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金童记 > 第五百三十章 小姐妹生辰开宴 朝阳赴宴受委屈

第五百三十章 小姐妹生辰开宴 朝阳赴宴受委屈

 热门推荐:
    二月里是濯姐儿十一周岁的生辰,她在家里办了个小晏,邀请姐妹们去她家中小聚,原本只是个散生辰,还真不值当办,去年她十岁生辰家里已给她大办了一场,但今年这个生日宴又不同,是濯姐儿自个儿操办的,她在姜家女学里也学了办宴应酬等学问,如今该实践起来了。

    既是濯姐儿办宴首秀,朝阳她们这些小姐妹都得去捧场,婧儿她们这些大人就不去了,让朝阳带了礼物去,同时又数落朝阳,什么时候你也能办一场宴席,我一定叫亲朋好友都来给你捧场,也叫我脸上有些光。

    朝阳道“办场宴席怎么就让您脸上有光了?你就靠这个增光啊。”

    婧儿道“要不然还能怎么增光?我还能指望你建功立业不成?”

    朝阳便不吭声儿了,她小时候倒是没少把上战场当女将军的话挂在嘴边,说她不屑做深宅后院里的富贵花,可她跟着父亲去军营厮混过两回后,便对从军这事儿却步了,那哪是人过的日子呀,她享乐惯了,还真受不了这苦。

    如此一来,她既做不了女巾帼,也做不了富贵花,便时常被她娘拎着骂,说她一事无成,她脸皮厚,娘骂就骂了,她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将不学无术贯彻到了极致。随着年龄增长,她那几个同窗都各有所长,今年柳扶风和周仪月便没来上学了,她们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家里该是有打算了。学堂里剩她和赵家姐妹濯姐儿,如今连最小的濯姐儿都开始立名声了,娘问她急不急,就她和赵家姐妹年年厮混,她说不急,开心就行。

    朝阳带上礼物去了礼郡王府,她向来对濯姐儿不错,今日去的也早,去的时候濯姐儿正在支使下人摆放瓜果餐具,是今日她们开宴的地方,依着濯姐儿一贯的喜好,桌子是梨花木的,椅子是藤椅,杯盘是青釉白瓷,都煞是风雅,各处还有鲜花点缀,确实是费了不少心思。

    濯姐儿见朝阳过来便招呼了几句,让亲戚家的表姐妹来陪朝阳玩耍,她这会儿不得空呢,朝阳让她去忙,她对礼郡王府也是熟门熟路了,去哪儿玩不成。

    濯姐儿安排的那几个表姐妹都是礼郡王府的亲戚,身份比之濯姐儿都不如,更别提朝阳了,自然是百般捧着她的,朝阳的小伙伴还没来,便有一搭没一搭和她们聊着,不多时炼哥儿过来了,看看这边的场子安排的如何了,见朝阳也在,同她打了个招呼,朝阳笑笑,听他们兄妹俩说话,燿哥儿兄弟俩也会来,难怪她身边这几个姑娘都眼冒绿光呢,忽而觉着他们兄妹俩面子真大。

    在朝阳等待赵家姐妹的时辰中,客人越来越多了,濯姐儿给的帖子里说只邀请了交好的兄弟姐妹们,朝阳就这么一看,京中同龄的世家子女基本都来了,上到宫里的皇子公主,下到四五品官员的子女,都是座上宾,朝阳自认为没这么好的人缘,除了十岁那年的生日宴娘给她办的隆重些,其余散生辰都是一家人坐在一处吃碗面就是。

    来的人这么多,濯姐儿每个都要招待,自然顾不上朝阳了,柳扶风她们来了之后和朝阳打了个招呼也加入了闺秀公子们的局里,无非是些附庸风雅的活动,朝阳向来不耐烦这些。

    她冷眼瞧着,炼哥儿兄妹俩都是这种局的主位,炼哥儿一直都是,他像了他爹,从小就顶着公子如玉的名号,受京中闺秀的追捧,但濯姐儿前些年都是乖乖跟在她身后的,从何时起也加入了这些局。

    朝阳在一边听着他们谈论什么诗社,是京中才子闺秀组建的,每月在同文馆都有文会诗赛,朝阳不屑这种活动,又不是大儒讲书科举文会有实质内涵,一群年轻人沽名钓誉的活动罢了。那些人也不会邀请朝阳这,胸无点墨行为粗野,就算她是翁主也别想加进来。

    柳扶风和周仪月都是京中小才女,前几年就加入了这个诗社,炼哥儿七八岁时就是了,他们也邀请过濯姐儿,濯姐儿前两年推说年纪小,一直没去,如今听他们说,是去了?

    朝阳心下莫名不快,她倒不是不许濯姐儿上进,非得让人家跟在她身后当跟屁虫,但就是心里不得劲儿,她可一直把濯姐儿当亲妹妹看的,有什么好东西都会分她一份,可自从婷姨母改了态度不想让她做儿媳妇了,炼哥儿便疏远她了,濯姐儿依旧来姜家上学,但休沐时她们的活动她很少来了,朝阳喜欢和赵家的小伙伴去跑马射猎,濯姐儿也会骑射,但她生性喜静,便是跟着去也只是走马观花,以前只要她在,朝阳都会多照顾她些,可她如今觉着,她看不懂濯姐儿了,濯姐儿可能是大了吧,有自己的小心思了,不想跟着她玩儿了。

    这一刻朝阳觉得她被全世界抛弃了,明明小时候她人缘很好的呀,是孩子王,大家都可喜欢跟着她玩儿了,她对小伙伴们也都很好,为什么人长大了就变了呢?她想湘儿了,如果湘儿还在,一定不会离开她的。

    “呆坐在这儿干什么?怎么不过去玩儿?”

    朝阳抬起眼皮瞪了眼烨哥儿,没好气道“把手拿开!”

    烨哥儿今日和兄长一起来礼郡王府参加濯姐儿的生辰宴,濯姐儿是他们的表妹,炼哥儿又是他们的伴读,婷姑母也常进宫来走动,两家人关系不错,濯姐儿办生辰宴邀了宫里的兄弟姐妹,几个皇子公主都来了,他大哥如今正是学习的紧要时候,休沐时也不得清闲,今日难得有借口出门放放风,一进门便被那些世家子女围住了,有大哥长袖善舞八面玲珑,就不必他说什么了,瞥见朝阳坐在这边儿孤零零的,过来看看她,扯了扯她的小发髻和她打个招呼。

    “嘿,你也会盘发了,谁给你盘的?”

    朝阳小时候常年不变就是两颗花苞头,他姑母那样爱美的一个人,拿朝阳也没法子,给她梳了精细的发辫,她没两刻就跑散了,还时常勾到这里扯到那里疼的龇牙咧嘴,还不如就梳两颗花苞头严实。满了十岁之后朝阳个子窜的高,不像小孩子了,就不梳花苞头了,姑母想给她梳发髻她也嫌麻烦,素日里就是将所有头发挽在头顶拿个小冠或发带束着,如个小公子一般。

    这是朝阳自己的说法,旁人都说像个假小子,姑母为她准备了许多华服美饰,她只有赴宴时愿意倒腾一二,但平时不乐意保养,晒得乌骨鸡似的,再华美的服饰都救不了她,让爱美如命的姑母很是扼腕。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