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岂是蓬蒿 > 第四百二十三章 天蚕来干什么?

第四百二十三章 天蚕来干什么?

 热门推荐:
    听到完颜丹青的死讯之后,太史小孟整个人都懵了,目光呆滞,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你这个混蛋,完颜叔怎么可能会死在你的手里,像你这种人,肯定在通天走廊里面连北都找不到!”任萧勃然大怒,手中的清风落叶再次燃起了火焰。夜月魂见状挡住任萧,对他说道:“你说的一点没错,起初我们一直在草原上绕圈子,但是不知为何,突然之间我们便可以分清东西南北了!”

    夜月魂这么一说,任萧的第一反应就是古墓底部的太阳草可能被人破坏掉了,可是会是谁干的呢?短时间里任萧无法想清楚这些事情,只能问夜月魂道:“你们去通天走廊干什么?为什么要杀人?马场的其他人呢?”

    夜月魂道:“听闻那里有座古墓,可以给人带来无尽的财富,我们当然是冲着宝藏去的!”任萧冷哼道:“结果让你们失望了吧!古墓里面什么都没有!”

    “我们去的时候的确什么都没有,就是不知道会不会是已经有人把东西都搬走了!”夜月魂道。任萧越听越生气,直接挥刀砍了过去。“小鬼,你成长了不少,甚至连外力都会了,不过,在我面前,你根本毫无胜算!”在任萧刀劈过来的时候,夜月魂轻轻侧身躲过,然后一脚将任萧踢飞。看似非常普通的一击,但是任萧却根本没有看清他的动作,直到摔出去之后才说道:“又是把我的速度放慢了吗?”

    夜月魂笑着说道:“很无奈吧!即便你知道了我的能力,但还是没有办法打败我,别说是你了,叶岚甚至黎向日都不是我的对手!”任萧站起来说道:“哪又如何?”继续又朝夜月魂冲了过去。后者甩手三把飞刀,任萧挥刀挡开,夜月魂在任萧的清风落叶劈过来的一瞬间跳了起来,从任萧的头顶越过,落在了他的身后,甩手又是三把飞刀。任萧再次挥刀想要挡开这些飞刀,可是这次挥刀之后,手上没有传来任何感觉,他知道自己没有击中这些飞刀。

    夜月魂嘴角微微上扬,任萧这才看到,三把飞刀在自己挥刀的瞬间突然减速,从而导致自己的判断出现了失误,挥刀之后,这些飞刀又恢复了原来的速度,这下无论任萧怎么努力,也无法躲开或者挡下这些飞刀了。

    “呃啊!”任萧被飞刀击中之后向后飞去,“任萧,当心啊!”邱解鼎没有见过夜月魂的能力,因此并不知道任萧为什么会突然被击中,他冲到了夜月魂的身边,手中钢刀直奔对方头顶。后者一抬手轻松抓住了邱解鼎的手腕,然后起脚踹向了邱解鼎的腹部。

    “你们,究竟把马场的人怎么了!”太史小孟此刻终于爆发了,拈弓搭箭朝着夜月魂连续射出了七八箭,夜月魂不慌不忙,看着这些箭一个个从自己的面前射过去,“既然这么担心他们的话,为什么不回去看看呢?”夜月魂对他笑着说道。

    “冷静,小孟,这也有可能是对方的激将

    法,在不清楚情况的前提下千万不能轻举妄动!”罗云对小孟说道。小孟咬牙切齿道:“我也很想冷静,可是根本冷静不下来!完颜叔,公户爷他们可都是我的亲人啊!”

    叶岚也劝说太史小孟道:“不管通天走廊现在是什么情况,我们都无能为力,先专心对付眼前的敌人,等解决了这里,我们大家再陪你一起回去看看!”太史小孟强忍着自己的心情,他也安慰自己这只是对方为了激怒自己的把戏。

    “有人来了!”纪裴提醒白夜的同伴道。白新予急忙问道:“是都城禁卫还是风才逸?”纪裴用心去感受,然后说道:“都不是,不过戾气非常重!”

    “哈哈哈,虽然很想看你们两家互殴,但是打了这么久还没有分出胜负,看的我都有些不耐烦了!”一个响亮的声音震得众人耳朵疼。“敌人的增援吗?”锋尚寻声望去。

    “这些人是,天蚕派!”白新予看到了人群中谷雨和箭豪两个熟悉的面孔。

    “左阎,白夜和天蚕可是有过约定的,彼此不会插手对方的事情,怎么你要违反这个约定吗?”纪裴作为这群白夜中等级最高的成员,他说的话相对比较有权威。那个被纪裴叫做左阎的人脸上带着一副黑色金属面具,面具上是一张狰狞的鬼脸。

