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我不是源计划努努 > 第一百一十八章 皇女陛下的决意(周六第五更)

第一百一十八章 皇女陛下的决意(周六第五更)

 热门推荐:
    站在议事厅的其他帝国贵族,也都马上跟在洛克的身后,跪下来请求皇女陛下将维克托交出去。

    “皇女陛下,抵抗军将整个罗斯托城围的水泄不通,我们现在守城卫兵都在运送补给,战地系列也都在外征战。我们现在是真的没有能力对抗城外的抵抗军了。

    不过好在,抵抗军的要求无非就是维克托先生。我们只要交维克托先生交出去。我们就可以保证罗斯托城不会陷落。请皇女陛下一定要保证帝国帝都的安全。”

    没错,抵抗军在一夜之间,用数十万人的兵力,将整个罗斯特城团团围住。只不过他们现在还在城上地面的位置。皇室的皇室卫兵还可以守住几个通道口。

    但是按照人数的对比,抵抗军如果真的不顾牺牲,冲击罗斯特城的话,那么通道口的皇室卫兵是一定守不住的。

    而那些围住罗斯托城的抵抗军,他们现在还没有进攻的理由就是,他们只想要一个人的性命,那就是维克托。

    抵抗军从成立到现在,对外面打的旗号就是反抗机械权,而机械权的发布者正式维克托。所以他们对维克托有着很深的敌意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这些抵抗军们,真的很会找时机啊。平时我们的部队怎么抓他们,都无法在吉特帝国广袤的土地上面找到他们。现在诺斯帝国一侵犯我们边境,它们就像是苍蝇一样的将我们罗斯托围住了?还只用了一晚上的时间?”皇女陛下铁青着脸看着底下跪倒一片的贵族们。

    虽然皇女陛下心里面十分清楚,这些贵族才是抵抗军背后的势力。但是现在没有证据,而且,抵抗军真的已经在罗斯托的城外了,不管是装备,还是人数,都要比现在罗斯托仅剩的皇室卫兵多的多。

    如果抵抗军真的想要攻破罗斯托城的话,现在确实是最好的时机。皇女陛下一时半会也真的想不到,有什么力量可以在这时候帮助到他们,解决城外的这些抵抗军。当然,皇女陛下不会考虑跪在面前的这些大贵族的,就算这些大贵族有能力,他们肯定也会用各种理由推脱掉的吧。

    “皇女陛下,现在不管说什么都已经晚了,抵抗军清楚的说只是要维克托一个人的性命。我们就将维克托交给他们,让他们如愿,饶了我们罗斯托城吧。”

    跪在后面的一个贵族,叩着首说道。

    “抵抗军不过是一群帝国的反叛者而已,我们现在要给他们求饶了吗!?”

    皇女陛下站起身来,对着那个贵族说道。

    “女皇陛下,就算他们是帝国的反叛者。但是造成他们反叛的人,难道不是维克托和他的机械权吗?难道由他来赎罪不合适吗?

    而且,我们现在是羸弱的一方,难道求饶不可以吗?皇女陛下,为了吉特帝国的基业,为了皇室,也为了我们的帝都罗斯特。我们都应该交出维克托,都应该向抵抗军求饶啊。”

    “你们也都是这样认为的?”皇女陛下扫视其他跪在地上面的贵族,问道。

    皇女陛下每扫过一个贵族,他的头都会低上一点。最后看向洛克,洛克却抬起头来,脸上的泪痕还没有消失。

    “皇女陛下,我和博迪的想法是一样的。

    我们现在边境正在被诺斯帝国入侵者,帝都又被抵抗军给包围住了。可以说是内忧外患啊,这个时候,我们难道还要在乎什么面子?

    我们如果这时候不交出维克托的话,可能不只是帝都,就连整个吉特帝国都要随之陨落了。

    而且,外面的抵抗军和诺斯帝国不同,他们只不过是因为维克托愚蠢的机械权才反抗起来的帝国人民。我们完全可以用维克托来换取他们的好感。

    只要将维克托交给他们,我老洛克愿意只身前往抵抗军,说服他们的首领。用高官和财宝来诱惑他们。并且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让他们成为我们帝国的军队,共同去对抗边境进犯的诺斯帝国。”

    “让他们共同对抗诺斯帝国?”

    “是的,皇女陛下,我老洛克愿意用人头来担保,绝对可以说服他们的首领,让他们成为我们帝国的军队。

    他们原来也不过是帝国的人民而已。高官和财宝肯定可以让他们动心的。

    只是,维克托先生的人头,是一定少不了的。他们现在的口号就是推翻机械权。如果没有维克托先生的人头,可能对方的首领会没有办法服众。所以”

    “所以老洛克你的意思就是,你带上维克托的项上人头,只身前往抵抗军。然后说服他们,让他们成为我们吉特帝国的助力,共同抵抗入侵的诺斯帝国?

