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大隋第三世 > 第499章:天大惩罚莫过于此

第499章:天大惩罚莫过于此

 热门推荐:
    清晨的空气,带着几分山中寒意,一缕朝阳洒落在朱阳关上,为这大地带来一缕暖意。

    关北峡谷空旷地带是大隋密密麻麻、井井有条的营盘,一眼望不到边际,仿佛与天宇融为一体,整个营盘静静地趴在霞光之下,充满了睥睨天下的庄严、肃杀、宏伟气势,犹如一只择人而噬的洪荒巨兽。

    默然无言巡视城关的李氏兄弟相顾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一丝震撼神色。

    “这,若是住满兵士,得有十万人吧?”李建成询问道。

    李世民给出了答案:“不止!少说也能住得了十五万,挤一挤,二十万人都不在话下。”

    “应该是虚张声势吧。”

    “不好说!”李世民沉思了一会儿,道:“杨善会率领的军队就不下十万人据说薛万均也到了,他统帅的第六军,人数为六万,是杨侗麾下的主力军团之一,两者合计,就有十五万之众,此外,攻占卢氏的是罗士信为首的第一军团所以,大营之中到底有多少人,真没办法判断大哥,父皇圣令未到,我们现在怎么办?是分兵南下南阳还是”

    李世民率先询问,先将烫手的山芋耍给李建成。

    “二弟是主帅,为兄这个二路元帅自然要听从主帅之命,你说的算!”李建成可也不傻,若是自己做出决定,赢了,功劳也是李世民这个主帅的输了,责任则由他来扛。

    这种亏吃多了,坚决不能再上老二的当!

    “”李世民白眼一翻,心下嘀咕:说得倒是好听,要是动了你的兵,还不得跟我叫板!可心中纵然有诸多不满,却也没办法表示出来,只因从法理上说,李建成现在的确得听他的,表现出来态度也很好,但到底听不听则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李世民也无奈,沉吟一会儿,直接进入正题:“这一次隋军动静很大,南阳又不平静,但是以父皇手中的兵力,要应付秦琼并不难反倒是我们这里,若刚才说的几大军团全部集中于此,再加上隋军那种不要命的打法,以及威力惊人的怪弩,我们还真不敢抽出兵力支援南阳!我担心的其实不是隋军跟我们打,反而担心隋军不跟我们打。因为我大唐举国之兵几乎投到了东部,诸多将卒抽不开身,国内所能调拨的兵源也极为有限,如果隋军转而主攻巴蜀就危险了。”

    “这也是我所担心的!”李建成顿了一下,用极低的声音说道:“还有就是,襄阳这几天相当不平静。”

    “为何不平静?”李世民一脸震惊的看向李建成,他被困良久,这个消息他还真是初次听闻。

    “据我所知,杨侗已经在和世家接触,似乎给出了什么承诺,如今各个世家纷纷派人前往洛阳、邺城。”李建成冷声一笑。

    “何人如此大胆?”李世民不禁大怒,他们在这边出生入死,后面却有人暗地里捅刀子,这种感觉相当不好,十分不好。

    “韦氏、杜氏等世家自不必说,便是独孤氏、窦氏、萧氏、郑氏、裴氏这些与我李家有联姻关系的家族也是如此杨侗的施政方针在隋朝已经根深蒂固,他已经不需要向天下世家进行任何妥协,为何忽然有此巨大改变?我认为他的用意是搅乱我大唐,从而让我大唐陷入君臣相疑、臣臣相疑的内乱之境,而以他敌友分明的霸道性情,一旦这些世家接受他的条件,就必须也只能效忠于他,而不能像以前那般多方下注也就是说,这些世家极有可能背弃出卖我大唐。”

    “这些”李世民气绝,拔出腰刀,恶狠狠的砍在城垛之上,气呼呼的喘了几口粗气,“大哥,这事情闹大了!父皇可否知晓?”

    “已经发过几次紧信,关键是父皇一直没有回应!”李建成皱眉道。

    “不会是让人截获了吧?”

    “不可能,几批信使都已经安然返回。”

    “这”李世民呆了半晌,又继续问道:“难道就一点表示都没有?”

    “让我不要管!”李建成苦笑着从怀中取出几封书信,递给了李世民。

    李世民一一观看,为之失神起来,几封书信都是李建成写的,每一封书信都从不同方面陈述各种严峻问题,分析得相当到位,李世民也觉得十分句句都说到了点子上,可父皇在上面的批复要么是知道了,要么就是你别管之类的应付之言,到最后,居然直接就指责起了李建成!