    “你一个‘皆’字级的成员有什么资格和我说话?天蚕和白夜之间的约定我当然知道,我也并没有违反约定的打算,我们这次来是准备帮你们!”左阎的身上挂着一件黑色的披风,将他的全身都围在披风里面。他的身后站着天蚕派各个堂口的话事人,这群人当中,有的张牙舞爪,有的目中无人,也有谨慎小心的。

    “不知左阎当家的打算如何帮我们?”纪裴和这群人说话都得小心翼翼,如果说对方来的只是那些堂口的话事人,纪裴便根本不将他们放在眼里,但是这个左阎可是号称天蚕老鬼的左膀右臂,是整个天蚕派的仅次于老鬼地位的存在。“你们白夜竟然把这几个小鬼的斗搞不定,还被他们干掉了两个‘阵’字级别的成员,这是不是有些太丢人了?我门过来不过是想要帮你们处理路障!”左阎说话的时候,他的身边没有一个堂口的话事人敢吭气。

    面对左阎的讽刺,旭齿鲨有些看不下去了,说道:“你们天蚕又何尝不是呢?三个堂主,莫名其妙就被干掉了,还不敢亲自出手想让赏金猎手替你们杀掉他们,最后竹篮打水一场空吧!”旭齿鲨的话让左阎听起来很不舒服,他盯着旭齿鲨道:“你又是什么东西?敢在我的面前出言不逊,就是龙井来了他也得让我三分!”

    纪裴给了旭齿鲨一个手势,示意他不要乱来,然后说道:“如果说天蚕真的是来帮助我们白夜,那我先谢过各位堂主,只不过现在是我们白夜在处理自己的事情,虽然你们天蚕是好意,但完全没有必要参与进来吧!”

    左阎听罢笑着说道:

    “一个‘皆’字级的成员就如此狂妄,说话也不怕闪了舌头,若不是看你们迟迟无法打败这些小鬼,我们才懒得出来!”

    虽然天蚕和白夜有过约定,彼此的事情绝不互相干涉,但这个时候左阎带领着一大批堂口话事人,肯定不止是来看热闹的。纪裴也深知和天蚕这些人打交道,他们随时会因为一个人的心情而撕毁约定,尽管白夜不怕天蚕,但就目前这个情况来看,局势对白夜不利。

    “罢了罢了,看来我们的好心并不被对方领情,白夜这群人还真是不知好歹!既然如此,我们不出手就是!”左阎说完往后退了几步,给白夜和任萧他们让出了位置。

    突然出现的天蚕派,让原本就不敢轻易出手的白夜和任萧他们更加谨慎起来。场面一度非常寂静,谁也不敢先动一下。“罗云,我们现在怎么办?”木子毅问道。罗云看向了叶岚,他想知道这个道家的弟子怎么打算。叶岚道:“如果对手越强大的话,那么我们拖的时间越长,也就是对黎向日他们间接的帮助!”

    锋尚苦笑道:“我怎么感觉白夜和天蚕都想干掉我们,只对付他们当中的一个我们尚且无法取胜,现在可是要同时打两个,我们恐怕死定了!”

    如果打算同时对付天蚕和白夜,那么锋尚说的话一点也没错,他们肯定必死无疑。但他们不知道的是,虽然白夜和天蚕有约定,但是双方私底下也都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偷偷的打击对方。

    “纪前辈,我们还有继续吗?”白新予对纪裴说道。纪裴道:“很明显,这个左阎是在等我们和这些小鬼分出胜负,那个时候,不管是谁赢了,都必定已经是元气大伤,最后渔翁得利的肯定是天蚕!”

    “可我们总不能一直这样等下去吧!现在还没有搞清楚这个结界究竟是谁布置的,龙井他们在里面也不知道情况怎么样了!”旭齿鲨不耐烦的说道。夜月魂笑着说道:“如果你可以搞定左阎,那我们就完全不用怕他们天蚕,主动权就可以掌握在咱们的手里。”

    除了左阎的天蚕派之外,任萧他们和白夜都十分谨慎,被夜月魂飞刀击中的任萧从地上爬了起来,他自己拔掉了三把插在自己身上的飞刀,双手立刻被自己的鲜血染红。他对同伴们说道:“风才逸前辈肯定有办法进入到这个结界里面,这样一来,黎大哥他们便不用担心了!”

    罗云没有听说过风才逸这个名字,反问道:“你说谁有办法进入这个结界?他会帮助黎大哥他们吗?”任萧点了点头,说道:“他肯定会帮助黎大哥他们的!”

    木子毅这时候才反应过来任萧说的是谁,急忙问道:“你说的可是十七年前打遍天下无敌手,被称作是天下第一的风才逸吗?”锋尚急忙点了点头,问道:“怎么,你认识这个人吗?”木子毅摇了摇头说道:“我并不认识这个人,只是他的名字我早就有所耳闻了!”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