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第1102章

 热门推荐:
    李晓把吴丽丽拉到一边去,一边话,一边看着我,还不时白上我几眼,大概是也是我如何不好,同仇敌忾之下,也奇怪,吴丽丽渐渐露出笑容。李晓向我眨了眨眼,伸出个“v”字胜利手势,还是女人更加了解女人啊,即使我再聪明,还是猜不透女饶心。

    出门见到张雯也在等我们,她见到我眼前一亮“陈霖,恭喜你了。年级第一哦,比晓晓还要高分。”

    我拱拱手笑道“同喜同喜,你不也考邻5吗?”张雯也进步了,我这话也没错,只是似乎有些其他的含义在内。张雯不知道想到什么,脸一下红了。

    吴丽丽又哼了一声,瞪了我一眼道“谁和你同喜拉?你以为是结婚么?”

    这都能让她联系上?我无语了。忍,忍!再度借着“好狗不和鸡斗,好男不和女斗”这句自我安慰的至高无上的名言,我将阿q精神发挥到极致。今晚上辣椒肯定是吃了辣椒了,不然不会这么火爆,她怎么我都认了,除了我是乌龟之外。

    一路上大家过得是很开心的,因为都考的不错,吴丽丽也渐渐展开笑颜,又开始“臭陈霖”“臭虫”的叫我,似是忘记了不愉快的事。还好,还是以前的她没错。

    到男女宿舍分界那里,不等李晓开口,我很“慷慨”地做互花使者,送她回宿舍,辣椒的辣劲刚过,我不想再平生是非。当然,也“顺便”送下张雯和吴丽丽了。

    回到宿舍,室友也纷纷对我表示钦佩,猴子叹了口气道“支书,我看你考试前也不怎么拼,考的比我还是要多两百多分,我是真服了你。你看我,考试下来,又瘦了一圈,完那他那几根排骨显示给我看,只是他以前本来就是皮包骨头,倒是看不出瘦了,要是再瘦一圈的话,大概外面那层皮也就没了。

    白也道“支书,我每照镜子的时候都少了一半了,还是比你差了那么多。”在他心里,每的事大概是照镜子这件事的重要性位列榜首了。

    秦豪也不多,只是竖起大拇指,连声“好,好。”

    我忙谦虚几句,谦虚是维持官民关系的要决啊!

    熄灯后躺在床上,这才想起欧辉兴过的狂话,之前一直高度兴奋之中,倒是忘了。

    听李晓,欧辉兴也就考邻10,当他听我成绩以及排名之后,整个缺场傻了,只是嘴里反复着一句话“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世界上,没有任何事是不可能发生的!

    我这个1年2班的学生夺去了一直属于重点班的第1名,这件事像飓风一般迅速席卷了整个校园,现在人人整口中议论着的,都是我的名字,还有李晓,还有张雯。

    以前我在学校的名声有好一部分只是因为李晓而来的,别人到我之时通常只是“李晓表哥”,但现在他们的却是“陈霖”,还有一部分是因为和张雯的绯闻。

    我和李晓“表兄妹”分列第1第2,占尽了风骚。而让我苦笑不得的是,我的爆发在别人口中似乎真的是因为爱情的力量那样,一时之间在校内传为佳话。甚至班主任也略有耳闻,但别人口中我和张雯之间“爱情”的影响是正面的,他倒是没什么,甚至是感谢张雯也不定,不然我也不会考得这么好。

    1班的人也明显没有以前那么傲慢,不见高峰,不知谷低。我给了他们一个深深的教训,让他们知道上有,人上有人。目光中对我多了一分尊敬。

    出名的烦恼就是走到哪里都会受人注目,在别人来这是一件很出风头很愉快的事,然而这与我个性不符。我还是喜欢以前那样课间一个人静静地在走廊上透下气,或者和朋友聊下,放松一下自己,但现在总会有人在旁边指指点点。

    不过我也不用担心太久,这现象应该也只是暂时性的,就像当初刚入学的李晓那样,她名字当时还不是整被别人挂在嘴边,但慢慢也就没那么轰动了。

    周末我去接思思,一路进去时竟然许多不认识的14中同学见到我都叫“陈霖学长,你好。”弄的我不知所措,但出于礼貌问题,只好频频点头“学弟(学妹)好。”

    见到思思时我才知道原因,14中也不知从哪里得到的消息,得知我这个上届毕业生在冰际高中考了年级第1,还有张雯第5的事,冰际高中第1第5,估计也就相当于市第1第5了。14中这种一般的初中学校竟然在一届出了两个冰际高中前10名,这种可以大增学校名气的机会校长那老狐狸自然不会放过,当下进行大肆宣扬,校报上就贴了我们照片,甚至为此开了一个校会,告之全校学生,借他们之口传到家长耳里,然后家长肯定免不了再和其他亲戚朋友一下。这样一来学校名气大扬,招生人数自然也不用发愁了。14中招生率并非很好,每个新学年开学前夕学校都免不了要到处派发传单,就差校长他老人家没亲自踩上自行车一家一户地去劝了。

    思思完后抱着我肩膀满脸的崇拜“霖哥哥,你可真厉害,全市第一哦,我就了,只要你愿意,没有你做不到的事。”

    其实我的进步也不过是从初三下学期开始,不过被思思这样一,那点虚荣心还是不由被轻轻的挑动起来,很有几分飘飘然,若不是现在身体不像以前那么纤瘦,当下只怕就要飞上了。甚至以为自己从到大的确是无所不能,做什么事也都是势如破竹,无往不利。

    不过我从就隐忍惯了,这虚荣心也不过膨胀了一下,我随即就清醒过来,笑道“大概是运气好吧,对了,思思,你抱得那么紧干嘛?”

    思思有些担忧地“你现在已经是大名人了,我怕一放手你就会消失不见。霖哥哥,你以后会不要我吗?”

    我看看她皱着眉头的可爱样子暗暗好笑,安慰她道“放心吧,傻丫头,你不是过吗?不管怎么样,反正在你心里,我永远是你霖哥哥。”

    。
Baidu
sogou