    “大哥,你说父皇是不是中巫术了?”李世民彻底懵了。

    “这东西你也信?”

    “可这也未免太邪门了吧!”

    “父皇或许另有打算!”

    李世民沉默半晌,肃然道:“再怎么说,也需要有人在襄阳主持大局,现在也只有父皇才能震慑这些鼠辈。事不宜迟,我们兄弟立即联名上书,向父皇陈明厉害关系,请他火速返回襄阳。否则,局势将不可收拾。”

    “正有此意!”

    兄弟二人将防务扔给了李孝恭,匆匆进入城楼,秘密商议着。为他们那个至高无上的父皇,简直愁碎了心。

    。。。。。。。。。。。。。。。。。。。。。。。

    与此同时,杨侗和杨善会、罗士信、张镇周、薛万均等高级将官也在军营中商议军情。跟关上的李氏兄弟比,这里的气氛却显然相当活跃、热闹!

    杨侗举起一杯清水,笑道:“军中不能饮酒,是惯例、铁律,朕也不能例外,现在以清水代酒,祝诸位大将军旗开得胜、马到成功。”

    战事进行到现在,他一根毛都没捞着,还给李世民摆了一道,这不,打算回洛阳了嘛。这一边局势不错,战事有薛万均负责,放心得很,杨善会的任务稍微沉重一些,不过杨侗给他安排的将军极多,这些人都是大隋杰出之士,有他们从旁协助,杨善会的压力也不至那么重,只要坚持一段时间,遍地开花的烽火将会分走他的部分敌军。

    “多谢圣上。”

    众人饮尽。

    “朕呢,估计很长一段时间不会上阵为何?”杨侗笑吟吟的卖了个关子,迎着众人饶有兴致的探究目光,接着说道:“军中将士都立功了,朕必须没日没夜的监督良匠,让他们雕刻千上万颗崭新大印至于你们现有的印玺,朕感觉佩带时间太久,也该让给下面的将军、兵卒了。”

    众人尽皆豪迈大笑。

    圣上说话虽是风趣,但透露出来的意思却让大家热血沸腾,圣上言下之意,自然是给大家立功了,都会升上一升了,而现有职务则交给立下大功的下一级将士。说话的方式虽不正式,但比起中规中矩、一板一眼的方式让人听着舒服。至于拥有另一个世界灵魂的杨侗,骨子里就没想过用威压的方式让诸臣活得胆战心惊,以保什么帝王之威,帝王之威不是在言行举止上占上风,而是以绝对的实力让人臣服,若不能让人心服,该反的照样反,该骂的他们心里照样骂。

    连尽三杯,也渐渐地归于正题。

    “薛大将军,你帐下缺少几个听用的小将!朕派几个人给你打下手。”不是正规场合,杨侗都比较随意,有的时候叫名字,有的时候叫官职,怎么高兴怎么来,大家也都习惯了,他开口战将道:“史劲、虞湛、高衍,你们三人缺乏的是实战和历练,以你们的本事,在朕身边无所事事,实在屈才了,眼下战事处处需要用人,就在这里听从命令吧。”

    “记住了,薛大将军坐镇上洛,显得有些默默无闻,但不是说他没本事,而是组建六军的重任相当繁琐、繁重,导致他没有绽放光芒的机会。朕不会给你们任何特权,想要让他听你们的,还得看你们有没有那个能耐。”

    “喏!”三将大喜,跟着杨侗出来的时候,一个二个劲头十足,孰料人算不如天算,结果啥都没有,本以为会护卫圣驾返回洛阳,圣上却又给了他们一个立功的机会,这不得不说是一个大喜。

    “圣上,那我呢?”罗士信有些着急了,除开他之外,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任务,他不想去洛阳处理政务啊。

    “朕准备让你担任民部侍郎,帮助杨师道尚书处理河南、荥阳、弘农、襄城、淯阳五郡的民生事务,好好积淀一下,学学政务管理。”

    这固然有点玩笑成分,却也是杨侗的真心之言,这时代虽然重武轻文,而大隋的尚武之风比起其他诸侯更胜一筹,大隋子民对武人推崇备至,以能够从军入伍、纵横疆场为荣,但武将纵横疆场的寿命年限其实极为有限,当他们的精力体魄从巅峰走向下坡路的时候,终究得转向政坛。所谓出将入相便是如此。