    一石二鸟好计策啊,老洛克。既解决了抵抗军的威胁,又给边境战争带来了战力。

    老洛克,亏你可以在这时候想到这么完美的计策啊。”

    “皇女陛下过奖了。”

    “不,没有过奖,我刚才还说错了,是一石四鸟的好计策,除了刚才说过的两个,你还可以借机除掉维克托,并且让自己在罗斯托城民中名望大涨,这也是两个绝佳的好处。

    真的厉害厉害,不愧是我的洛克叔叔。”

    “皇女陛下严重了,维克托先生是为了帝国牺牲的,我们在场的所有人都会铭记于心,而什么名望之类的,我洛克一点都不在乎,只要可以解决眼前罗斯托城的危机,我洛克义不容辞。

    只可惜抵抗军指名道姓的要维克托先生的性命,我老洛克也只能”洛克抹了一下眼泪,继续说道。

    “皇女陛下,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我们要马上将维克托交出去,不然的话。罗斯托城危以,吉特帝国危以。”

    洛克公爵又深深的叩下头,请皇女陛下做决定。

    议事厅里面这些大贵族的表演,维克托从头到尾都看在眼里,他没有说过一句话,只是嘴角淡淡的笑着。就像是在看着一群野猴在戏耍一样。

    皇女陛下此时和维克托却不一样,她不知道维克托此时有着什么底牌。按照现在的形势,如果不交出维克托的话,罗斯托城可能是真的保不住了。罗斯托城已经没有什么军队,可以在短时间内解决城外的抵抗军了。现在皇女陛下唯一可以相信的,只有维克托的自信了。

    皇女陛下看了一眼维克托,此时正好维克托也看向皇女陛下。维克托得眼睛里面没有任何慌张,甚至连紧张都看不到。这让皇女陛下心里面舒了一口气。

    看来维克托确实有着自己的底牌。

    皇女陛下马上就决定了,她要相信维克托,这个她相信了十几年的男人。

    “那么,接下来传我命令。”皇女陛下从做座位上面站起身来。

    并且转身走到议事厅的后墙边。将悬挂在身后墙上,皇室徽章下方供奉着的皇室圣剑拿了起来。

    洛克公爵心里面感觉到了不好的预感,身后的大贵族们更抬起头来,凝视着皇女陛下的动作,大气都不敢出一声。整个议会厅里面出奇的安静,和刚才嘈杂的议论声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皇室圣剑,是吉特帝国的开创者,第一代皇帝身上的佩剑。曾经跟随那位陛下征战沙场,最后供奉于帝都的议事厅之中。

    其实本身只是一把普通的利剑,但是流传到现在,这把圣剑象征的更加是吉特帝国皇室无上的威严。

    如果皇女陛下要拿着这把剑来发号施令的话,在场跪着的所有贵族必须严格遵照命令行事,不然,就是叛变皇室,叛变整个吉特帝国。

    再拿起那柄皇室圣剑之后,皇女陛下十几年的领袖气质在这一瞬间彻底释放了出来。皇女陛下转过身来,将圣剑平举,对着议事厅的所有人说道。

    “罗斯托城,血战不让。”

    跪在地上面的大贵族们在听到皇女陛下的命令之后,全部震惊的抬起头来,不可思议的看着皇女陛下。

    血战不让这个命令,只有曾近吉特帝国的开创者,第一代国王才说过的命令。当时是吉特帝国建立的初期,吉特帝国只有罗斯托这一个城池。

    那一次也是罗斯托被敌军包围,敌军数量远远地大于帝国的守军。但是第一代国王高举着手中圣剑,喊出这一局“罗斯托城,血战不让”之后。

    就仿佛发生了奇迹一样,整个罗斯托城的军民共进一心,以少胜多的成功将包围罗斯托城的敌军击溃。

    那是吉特帝国史上最为辉煌的时刻。

    而此时,皇女陛下也想要继续高举手中的圣剑,重现那光荣的时刻吗?

    垂眼看着此时的圣剑。皇女陛下已经想好了接下来的事情。

    “各位,想必你们也都熟读我们吉特帝国的历史吧?走吧,和我去罗斯托城中心的处刑场吧。”

    皇女陛下淡淡的说道。手上面的皇室圣剑并没有放下,而是依然平举在身前,带头走出了议事厅之中。

    维克托和那些不是贵族的政府要员马上跟在后面,剩下那群大贵族们面面相嗤,不知道该不该跟随着皇女陛下。他们都知道皇女陛下拿着皇室利剑去城中心的处刑场要干什么,但是他们却不敢跟着皇女陛下。

    “洛克公爵?”有人出声问道跪在最前面的洛克公爵。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