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都市猎人 > 第394章 雨天

第394章 雨天

 热门推荐:
    ≈lt;!--o--≈t;

    陈乐指了指林师师试卷上边的一道题,“这里应该用to,do,而不是do。”

    

    林师师先是看了看陈乐指的地方,然后用手臂挡住试卷,带着几分不满瞪向陈乐道,“我当然知道,才不用你教。”

    

    “我没教,只是提前改正你错误的地方而已,反正老师也会改的吧。”

    

    “……”

    

    林师师愣了愣,感觉陈乐说的有道理,一时找不到反驳的地方,只能转换进攻的方向,“都快10点了,你为什么还不走啊。”

    

    陈乐就看了眼外边的滂沱大雨,坦率回道,“我想多待会,在你旁边还挺暖和的,外边好冷啊,不想出去。”

    

    “……”

    

    林师师就这么盯着陈乐,抿了抿小嘴,想说点反驳的话,说自己暖暖的什么的,感觉被陈乐占便宜了,可惜一时没找到,只能把试卷一收,气呼呼道,“我要回去了。”

    

    “哦,很晚了,是该回去了。”

    

    “你也要一起回去。”

    

    “啊,想跟我一起走吗,好啊。”

    

    “才不是呢。”

    

    林师师极力的反驳道,“都这么晚了,要是把你一个人留下来,谁知道你会不会对黑夜小姐做什么坏事。”

    

    “不会做的拉。”

    

    “哼!黑夜小姐说男生都不是好人!你是男生,所以你也不是什么好人。”

    

    “……”

    

    真是完美的推理。

    

    陈乐找不到任何反驳的理由。

    

    在理好柜台上的作业本跟试卷,把一大堆东西塞进小书包之后,两人正式结束了时之阁又是无人光顾的一天。

    

    “你有撑伞过来吗?”

    

    “有。”

    

    “那我送你回家吧。”

    

    林师师气结,“你有没有听我说话啊,我说了,有带!不需要你!”

    

    陈乐笑笑道,“是吗,不需要的话,那我可留下来陪黑夜小姐了。”

    

    “……唔。”林师师马上鼓起了俏脸,狠狠瞪了陈乐一眼,一副虽然不满,却是不得不答应下来,“需要!”

    

    “好。”

    

    陈乐马上高兴道,“既然需要的话,那我陪你一起回去吧。”

    

    随着林师师熟练的关上店门,上锁,

    

    陈乐也打开黑色的伞页,带着林师师走出了时之阁的屋檐下。

    

    林师师背着粉红色的与她娇俏身材相比,明显偏大许多号,装的满满的书包,一手拿着小花伞,走在了陈乐旁边。

    

    这里的路并不算太平,两人并列的脚步踏在积着的小水渠里,溅起了一串串的水花。

    

    这把陈乐的裤脚,袜子都打湿了。

    

    他低头看了眼,发现林师师穿的是可爱的红色小雨鞋,完全不怕积水,所以肆无忌惮的往水里踩。

    

    也就不去在意地上的积水跟自己的脚了,径直从水渠上走了过去。

    

    这城市偏僻一角的道路上,并没有什么行人,甚至连辆车都没有。

    

    这是黑夜刻意选择的偏僻而宁静的小角落。

    

    一直来到十字路口,陈乐才开口问道,“往哪边走。”

    

    林师师伸出小手指了指,“左边。”

    

    “然后是右边。”

    

    “然后这边要穿小巷子。”

    

    林师师来到一处巷子口,往黑漆漆的巷子里看了眼,解释道,“这里是近路,平时还能看到点路的,……就是没月亮的时候,这里会是……有点可怕的地方。”

    

    陈乐一眼望去,感觉巷子里基本就是黑漆漆一片,望不到尽头。

    

    “是啊,小孩子都很怕黑的地方吧。”

    

    林师师看了眼,有些害怕的缩了缩脖子,不过马上又挺了挺小小的胸膛道,“我才不怕,黑夜小姐说,只要不害怕,勇敢点就好了。”

    

    虽然说的是气势十足,身体却是不自觉的往陈乐这边靠了靠。

    

    像是在跟陈乐解释,又像是在跟自己解释般说道,“如果不走这巷子,前边要走很远很远一条公路绕过去的,这里我天天走的,你不用害怕,没事的。”

    

    “哦哦,那就好。”

    

    陈乐笑笑道,“我小时候可怕黑了,总以为黑暗里会跑出鬼来把我吃掉。”

    

    林师师就摆出一副小大人的样子,解释道,“你不怕,鬼就不会吃你,你越怕他,他就越要吃你,就跟小狗一样,你越跑,他越追你。”

    

    “原来如此。”

    

    陈乐一手搭住林师师的肩膀,带着她走进了巷子。

    

    在习惯巷子里的黑暗之后,他已经能看到不少东西了。

    

    巷子里,堆积了不少杂乱的垃圾,随地摆着倒下或是没倒下的垃圾桶,看起来脏兮兮的。

    

    随着两人走过,还惊起两只夜猫仓皇逃窜。

    

    一路上,陈乐都能感觉到林师师紧张的握紧着小拳头,振作士气的样子。

    

    直到走出巷子,才一副终于战胜敌人般,轻轻的松了口气,小拳头也松开了。

    

    “右边,往前三百米就到了。”

    

    “确实近了不少。”

    

    陈乐发现这边道路两边路灯要老旧许多,有一个没一个的,房子也老了很多,看起来是京都的老城区。

    

    都是很久前的落地一两层的土房子,看起来满是岁月沧桑的感觉。

    

    更直白点说,有点像大城市里的贫民区。

    

    偶尔能看到街边坐着几个流浪汉,躲在屋檐下,或是小棚子下,用厚重的棉被或是大衣,裹着身子。

    

    还有几户人家养的土狗,在两人经过时,忽然的对着两人狂吠。

    

    吓的林师师又往陈乐这边靠了靠。

    

    好在是,狗都被锁着,问题不大。

    

    那些流浪汉也早习惯了,甚至没多看一眼。

    

    陈乐低下视线,看了眼林师师那略微紧张,却又强作镇定的小小脸庞,大大的眼眸躲闪着土狗的注视,左看右看,紧张的靠在自己旁边,小手不自觉的抓住自己衣角的可爱模样,不自禁笑道,“一个人走夜路挺危险的,我以后应该会晚点回去,晚上我陪你回家吧。”

    

    林师师一听,马上松开小手,沉下小脸,很是生气道,“才不需要你,我自己能走,你是在小瞧我吗?”

