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第1622章 会说话不

 热门推荐:
    男子以英为名,以俊为雅,

    可是烙宇逸的长相却是过美。

    美却不妖,也不生丝毫女气。

    他是绝色的姿容,如仙似幻一般,也是融进了此时这一片,冰雪清凉之中,似睛空映雪,清冷却又是惊艳。

    莫离现在总算是知道,烙宇逸为何总是带着面具了。

    她以前还以为烙宇逸是面容有毁,原来只因生的太美。

    所以,他还是将自己的脸给遮住才行,沈清辞本就是绝色美女,自然的,烙衡虑也是不差。

    可是也没有像是烙宇逸长成这般的,一晃眼,倾了城,也是倾了国。

    “他长的像我祖母。”

    烙宇悉就知道莫离这眼神代表了什么?

    其实不只是莫离,每个见到烙宇逸的脸人皆是如何,他们是与烙宇逸一同长大的同胞兄弟,老三自小便是长成了这般,所以他们这见的习惯了,也就是如此,可是在别人看来,烙宇逸的这一张脸,几欲令人发疯。

    偏生的还是长在一名男子身上,不过也亏的是一名男子,若是生在果儿身上,母亲现在必然都是要愁死。

    红颜祸水,并非是什么好事。

    反到是生在男子身上,虽然仍是令人惊艳,却也能安心的很多。

    “走吧,”莫离再是抱住自己的剑,向着雪山那里而去,这几年间,她没事到是常去雪山那里,说来也都是不下几十次之间,到也都是将上山的路摸到了清楚。

    有时也是想要找一个那个山洞,看看是否能见到小胡,却一直都是没有到达那里,也只是在山脚之下走过。

    也是因此,这几一次又是一次,虽说并未找到她想找的,可若说带路之人,这长临也真的没有人会比她强。

    所以他们也是不需要什么别的向导,他们自己走着便成。

    而习武之人,果真也都是与常人不同,当初莫离记得,她与沈清辞上此山之时,光是山脚这里,就足用了一日左右,可是现在这一行人。

    都是习过武的,脚程快,再是加之雪山也是未曾落雪的原因,所以他们在一日的时间,就已经过到了半山腰上。

    几人都是找到了,这里的一处山洞歇脚,这里的柴火都是干着的,所以到也不用费力去捡。不过这里的柴火,烙宇逸到也听说过,用多少,也都是要为别人留下多少,这似乎已经成为山此雪山之中,不成文的规定,也就只应了那一句,自己方便,也是与人方便。

    伏炎已是打了一大捆的柴火回来。

    “你的动作到是快。”

    烙宇悉坐在火堆前,也是拿起自己杯子喝着茶。

    能在这里的喝上了一杯热茶,也都是难能可贵之事。

    “他有东白剑。”

    烙宇逸笑着,脸上似清风明月,徐徐而来,那至此,所有的颜色都是退了下去。

    东白可是四大名剑之上,这么一点的小柴伙,若是砍不了,不就是辱没了它名剑的名声。

    “你也知道它叫东白?”

    伏炎将柴火丢到了一边,也是将自己的剑,用软布轻轻擦拭着,“你既知道它是名剑,可是你让它做什么?给狐狸修毛,修桌子,再是用它砍柴,你就让它做这样的事情,你的良心就不疼吗?”

    “我想它会很愿意。”

    烙宇逸淡淡白了伏火一眼,“比起让它在我库房当中落灰,它宁愿去砍柴。”

    莫离听着他们两人的斗嘴,不由的也是摇头,烙宇逸这性子还真的就是沈清辞生的,有时沈清辞也是如此的,能够气死人。

    她随意的找了一个地方,靠着就休起了起来,结果却是感觉自己的肩头一暖,她睁开了双眼,就见烙宇悉转过身,也是压低了声音道。

    “你们两人小声的一些,没有见莫姨都是睡了吗?”

    莫离的心有些微微的触动,当然也是有了一份失落,她未嫁,也是未有儿女,那些男人都是怕她,也不会对她生出非分之想。

    所以,她想来也是嫁不出去了。

    这几个孩子,到是被教的很好。

    而烙宇悉回头见莫离并没有醒,这才又是压低了声音

    “她都是这么大的年纪了,再是睡不好,会老的更快,以后就更没人要了。”

    莫离的眼角不由的抽搐了一下

    这死孩子,

    会说话不?

    山洞外面,还是可以听到那些呼呼的风声,这里的天气确实十分寒冷,不过也是亏的,他们在此地生活了几日,所以也是没有最初那般怕冷了,再是加之习武之人,本身就有内气护身,所以这样的冷,对于他们而言,也不是那般的难熬。

    卡的一声,伏炎再是砍下了半边的树,他刷刷的,也是生无可恋的,用着东白砍柴,东白的剑身不时发出一些蜂鸣之声,他似乎也是听到时了东白的悲泣。

    它堂堂天下四大名剑之一,现在竟然沦落到了砍柴。

    能不这么欺负剑吗?

    而伏炎是一个很直白的人,他也是懒的动,直接就对着一棵树去砍,这树也不知道在此长了多少年,反正几剑之后,他们再多上几个人,他砍的柴火也都是够用了。

    雪地之上,一抹红影跑了过来,也是跳到了伏炎的肩膀之上。

    伏炎一把拿起了那捆柴火,也是向着山洞走去。

    至于问这只狐狸为什么变成了红色,还能因为什么,穿了红衣服。

    它的毛太白了,掉到了雪堆里,他们都是找不到,也是挖不出来,所以公子就给他穿了一套红色的衣服,就连尾巴上面也都是有,现在它跑到哪里,他们都是可以找到,只要不是太过远。

    而这只狐狸也是极聪明的,绝不离开他们太远,当然也能说它挺懒的,死活也不愿自己走路。

    将柴火放在了山洞里同,他们也要继续的向上而去。

    而越是到了山中,雪也就越是厚,而且也是没有人走过的痕迹。

    更是甚至,他们也终于遇到了一场大风雪。

    “莫姨,你是怎么找出路来的?”

    烙宇悉真的感觉,这里的路太难认了,四周都是白茫茫的一片,而且也不见什么显眼的东西,而莫离却是可以一眼就知道这路从何而走?

    这眼力好像也是真的有些太过惊人。

    “树。”

    莫离淡淡的应了一句,也是继续向前而行,他们现在的每走一步,也都是极为困难,对于雪山而言,下山容易,可是上山有时,却是寸步难行。

    (本章完)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