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冥界追忆录 > 第三百七十九章 142章 北陵尸派

第三百七十九章 142章 北陵尸派

 热门推荐:
    第三百七十九章142章北陵尸派

    好在师雪根本不在意希拉的发言,只是轻轻的“扫”了一眼后便转回了头,回过神来的希拉满脸忌惮的看了眼师雪的背影后便立即转移了视线。

    很快,这区区数百米的距离便已走到了尽头,众“人”看着前方被金色光芒渲染,隐约透露出来的景象纷纷面色凝重。。

    “主人,种子能起作用吗?”疾风自墓的肩膀上跳下,同时身形迅速膨胀变得高大威猛,望着那死寂的景象不由得担忧道。

    “我试一试。”墓看着前方的景象蹙眉,有些迟疑的开口道。

    “等等,万一没用,你怎么办?”韦恩心中一惊,急忙阻止道。

    “我来吧,用分身试一试。”师雪一样不同意墓的决定,并且给出了另一个方案。

    “我有把握,而且用分身的话,万一失效冰松的种子就丢了。”墓摇摇头,继续坚持的说道,然后直接开始了准备。

    “尘·灰烬龙铠!”

    “七璇·宇空崩灭·裂!”

    黑白的铠甲穿着在身上,紧接着银色的光芒将其余的颜色排挤,宇空灵晶的力量渐渐四溢,墓的身躯似虚似幻,让人有种朦胧的不适。

    “接着,万一出事,它能把我拉回来。”墓抬起手,被铠甲包裹的右手中,一枚泛着淡淡银光,却无法辨清色泽的混沌晶石逐渐成型,墓将其抛给了师雪。

    “那你小心。”师雪迟疑了一瞬,最终还是点点头。

    “呼~”墓轻呼了一口气,走出了金色的屏障,瞬间,好似水入油锅,天蓝色的世界骤然暴动,大片的晶雾伴随着空间的震荡铺天盖地的冲向了墓。

    此时,被墓托在手中的“雪花”突然绽放光彩,那狂涌而来的晶雾好似被鲸吞一般,形成了一个“水旋涡”永不停歇的被摄入了“雪花”之中。

    就连已经晶化的大地都开始解封,绿草重回了鲜嫩,红花恢复了花香,沉眠于大地之下的小生灵也恢复了声息。

    看了看了四周的景象,墓转身挥挥手,示意其余的“人”跟上。

    看到了墓安然无事,疾风便第一时间冲出了屏障,毛茸茸的脑袋拱着墓的脸颊。

    “有消耗吗?”师雪走到墓的身边,问道。

    “没有,这些反而都是冰松种子的营养。”墓摇摇头,惊奇的看着浮在手中的“雪花”,在种子的下方一些好似光芒般虚幻的根须生长了出来。

    “那就好,我们走吧。”师雪取出了一枚雪白的令牌,那令牌是一枚菱形,一半短一半长,接着,令牌在师雪输入了一道冰寒气息后平躺着浮在了她的手上,较长的尖端指向了右前方,好似一根指针。

