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盈袖招 > 第四百四十七章 东溪重镇

第四百四十七章 东溪重镇

 热门推荐:
    邵毅被丁博昌问得很是郁闷了一下,狠狠瞪他一眼,说道:“想什么呢?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懂不懂?我是做那种事的人吗?以后乌金石就是朝廷的管制之物,不允许私家开采。要不然,别说四万两,给我四十万两银子,那片地我都不卖。”

    “真的?真的吗?”展七的眼睛贼亮,随即就开始遗憾,“可惜了啊,怎么朝廷这么快就插手了?若是这东西让你多挖几年,你岂不是能赚好几个四万两?”

    “说的就是啊,亏大了。”邵毅一脸的怅然,真心的。

    虽然之前已经做了充足的心理准备,但是,如果能让他多开采几年,也是好的。

    照着她家晏清的估算,绝对能赚老大一笔银子。这片地也就更值钱了,四万两银子的价码,那个时候,怕是皇帝也不好意思张口。

    惆怅啊,这东西,居然比做玻璃还来钱快,这事儿是真的亏。

    几人遗憾的遗憾,啧舌的啧舌,这个过程中,程幼珽和乔其雄也先后到了。

    客人到齐,门外候着的伙计问了一声,便开始传菜。

    菜是一家点好的,早准备好的六个凉菜和两壶酒先端上来。

    邵毅几个聚在一起,向来不讲什么排场。虽然几人的小厮都候在屋里,却存在感很低的站在一旁,并不上前伺候。

    邵毅拿起酒壶,先给哥几个把酒斟满,几人都扶了酒杯,等他接下来说话。

    通常情况下,他们聚一起喝酒,有提前两天就约好了的,也有忽然几人遇到一起,一时兴起,再把其余人也招呼来的。

    但今天明显不是。

    邵毅今天在工部和户部办过文书,这几人都是大家子弟,只从各级官员的议论中就知道,他虽然顺利把相关文书办下来了,但接下来面临的状况却不好。

    那几份文书,只能保证正常情况下,朝廷和当地官府不找他麻烦,至于别的帮扶或者看护,却是没有的。

    邵毅这时急着把他们找来,必然是有事商量的。

    邵毅把酒壶放下,端起酒杯和众人碰了一下,并不喝干,只抿了一小口,这才把他要说的事情娓娓道来。

    “今天我去工部和户部办的事,你们几个都知道了吧?把你们找来,是想请你们帮个忙。”

    其他几人都知道,今天聚在这里是谈事情,并非为了畅饮,也都小小抿了一口。

    展七当先说道:“咱们哥几个相交十年有余,还用说什么帮不帮忙?只要兄弟能做到,承安你尽管说。”

    “是啊,自家兄弟,大家一起想办法。”众人纷纷附和。

    邵毅点了点头,继续说道:“我之前想着,只需你们拨几个使唤的动的管事给我,帮忙打理东溪那边的事务。可今日几份文书办下来,若是只有我府里的人,加上你们帮衬,这许多事情,怕是拿不下来。”

    “那怎么办?”这几人都是有点傻眼,只要是他们使唤得动的人,全部给邵毅都行。若是这样也做不来,难道雇外人吗?

    “你先说说都有什么事儿吧?”程幼珽说道。

    他们都在朝廷做事,虽然官职低微,但该知道的事情还是能第一时间知道的。

    就像今天热议的乌金石矿的事,几乎尽人皆知,他们自然也不例外。

    朝廷的文书已经下了,相关部门的态度很明显,朝廷各部门各官员的议论风向也对邵毅不利。

    若是邵毅想让他们在各自的职位上寻便利……那就只能托关系,或者送些财物,试试看能否找几个底下办事的小吏给些便利。至于其他的,估计很难……

    邵毅却不再说需要帮忙的事,转而说起东溪地区和运输路途周边的现状,还有以后的发展前景。

    这些公子哥儿都不是经商的,没那份抓住一切机会赚钱的头脑。

    他们倒是隐隐听出,那片地方在不久的将来,会有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最重要的那个环节,几人却都不甚明白。

    还是在户部做事的丁博昌有点儿这样的意识,邵毅说话停顿时,他说道:“承安的意思,东溪矿区因为有朝廷官员进驻,还有众多管事和挖矿工人,以后一定会热闹起来。

    这个大家倒是都知道,可那地方着实贫瘠,据说野草都长得稀稀拉拉,将来就是设立官署,也没人愿意在那边常住吧?”

    邵毅把这几个人挨个看了一遍,心中感叹,还是自家媳妇的脑筋灵光。

    看看这几个,呆头鹅似的,他已经把话说的这么清楚了,他们都回不过味儿来。若是没人提点,等着他们来抢这份先机,估计得等到地老天荒。

    有之前夏晏清的一番展望,邵毅开始侃侃而谈,“有人的地方,就得有衣食住行,就得有吃喝拉撒。人聚的多了,总要有人买衣穿、买米吃。还有,这种地方的官员和管事油水都足,时不时总要下个馆子、吃个酒。说不准,还会带着家眷或者妾室过去,女人的衣料首饰、胭脂水粉总要有个买处……

    你们想想,这就相当于在一片原本人迹罕至的地方,建起一座城镇。城镇该有的繁华热闹,东溪都会有……

    还有运输,若是乌金石开采量足够大,运输道路上的车马、运送的人自然也就多了,各种需求就不用我说了吧……”

    展七几个一边听,一边脑补,喝酒夹菜什么的早就忘了。连雅间的门推开都没发觉,更是没看小厮把酒楼伙计送进的热菜摆上,心里想的都是邵毅描绘的这幅蓝图……

    这情况,很有搞头的样子啊。

    程幼珽也是脑子转得飞快,问出一个关键问题:“你说的这前景的确不错,但前提是,东溪地下必须有足够多的乌金石,才能撑起这个场面。承安,你肯定东溪地下的乌金石真有那么多吗?”

    “是啊,你说的偌大的场面,那得有多少管事?又得有多少挖矿的矿工?乌金石矿,经得起这么多人挖吗?”乔其雄也问道。

    这个问题,其实邵毅自己也拿不准,但夏晏清给过他保证,还煞有介事的告诉他,据各种书籍记载和他们在东溪的挖掘勘测情况来看,这东西的蕴藏量极大,就算纠集足够多的人,没个十年二十年的时间,绝对挖不完。

    事实上,这还是夏晏清怕吓到邵毅这些古代人,没敢往多里说。

    只古代那微薄的生产力,没有机械辅助,全凭镐刨锹铲,别说十年二十年,一百年两百年也挖不完。东溪将来势必会成为一个少有的大城镇,甚至是重镇。

    看着一道道热菜端上来,邵毅倒也不着急了,端起了酒杯。l0ns3v3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