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第1033章 订婚提前

 热门推荐:
    顾可彧用手撑着榻榻米的木板,慢慢坐起身子来,居高临下的看着陆季延的眼睛说道:“你最近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了?”

    “你不会真的有什么事情,在瞒着我吧?”顾可彧看着陆季延,神色就严肃起来了。

    “好端端的你怎么问我这些话?”顾可彧的目光太过了,陆季延被看着就有些浑身不自在,随后就移开了自己的视线。

    “我怎么会有事情瞒着你呢,你一天别胡思乱想的,只管开开心心就好。”陆季延的声音非常低沉,让顾可彧听了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儿。

    “你确定是我自己在胡思乱想吗?”顾可彧把自己面上的表情全都收敛起来了,看着陆季延就反问他说道。

    “如果不是你最近越来越奇怪,我怎么会乱想呢?”“可能是因为相处下来之后,我发现我每天都喜欢你多一点。”陆季延轻笑着说完之后就伸出手来捏了捏顾可彧的脸蛋,随后手上猛的一用力,顾可彧瞬间就跌在了陆季延

    的怀中。

    她的耳朵紧贴着陆季延的胸膛,只能听见那些带着节奏的心跳声,并不能看清陆季延脸上究竟是什么表情。

    直到晚上天黑之后,陆季延才离开了顾可彧他们的公寓,看着他的车子离开了小区之后,顾可彧心中那种不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起来了。她转过身走到沙发上面,看着唐黎佳就对她郑重的说道:“你能不能帮我约一下陆季庭?我有些关于陆季延的事情想问问他,最近小巧的举动实在是太反常了,我总觉得他有

    些事情在瞒着我。

    我每次问的时候他都不说,越是这样我心中越是慌张,要是再不知道,说不定我整个人都会爆炸了。”

    顾可彧说完之后就是苦恼的抓了抓两把自己的头发。

    “好,这件事情包在我身上,你也不要多想了,好好休息吧。”唐黎佳伸出手来拍了拍顾可彧的肩膀,随后有些艰难地站起身子来,慢慢扶着墙走回了自己的房间里面。

    现在客厅里面只剩下了顾可彧一个人,她透过窗户看着外边昏沉的夜色就是长叹了一口气,今晚上夜空中没有一颗星辰,明天恐怕是一个乌压压的阴天了。

    唐黎佳当时听到顾可彧的话之后回到房间就把事情告诉了陆季庭,第二天他们更是相约在了一家咖啡馆里面,只是唐黎佳临时有事情耽搁了,并不能同顾可彧一起去。

    最后还是由小文开车把顾可彧送到了那家咖啡馆,车子开过去的时候天气就变得昏暗阴沉,像是有乌云压下来一样,顾可彧虽然有些苦恼,但是也没做多想。

    等着她下车之后,外面竟然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像烟雾又像是薄纱一样轻轻的笼罩在了自己的脸上。冰冷的气息一下子吹进自己毛孔里面,顾可彧隔着薄外套就是摸了一下自己起了鸡皮疙瘩的胳膊,随后就把随身带着的手包放在头顶上,脚下迈着步子大步的往着咖啡馆

    里面跑去了。

    她推开咖啡馆门后还有一阵风铃的声音传了过来,顾可彧赶紧站起去,把手包放在旁边,又是用手擦了擦在自己身上的小雨滴。

    随后她的抬起头来向着咖啡馆里边打量了一圈,没想到陆季庭比自己到的还要早,他坐在角落里,面前已经摆好了两杯咖啡。

    顾可彧捏着手包究竟觉得朝着他那一方走了过去,坐下时发现陆季延面前的咖啡杯已经空了一大半,看来这人已经等自己好一会儿了。

    “实在是不好意思,让你今天久等了。”

    “没事,我也是刚刚才到的。”陆季庭坐在顾可彧的正对面,脸上露出了谦逊的微笑,随后他嘴角一勾,有些趣味的看着顾可彧说道:“你今天约我来是想问什么事情?”

    看着人家这么开门见山,顾可彧索性也没有再过纠结了,她把手包放在旁边,伸出手来握着咖啡杯。

    抬头对着陆季庭正经的说道:“我总觉得陆季延最近有些不对劲儿,怀疑他现在有事情在瞒着我,但是他又不肯告诉我,所以我约你出来就想问问你清不清楚这件事?”

    顾可彧感觉自己连呼吸都有些屏住了,她抬起头来死死地盯着陆季庭,生怕自己一眨眼就错过了他脸上的表情。

    陆季庭好像对于顾可彧今天约自己出来的目的早就料到了一样,他脸上没有什么惊讶的神情,只是点了点头,正经的对着她说道:“看来他还是没有告诉你这件事情。”随着他的话音一落地,顾可彧只觉得自己都快有些窒息了,陆季延果然有事情在瞒着自己,随后她又往前凑了几下,对着陆季庭快速说道:“他如果真的想瞒我就绝对不会说

    的,所以还请你把事情告诉我吧。”

    坐在顾可彧对面的陆季庭,突然就有些犹豫了,他脸上也带着几分为难。

    随着他的表情变化,顾可彧的心慢慢也沉到了谷底,她总觉得陆季庭接下来讲的话会让自己有些难以承受。陆季庭轻轻啜饮了一口咖啡,随后用纸巾优雅的擦拭了自己的嘴角,然后抿了抿自己的嘴唇,快速说道:“他和林一一的订婚仪式由我父亲做主,现在已经提前到下个礼拜一

    了。”

    他的这句话无异于像一道惊雷一样落在了顾可彧的心间,一时间把她给震惊的就是说不出来话。

    顾可彧坐在那里双手颤抖的连咖啡杯都握不住了,她说不清自己心中究竟是什么感觉,就好像吃了一口黄连一样,苦涩慢慢在心间蔓延开来,什么话现在都不用多说了。

    难怪陆季延最近表现的这么反常,这一切说不定也就是在他的安排之内了,对自己这么不舍和依赖是为了最后的分离做好铺垫吗?

    他难道真的默许了这个命运,决定和自己天各一方了?顾可彧甚至不清楚自己究竟是怎么走出咖啡馆的,她麻木的提着自己的手包,紧紧的盯着地面,只听见周边有隔绝很远的照相机声音响起。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