    

    “当然不是。”

    

    陈乐看向远方的黑暗,淡淡道,“我不是说了,我从小就很怕黑啊,我发现这条路离我回去的路更近呢,但我一个人走夜路太危险了,要是有你陪着我,我就不会那么害怕了。”

    

    “才不要,我才不陪你。”

    

    “那没办法,晚上我只能不回去,留下来陪黑夜小姐了。”

    

    林师师一听这个,毫不犹豫的反驳道,“不可以!你一定想对黑夜小姐做坏事,才不许你留下!”

    

    陈乐就微笑着望着林师师,“那……?”

    

    “……我,我知道了。”

    

    林师师发现自己居然反抗不了,很有些无奈的转过视线,鼓着个俏脸,没好气道,“真拿你没办法,既然你这么怕黑,非要我陪你一起走的话,那,陪你一下下也是可以的。”

    

    “好,谢谢你!师师真厉害呢。”

    

    林师师马上得意的挺了挺胸膛,抬了抬下巴道,“哼,当然!我什么都会!”

    

    “是是,师师很坚强,很厉害呢。”

    

    “我……”

    

    林师师还想说点什么,随即反应过来,气愤的瞪了陈乐一眼,“不许奉承我,夸我也没有任何好处的。”

    

    “不不,我只是实话实说,怎么能是奉承呢,像我,又不会做饭,也怕黑,不会整理店铺,也分不清各个时钟的区别。”

    

    “哼哼,当然,我可是花了很久记住的,想学的话,以后我可以教你。”

    

    “好,那我就先谢谢师师了。”

    

    “……”

    

    林师师莫名有种自己好像中计了的感觉,却又说不出哪里中计了,好半晌,才勉强挤出一句,“感觉你变了。”

    

    “嗯?哪里变了。”

    

    “变坏了一点点。”

    

    “有吗?”

    

    “有。”

    

    林师师肯定的回答,“以前的你虽然木一点,呆一点,笨一点,但是感觉会更好一点,有种,有种,不会伤人的感觉,现在你变坏了一点点,有点会欺负人的感觉,哼,坏人!”

    

    “是吗,”陈乐有些感慨的笑笑道,“其实我本来就是这么坏的,以前的我,被束缚的太紧了,总是在期待发生什么,然后强制自己做什么,说什么,现在,……放开了点,想更珍惜下自己与别人。”

    

    “我听不懂你乱七八糟的在说什么,不过我到家了。”

    

    林师师说着指了指面前的一栋两地两层的片瓦房,“我进去了。”

    

    “好。”

    

    陈乐一直带着林师师走到屋檐前,看着林师师掏出小钥匙打开房门进去。

    

    这才跟林师师挥挥手道别。

    

    “早点睡。”

    

    “才不要你说。”

    

    林师师说完就准备关门了,只是关到一半,说了句“等下”,又噔噔噔的跑了出来,伸手指了指右边道路,关心道,“往右边走,到十字路口不要马上往右拐,那边是田路,灯很少,很黑的,而且很吓人,要在第三个路口右拐,那边灯多,记住了。”

    

    “好,我记住了。”

    

    林师师这才踩着小皮鞋,又“噔噔噔”跑回去,重新把门带上了。

    

    陈乐一直在门前驻足了一分钟,才摇摇头,感慨了句,“变坏了一点吗,小孩子还真是敏感。”

    

    陈乐并没有朝右边走,而是沿着原路返回了。

    

    没走出多远,就看到一个穿着朴素大衣的老人,坐在一处房子的角落处,一手挡住头顶,靠着那房子边角的一点位置,借着房子遮挡风雨。

    

    即使如此,还是被这风雨吹的瑟瑟发抖,在角落缩成了一团,靠着不断的抖动身体取暖。

    

    陈乐就顿住脚步,在心里问了自己一句,他能感觉到自己心里藏着一只凶猛的野兽,过极其的骇人,过去在压抑自己内心的同时,也压抑住了野兽。

    

    如果是自己最真实的想法,真正想做的事的话……

    

    他想了想,还是快步走到老人身边,微微蹲下身,跟老人对视了一眼,笑笑道,“我可没钱。”

    

    然后把伞留了下来。挂在了老人旁边的斜墙壁上,算是为他遮挡点风雨。

    

    那老人有些怯懦的跟陈乐对视了眼,小声道,“我,我不需要。”

    

    “我也不需要,反正早湿透了。”

    

    说完,留下雨伞,径直的朝着雨幕中走去。

    

    在跟林师师回来时,雨伞一直压得很低,倾向林师师右边的,在陈乐的左肩膀处,一直到到手臂,早就被雨淋的通透,不断的有水滴滴落,只是现在,从半身变成了全身而已……

    

    “而且,我挺喜欢下雨的。”

    

    陈乐就这么在雨幕中,闭上眼睛,深深的嗅了口气,第一次感觉,这世界的空气,比自己想象的更轻松,更甜美,……也更温暖!

    

    ≈lt;!--ovr--≈t;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