    罗士信能征善战不假,但是他继续发展下去,终有一天会凭借军功走向政坛,这么一个前景无限的年轻小伙,如果一点治政能力都没有,那肯定是不行的。杨侗也不要求他像杨恭仁、杨师道、魏征、房玄龄、杜如晦他们那般,具备治理一个国家的水平,但起码也要有为政一方的执政能力。这也是每一个武将的必然转变,裴行俨、牛进达、苏定方、尉迟恭、薛氏兄弟莫不例外。

    但是罗士信明显没有这么长远的人生规划,当他听完杨侗这番话,顿时脸都变绿了,急道:“圣上,您可不能这样,我宁愿当个普通的小兵,也不干这民部侍郎。您真要这么干,我,我就告老还乡。”

    众人见他一个胡子都没长齐的一个年轻小伙,居然说什么告老还乡,都忍不住大笑出来。

    杨侗倒也没有过于为难他,对罗士信来说,转入政坛确实还很遥远:“右仆射,这个小兵卒子送给你了,你要是不要?”

    杨善会笑道:“郯国公年少有为,前途不可限量,让他弃武从政实在过早了一些。”

    杨善会能够领会杨侗的用心,如果说并州战役、凉州战役是李景、韦云起在军事上的谢幕之战,那么隋唐之战必将是他杨善会的落幕之作,这不是杨侗在担心他们军权过重,会威胁到他的皇权,而是国家需要大量青年俊才来继承,他们这些前辈也并不是完全隐退,一旦国事艰难,危急关头还是会披甲上阵的,唯有以老带新、前辈为后辈让位,军事上才能够现实平稳过度,才能永葆青春,不至于出现青黄不接、后继无人的窘境。

    杨侗把这么多青年将军扔给他,无非是让他这个老家伙带着一群青年在这次战争中成长,从而为国家培养出一批杰出的青年帅才、将才,对此,他自然抱以支持态度,如果军机大事由一堆老头子长期把持、长期挂帅,那才是这个国家的莫大悲哀。

    这也确实是杨侗的真实想法。

    史上那个以六七十高龄灭三国的苏定方,在整部冷兵器史都是相当罕见的个例,这是他人生中最辉煌的壮举,但反过来说,却也是李唐王朝名将凋零、后继无人的无奈之作。而李治将一国命运寄托在这个老人身上,往好的说是慧眼识英才,往不好去说纯粹是拿李唐命运冒险,不说别的,单是当今的路况、气候条件、交通工具,就让九成以上的古稀老人对长途跋涉、翻山越岭、纵马奔腾望而却步,万一这位年近古稀的老将军受不了舟车劳顿之苦,死在远征途中,那对这个国家、这支军队的士气无疑是致命打击。杨侗也是出于此鉴,生起了以战育将、储备将才之心,并大肆提拔锐意进取的青年武将。

    而史劲、高衍、虞湛都是属于人才养成计划中的核心人物,相对来说,和他们年龄相当的罗士信、裴行俨、苏定方却已经是前辈了,他们任何一个人都有无数辉煌经历,这都不是新近挖掘到的人才能比拟。

    “左卫大将军,朕给你三万人马,听命于右仆射麾下。”

    洛阳已定,四周都是大隋铁血雄师,谁也打不进来,将骁果军留在身边是浪费。这支军队是在不断战斗中成长起来的盖世雄师,只有到了战场才能体现出他们的价值,如果放在朝中长久不用,迟早会变成老爷兵,这不是杨侗愿意看到的事情,再加上杨善会的任务极重,索性一口气就给了罗士信三万人。

    “喏!”罗士信大喜!

    “凡事要多学多看,否则,朕罚你当民部尚书。”

    “”众人。

    这是哪门子的处罚啊?

    本以为是美差的诸多将领稍微思索了下,当他们想到几千万人的吃喝拉撒都要管的时候,个个都感到不寒而栗、汗毛直竖。

    这处罚对文官来说是美差,可对于他们这些写一篇行军笔记都要绞尽脑汁大半天的大老粗而言,确实至极至深的处罚。

    圣上这手玩得实在太狠了,一个二个对罗士信抱之以同情的目光。

    至于罗士信本人,就跟玩变脸术一般,脸色早已是一变再变,哪还有方才之喜色?

    杨善会叹为观止!

    圣上这对症下药似的驾驭手段也真是绝了。相对于这些热血沸腾、向往疆场的青年武将而言,就跟罚文人上战场去单挑一样呢。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