    “嗯~怎么去?”墓的身体突然一滞,有些不解的问道,毕竟修为不同行进的方法、速度也不同,师雪全力疾行时,自己肯定是赶不上的。

    “用我的飞船吧。”师雪也是一愣,而后取出了一枚巴掌大小的,极具科学色彩的钢铁飞船模型,将其向着天空抛去。

    仿佛玻璃被打碎的声音响起,那小小的模型极速变大,一个最长达三百五十余米,最宽达八十余米的飞船悬浮在了空中,那摄人的外形酷似一柄华丽的巨剑。

    “……这是西界的飞船吗,和这边的风格差好多。”看着这飞船,墓顿时回想起了之前那些宗门的飞舟模样。

    “我实在兰訫帝国定制的,和一般的西界风格也差很多,不多说了,赶紧走吧。”师雪摇摇头给予了否定的答案,对着众“人”催促道。

    “嗯,好啊!”希拉迫不及待的跟着师雪进入了舱门,毕竟在精灵王庭中可见不到这种钢铁风格,在王庭中,到处都是自然的和谐。

    飞船破开狂风急速行进,音障在起起伏伏没有定型的能量护盾的作用下不发一丝杂音。

    “雪花”随着墓一行人飞走后,原本恢复了生机的大地再次被晶结,花草、树木,飞虫、走兽都再次晶化。

    ……

    “师雪殿下,大约要多久才能到?”封父舜华百无聊赖的透过舷窗看着那冰冷死寂的晶化大地,忍不住询问道。

    师雪摆弄了几下虚拟的山川地图,却没有搞懂,“轻轻”的用脚踢了踢主控台。

    “笨蛋主人,别踢啦,还有三小时又二十三分钟后到达目的地。”一道稚嫩的声音突然在船长室内响起,满含着气急败坏的情绪。

    “出来。”师雪再次踢了踢主控台,不爽的说道。

    “……噢,知道啦!”在巨大的主控台上,银白的平面上浮现了好似水面般的波纹,一个通体钢铁的银白之色的物体从中浮现。

    “主人,我出来了!”算上尾巴,身长连半米都达不到的银白的钢铁之龙开口喊道。

    “知道了……回去吧。”师雪一巴掌将钢铁小龙拍在了地上,又将它踢到了钢铁墙壁上,深深地嵌在了上面,而后心满意足的说道。

    “笨蛋主人,你不能因为我不给你面子就这么虐待我啊,我咬你啊!”钢铁小龙的身体好似水流一般从坑洞中挤出,而后恢复了形体,满脸不爽的叫嚣道。

    “没有俘虏的自觉吗?”师雪带着“笑容”走到了小龙的身前,方天画戟也握在了手中。

    “笨,笨蛋主人,冷静啊,这飞船好贵的!”钢铁小龙畏畏缩缩的退了几步,撞在了船壁上。

    “放心,这船的建造材料是你的身体,有多耐揍你不清楚吗?”师雪一边说着,一边将长戟狠狠的刺穿了钢铁小龙的身躯。

    “我,我懂了,我这就走,啊!”钢铁小龙咽了口口水,认怂,想要化成液态金属,却被那冰寒的神力冻得全身酸痛。

    就在众“人”饶有兴趣的看着钢铁小龙的凄惨时,一道异常的光亮与警报声突然出现。

    “等,等下,笨蛋主人,等一下!”钢铁小龙眨了眨眼,叫停道“有人攻击,啊!”

    师雪没有去管被方天画戟刺在地面无法脱离的钢铁小龙,走到主控台前,看着上面的虚拟模型。

    “这里是,北陵派?”师雪看着模型,上面好似一座座墓碑般的建筑,让她有熟悉。

    师雪刚刚说完,那一座座的墓碑中涌出了邪异漆黑的烟柱,那些烟柱用着诡异的速度瞬间轰在了飞船上,将淡蓝色的护盾荡起了淡淡的波纹。

    “奇怪,北陵派竟然能抗住晶雾的侵蚀?”师雪走道巨大的舷窗前诧异厌恶的看着下方的景象。

    “师姐,你很清楚北陵派?”墓看着师雪脸上的不爽,有些诧异。

    “嗯,侥幸逃过一劫的垃圾宗门。”师雪满脸厌恶的点点头。

    这北陵派其实是建在了一座古皇陵上的门派,当初袭击了师雪母亲的一种门派中就有他们出的一份力。

    北陵派排在了师雪当时的报复名单的最后,在面对万魔冥王的镇压,北陵派的老祖甘愿献死,以道心期修为为底蕴,自行凌迟七七四十九日。

    虽然最后仍被师雪一言覆灭门派,但是却没有追究潜逃的弟子,待师雪心满意足的离开后,那些逃过一劫的弟子又在废墟中重建了北陵派。

    不过,虽然门派重建,但是却没有别的门派敢于与其交好,就连他们自己也不敢张扬,例如,这次七日庆典就根本没敢去妙空门看一眼。

    “那他们有抵抗晶雾的秘密?”希拉双眼一亮,想到了一种可能。

    “这些玩尸体的能有什么方法,你看……”师雪毫不留情的鄙视道,同时抬手指向了下方的墓地。

    只见按一块块奇形怪状的漆黑墓碑不停的颤抖,一具具僵尸、血尸、荫尸、甲尸等等诡异祸害破土而出。

    然而,不等它们发出残暴、怨恨的嘶吼,污浊漆黑的尸气便从它们的身上喷涌而出,向着最高的山峰上,那最顶端的墓碑上涌去。

    一道道的尸气渗入那方方正正没有一丝刻痕、没有一字碑文的墓碑之中,漆黑的表皮不断的细碎的崩落。

    “蠢货,落下去,砸烂它。”师雪抬手一摄,方天画戟带着钢铁小龙飞到了她的手中。

    “好啊,但是你以后不,不……我这就落下去,砸死他,砸死他啊!”钢铁小龙才刚说上几句,便不敢去看师雪那凶残的眼神,急忙答应,口中怨念十足的嘀咕道。

    巨剑般的飞船急速调转身形,尖锐的“剑尖”对准了下方山峰上那唯一的墓碑,淡蓝色的光晕浮现,能量罩极速变换配合着飞船的形状形成了锋锐的剑刃。

    轰!

    震耳的破空声响起,“巨剑”携着无边的威势将墓碑砸的粉碎,“剑身”切开了山峰,如热刀切牛油般深入山峰。

    紧接着,淡蓝的“剑刃”狂暴的“炸开”,千米高的山峰碎成了无数的石块,砸烂了本就狼藉不堪的北陵派宗门。

    ……

    “吼!”

    愤怒的嘶吼声震耳,“巨剑”被“顶飞”,一只巨大的披着金甲的金手破土而出,扒着地面,奋力的将身躯拉出大地。

    (忽悠无止境,待续……)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