作。水龙头还没有关闭,细细的水流哗哗地流下来,落到金属制成的水池中发出闷响。

    宗像礼司暗暗在心底叹息了一声。

    他默然走上前去,站在她的侧后方,犹豫了一下,还是伸出一只手,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肩头表示同情和安慰。

    音响里的歌继续唱道:

    【那时候仅仅只是遇见你而已

    就让我一次次变得连自己都不认识自己了】

    她那细瘦的左肩似乎在他温热的大掌之下微微地一抖。然后,她沉默良久,把还沾着水珠的右手覆盖了上来,盖在他放在她肩头的那只手上。

    那首歌还在唱着:

    【每天都想要见到你

    我希望你能知道我那样的心意

    我在擦肩而过的人群中寻觅着你

    或许在这样的节日

    你会对着某个人绽放笑容吧

    想到这里内心深处就会变得苦涩难耐】

    宗像礼司感到自己右手覆盖之下的那个肩膀在轻轻地发着抖。

    可是,他听见了她的声音,带着一些可疑的沙哑,很轻很轻。

    她说:“……谢谢。”

    宗像礼司:“……”

    他忽然感到有点尴尬起来。

    仿佛像是一腔好意忽然撞到了一团棉花里,找不到出口,也不知道该去往何方;即使被这样真挚地感谢了,他也并不觉得有多么开心。就仿佛自己只是一个徒劳的旁观者一样,误闯进了一幕正在上演的感人爱情剧,破坏了整个舞台,却只能手足无措地站在舞台的一隅,无法下场,只能充满歉意地注视着这支离破碎的剧情,不知道该如何救场——

    他只能略显不自在地抬起视线,随意地望向客厅的方向。然后,他的视线不知为何停在了客厅的墙上挂着的那个巨大的镜框上。

    那个镜框里,镶嵌着一幅已经拼完的拼图。是一幅风景画。

    他现在辨认出来了——拜他过人的记忆力所赐——他记得,那似乎是超苇中学园里的一段林荫路的景色。

    ……或许,那就是这个世界里的“宗像礼司”,和柳泉信雅在“超苇中学园”共度的学生时代,所见惯的校园风景吧。

    他无声地叹了一口气。

    那首歌似乎已经再一次唱到了尾声。在反复听了数遍之后,他觉得自己已经快要被动地把歌词记下来了。

    【跟你说我喜欢你

    得到的答案

    即使跟我想的不一样

    就算这样我也不会讨厌你

    向星星祈愿不是我的作风

    可是我的结局如果不是和你在一起的话

    我就不喜欢

    因此我抬头仰望着天空】

    ……应该在进来之前,先把音响关掉的。他想。

    他只好再度移开视线。这一次,他把目光投向了还未拉上窗帘的落地窗。

    窗玻璃上反射出街道上闪烁的彩灯的灯光。圣诞节的气氛已经无比浓厚了。

    平安夜近在眼前。

    宗像礼司本来想转开话题,说一说绿之王预告的平安夜袭击御柱塔的事件,然而声音出来之后,他才发现自己说的竟然是:

    “……这首歌,真是一首好歌啊。”

    柳泉信雅啊了一声,好像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似的,于是保持了缄默。

    宗像礼司觉得自己说了一句多余的话。然而现在再转开话题也显得太生硬了,不如自然地多问一句,再把话题带开。

    于是他说:“这首歌的歌名叫做什么?我在自己那个世界里好像没有听过这么一首歌呢。”

    柳泉信雅低声答道:“Christmas Song。”

    宗像礼司一滞。

    “……还真是够简单直白的歌名啊。”他说,轻声哼笑了两声,很好地缓和了室内那种莫名紧绷(?)的气氛。

    柳泉信雅关上了水龙头,把洗好的番茄和青菜随手放到了一旁的流理台上,然后转过头来。

    她现在看起来又恢复了之前那种平静的神态。那种平静友善的神色如同一个牢不可破的铁面具一样罩在她的脸上,隔绝了其它的情绪。

    “确实如此呢。”她说。

    ※※※※※※※※※※※※※※※※※※※※

    1月22日:

    对不起但是我真的超级想写一写这个室长听到这首歌的情景!

    所以本章配乐还是大家已经很熟悉了的Back Number的“Christmas Song”。

    我觉得这个室长现在的内心应该是有点复杂的吧hhhhh

    下次更新:明天零点。

    感谢在2020-01-21 05:59:46~2020-01-21 23:52:4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喵喵 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喜欢苏爽世界崩坏中[综]请大家收藏:()苏爽世界崩坏中[综]更新速度最快。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