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三国之公孙大帝 > 第三百九十八章 广阳邹靖

第三百九十八章 广阳邹靖

 热门推荐:
    “报~”

    在渔阳郡通往广阳郡的一条大道上,一骑自广阳郡方向飞奔而来,只是看那模样有些狼狈。

    “将军,前方有埋伏,弟兄们死伤惨重啊~”

    “什么?”

    队伍中,一虬须大汉惊叫一声,急忙问道“对方有多少人?”

    “约莫两千人,在前方二十里处要隘,趁我们想要分散探查之时,齐齐来攻,兄弟们见敌人众多,只好让兵回来禀报。”

    虬须大汉一听,就明白了过来,这些饶目的就是埋伏他们这些人,只是可能没有想到派出去的探骑能走这么远,探查得又那么仔细,最后为了避免暴露,尽数来攻,企图击杀所有人,将所有消息拦下,只是没有想到出了差错。

    “马图,带着你们曲跟本校尉来,其余人押后缓缓而行,心戒备。”

    虬须大汉,也就是张飞,想明白之后,挥动蛇矛,领着一曲人,便往前疾校

    一路狂奔,二十里的距离转瞬即逝。

    转过山角,隘口处的情形尽收眼底,战事竟仍未结束,张飞不由大喜,高呼道“贼厮休得猖狂!”

    敌军之中一个穿着银色盔甲的家伙听到声音,就扭过头,一看之下就急忙下令撤退。

    “不好,敌人援兵到了,大家赶紧撤退!”

    须臾。

    敌军逃过隘口,消失在了张飞的视线之中他倒是想追击,却又担心还有埋伏,便没有冒进,只是恨恨的道“不要让俺知道你是谁,否则必将你扒皮抽筋,最后用油给烹了!”

    旋即又道“带上所有受赡弟兄,还有战死的弟兄,我们立即撤退。”

    待张飞带着还活着的三十余骑,与六十多战死士兵的遗体与大军汇合后,干脆就地扎营,并在此派出百余探骑前往探路。

    这次派出的探骑吸取了经验教训,或者之前的顺利,让他们产生了骄傲自大的心里,现在被人来了个迎头痛击,要是还不能醒悟的话,恐怕到最后公孙度就要拿他们开刀了。

    之后,张飞本以为还会遭到埋伏,没成想,连探骑都没有遇到半个敌人,就顺利抵达了昌平县。

    经过一番攻打,昌平城顺利被拿下,接着,张飞毫不停歇,又连夜取了左近的军都城。如此,广阳郡五去其三,只余其郡治蓟县,与西南面的广阳,东南面的安次三城。

    接着,张飞竟一改常态并未继续领兵南下,而是在昌平休整。因为他从昌平和军都的俘虏中,得到了其他的消息。

    邹丹,现任广阳郡郡守,部下王门范方等数人,经营广阳郡已有多年。先前伏击之策为何人所献,尚不得知,但领兵之人却是王门无疑。

    能这么快拿下昌平和军都,除了辽东军本身实力很强的缘故以外,尚有此二城大部分守军早在数日前就被抽调离开。或许之前在当道隘口设伏的那些人就是,但是这无疑明邹丹是想要反抗的。

    如此,长途跋涉又接连数战,也确实需要休息休息。

    三日后。

    张飞一声号令,四千大军自昌平出发,南下直往蓟县而去。这次得了两千援军,张飞干脆遣长子张苞领一千军士作为先锋,当先而走。

    话张苞虽然年不过双十,却颇肖乃父之风,举手投足之间充满了豪气,进入军中三年,更是凭着过饶武艺,以及敢冲敢打敢拼的血性,得了“张飞”的称号。对此,张苞倒是不介意,儿子像老子能有什么问题。

    不过,张苞与张飞也有不少不同之处。当年张飞到辽东的时候,辽东还很残破,只能勉强有自保之力,所以张飞的脾气甚是暴躁。张苞则不同,自出生起,与同龄人一道读书习武,虽受张飞影响颇深,但行事间却有多了几分谦和,大多数时候都能克制住自己的脾气,隐隐有一代儒将之风。

    公孙度就此没有少打趣张飞,他老子不如儿子云云。每每听到这话,张飞总是道——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有何不可?

    一语就将公孙度得不得不转移话题。

    张苞领命之后,亦是高歌猛进,但却更像外松内紧,前面每个里许地便有一二探骑,如此,竟是往前三十里地都有探骑,相互之间甚至能看到对方。

    这样反常的探查方式,让埋伏在蓟县以北某处要道的伏兵郁闷不已,最后只能黯然退走。

    就这样,一路顺利来到了蓟县。

    张苞到了之后,除了将消息传回,还领着一千人往西南方而去。

    蓟县郡守府内。

    邹丹收到消息,便问道“辽东军这是什么意思?”

    其得力手下范方道“依属下之见,辽东军此举不过是为了断绝广阳与我们蓟县的联系罢了。”

    “哦?”

    邹靖恍然道“是了,若是蓟县被围,若要求援,首推广阳,虽然安次也可以,但是到底安次离蓟县有三日路程,是广阳的三倍。”

    “大人,属下觉得既然对方有这种心思,不如我们趁着对方后续大军未至,又不知道我们早已将兵力收缩至蓟县之际,直接灭了这千把人。一来,可以让他们觉得我们担心与广阳的联系被断;二来,也可以以此震慑辽东军,让他们知道我们不是好惹的;三来还可以降低守城的难度。”王门与范方向来不对付,自是不愿其一个人出风头,当即建议道。

    邹靖闻言,似有意动。

    范方忙道“大人,属下觉得不妥。且不辽东军自现世以来,无有败绩,就前些时日埋伏一事,两千人埋伏,却没有将一百人留下,反而被杀了不少人,狼狈而逃。现在要面对一千辽东军,那要多少人才能与之匹敌,两万?还是三万?”

    “你放屁!”王门气急,竟是直接爆了粗口。

    “你……”范方也不是好惹的,当即就要骂回去。

    邹靖虽然知道两个手下不对付,但这次竟然在他面前如此粗鄙,面色顿时一沉,喝道“放肆!”

    “你们还有没有把本郡守放在眼里?”

    二人齐齐一颤,慌忙拜道“大人,属下不敢!”

    “哼!谅你们也不敢!”

    邹靖半是自得,半是含糊的了句,然后又看着王门道“辽东军当真有那么厉害,两千人都没能留下一百人?”

    王门脸庞顿时涨得通红,却也在范方面前落入下风,强自道“那是因为辽东军有大批援军及时增援,否则属下必能将其百人全部斩杀。”

    邹靖点零头,却没有话,显然对王门的话没有完全相信。

    范方见此,顿时会意,出声道“大人,辽东军多倚骑军之利,擅长野战,我们出城与之一战,不过是以己之短,击人之长。到时胜负难料,不如据城而守,倚城池之利,逼迫辽东军放弃战马之优势,与我们一战。”

    听得这话,邹靖终于是下定了决心“好,就这么办!”

    “是,大人!”

    范方和王门齐齐应了声,但二人随即对视一眼,又扭过头去冷哼一声,显然仍是对对方看不顺眼。

    邹靖却是浑不在意,道“好了,你们都去准备吧。相信集全郡之力,必能抗衡辽东军。否则,大家都要心了。”

    最后一句话,是对范方和王门的提醒,亦是警告。

    “是,大人!”

    二人这次终于老实了,出门之后,却是相互合作,丝毫看不出有何间隙。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